山鸟    

 

食梦为生

【苍俏】进击的毛团 来来来,我给大家看个宝贝【 木有药丸: 服气自己,写了五个月。 并没有太大关系的童话原型:丑小鸭。 忙吐了,庆幸自己没挖过什么长篇坑, 不然真是无颜见江东父老(´・ω・`) 。 @山鸟 我有罪,这篇被我拖了大半年_(:з」∠)_。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十一夜.进击的毛团 1. 这是苍越孤鸣背井离乡的第四天。 风餐露宿,数日不见荤腥,堂堂...
东风拐带【苍俏童话】 第十篇了耶,感觉凑齐了整数就可以歇一歇,是吧 @木有药丸 ?嘿嘿~ 原作《天国花园》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十夜.东风拐带 苍越小王子喜欢看书,看各种各样奇怪又有趣的书。虽然只有十岁大,但整个王国里再找不出第三个和他看的书一样多的人了。第二个人是他的祖王叔,竞日孤鸣。 竞日孤鸣很爱讲稀奇的故事。 “小苍狼,今日再与你讲一个,哪里都找不到记载的故事。翻遍你的藏书阁,也别想从任何一本书上找到它的踪迹。” 小苍越趴在他盖着厚厚绒毯的膝上,仰头催促:“祖王叔快讲快讲!” 竞日孤鸣虚咳两下,端起手边热...
【苍俏】田螺的报恩 童话第九夜~客官客官,田螺粉呷不啦?有机率掉落田螺姑娘哦~ 木有药丸: 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 我狗二瘫又回来了_(:з」∠)_。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九夜.田螺的报恩 原型来自民间传说:田螺姑娘。 @山鸟 迎接我的轰炸! 1. 俏如来盯着餐厅里一桌香气四溢的饭菜出神。 这种诡异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作为一名每天累得大喘气的单身科研狗,在每晚下班回家后居然能有现成的饭菜吃,虽然诡异,却也欣喜。 俏如...
幸运的汤圆【苍俏童话】 不容易啊,终于肝完了。祝各位道友中秋快乐,事事如意,圆满幸福~ 我爱大王,大王是我的指路明灯【比哈特 第七夜请移步 @木有药丸 大王的主页 原作安徒生童话《幸运的套鞋》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兔子先生,请跟我回家吧 呜!请赐我一打兔子吧! 木有药丸: 就是很平淡的一个小故事,童话原型是玛格丽.威廉斯的《绒布兔子》, 十分可爱的睡前读物,推荐给大家,比心。 @山鸟 接好_(:з」∠)_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七夜.兔子先生,请跟我回家吧 1. 俏如来知道自己是只兔子,一只不会说话不会动的绒布兔子,他和许许多多玩具一起呆在商店的玻璃橱窗里,等着谁将他们带回家。 身边的玩具陆陆续续被带走,俏如来安静地蹲在玻璃...
【苍俏】小白俏的烦恼 既然如此,我要准备放一个儿歌歌单当诱饵,是不是可以同时捕捉野生的大珠子小白俏和吃瓜苍狼?!鸡冻! 木有药丸: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五夜.小白俏的烦恼 七夕快乐。 @山鸟 醒来记得搬运你的第六夜!么么扎! 我差不多是条废鱼了。 本以为自己周末会十指如飞,日飙万字填完好几个脑洞,然而一切都是错觉_(:з」∠)_。 事实就是葛优状躺尸了两天,科科。 1. 从前,有个可爱的小少年,名叫史精忠,小名俏如来。他彬彬...
海的崽【苍俏童话】 为了能一起过七夕,wuli大王又熬夜肝文,搓一把狗头 大家七夕快乐~ 第五夜请移步 @木有药丸 主页http://illusionan.lofter.com/post/1cc8d300_bf308f3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以祖国花朵为荣,以瘫痪咸鱼为耻【苍俏童话】 wuli大王为了将我拉出屁股深坑,爆肝爆到我无语凝噎,既然如此,我还有什么理由咸鱼下去?!来啊胖友们,一起摇摆!【青蛙乱舞.jpg 故事原型为安徒生童话《小意达的花》第三夜请移步大王主页 @木有药丸 http://illusionan.lofter.com/post/1cc8d300_bc5c017 最近神经病脑洞的戏份太多,小公举脑洞表示不高兴,非要脑个可爱故事,为了大脑和谐,朕只好批准了。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
【苍俏】吃素的小狼和吃荤的小羊 好穷心里苦,好穷心里苦出了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木有药丸: 我39死于守望屁股,我死于cm。基本是两条废鱼了。 但介于这货说你放心吧,在你肝完第三夜之前我死都不会先动笔的,我还是决定先肝完一篇,以鞭策这鸟快点从守望屁股中找回肝文的动力,哆啦A梦微笑脸。 @山鸟 接好咯~到你啦!⁄(⁄ ⁄•⁄ω⁄•⁄ ⁄)⁄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三夜. 吃素的小狼和吃荤的小羊 1. 在一片...
如果我是神金兵你会爱我吗【苍俏童话】 和药丸的童话连文终于肝出来了,我拖稿我有罪(OTZ 第二夜原型为小锡兵,第一夜原型拇指姑娘请移驾 @木有药丸 的主页 http://illusionan.lofter.com/post/1cc8d300_b2c9b31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
谈恋爱不如打架【苍俏星际】 苍俏星际背景,1W3字数略多。 为了和药丸连文,赶紧写点东西练练手(搓手 1.      “殿下,他们有动作了。”   军靴叩击金属地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随后跟上的是副官的低声报告。得到首肯后,他上前几步接通桌上的数据端,将刚刚从八个星系以外递回来的消息传输进去。      舷窗前正望着浩瀚宇宙出神的男人转过身来,全息显示屏投射在长桌上空,冷绿色的军用加密数据飞快闪现又熄灭,映得两人脸上明暗如呼吸般交叠。片刻后,解析完成的信息开始逐字逐句显露出来。      悬浮于半空的文字微光映入一双半阖的眼中,稍微把略沉的蓝色...
【苍俏】咦?种出一只拇指俏 连文第一夜!药丸这个小妖精爆肝太厉害,我要缓缓😂 木有药丸: 和39连文的《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两个取名渣废想了一晚上于是就想出了这样的名字,真是羞愧。 第一夜的故事我先肝为敬, @山鸟 接好咯!⁄(⁄ ⁄•⁄ω⁄•⁄ ⁄)⁄ ...
南小日记特别篇 (看得见好感度借梗于@STAR影法师 太太) ## 大家好我是南小,最近我似乎感受到了神明的召唤。 没有,我没有性命垂危,也没有嗑药。请不要咸吃萝卜淡操心。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子的。 一天清晨我走在上学的路上,那天不知道为啥起了特别大的雾,所以我走得很慢,怕撞到东西。结果走着走着,我听到一阵笛声。这时我想到了某些武侠小说,一般来说这样的场景和这样的氛围,如果我就这么走过去了,一定会触发什么事件。所以我想都不想,转身就往回走。 开玩笑,谁想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件里去。 走了没几步,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从笛声的方向传来...
三年摸底六年抗战【苍俏现代】 为什么取个文名就这么难呢? 我好闹心(手动再见 1. 这是一个十分大而豪华的庭院。 回字型的三层住宅被低矮的灌木环绕,冷冷的色调映照下,这个庞然大物打开了规整排列的玻璃眼孔,满满都是拒人千里的漠然感。 史精忠双手叉腰喘了几口粗气,犹豫的盯着铁艺大门,许久之后,还是觉得无从下手。 出租车只将人送到半山腰的景点入口,剩下半座山的山路,他全靠一双腿爬上来。还好一路上没有什么分岔,不至于迷路,但当真正到了这个地方,他还是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这座庄园一样的宅子里里外外没有一个人影,也找不到可以进门的地方,史精忠只好无意识的看着门上精致古朴的镂空雕花神游天外。 恍惚间,他...
论上帝的化学实验【苍俏私设】 【万字,略多】 原名润物,不过被吐槽名不符实所以干脆改了一个 虽然这个名字也很奇怪,大概是说冥冥天意的安排下两个极其不感冒的人相遇会有什么样的化学效果这个意思......哎哟就这样吧拜托!爱你们(比心 1. 纷纷扬扬的报纸记录着国家到城市的最新动向。 今天,各家军事战事报似乎都不约而同的做了同样的版面规划:扉页的版面被一分为二:左边,是某贩毒窝点被一夜剿灭;右边,是某国高官被爆头窗前。 大写加粗的标题吸引眼球得很。3D投影的正楷“月影”和裂痕效果的“式神佣兵团”。 一个是隐姓埋名的全民英雄,一个是暗潮汹涌的佣兵组织。 式神佣兵团作...
南小日记(7) 85. 我叫南小,是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亿万万没想到我竟然也有因为犯傻而把自己弄进医院的一天 北女士现在很得瑟:“还是我们这些从小没有吃过地沟油的孩子身体好,瞅你那怂样” 我不乐意了:“瞅谁?谁怂?我是一颗七八点钟初升的太阳我会怂?” 她喝着豆浆,用鼻子回了我一个哼, “那你一定是个溏心漏黄儿的太阳。” 好像我说的是太阳,不是太阳煎蛋厚? 86 北女士是一个非凡的女士,也是为我提供了什么什么基因体的人 我的妈呀 当年北女士因为一套收集和保存上佳的集邮册嫁给了南先生...
不让搞对象(9)【苍俏】 谁家有女初长成,就会死诶(七) 本想将二人押入牢中待审,岂料周遭百姓竟跟着来劝说,说这二人是有法力的圣人,赶跑了杜家的妖怪,不能对圣人无礼。于是两个被留下谴人回府的差役只能带人去了偏厅,又叫来典史盘问。 典史先听了下属的回报,又从跟来的人里挑出一个老妇一个农夫,带着一起进了偏厅。进来打眼一瞧,朝西的堂子里,上座南位已然端坐了一个白衣的青年,青年左手边侧座上一个带伤男子,形似武夫。 典史走到北座上坐下,隔着案几问:“不知两位姓甚民谁,家道何处?” 白衣青年淡淡开口:“贫僧法号俏如来,座下是贫僧俗家一弟子,名唤孤狼。”至此,便不再开口,只是微微阖眼竖掌捻起珠来,当得一副不问世事的模样。...
所谓文化差异(17完结)【苍俏】 说话算话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地牢并不干净,细碎光线从夹缝中泄露进来,投下几枚光斑。漂浮的扬尘被锁在光弦中无奈轻舞,像是无声的叹息。微微潮湿的石板将凉意从脚底递进心里,洁白僧鞋甫一踏进,便被昏暗吞噬,难辨本色。 他走路向来很轻,即使肩上的担子再重,心思再沉,哪怕一路踩着剑刃,脚下也不会踯躅。 这一次也一样,他不会轻易乱了阵脚,因为慌乱与伤感毫无用处。担忧不会疗伤,泪水不会解毒,悲戚只会让自己枯竭。即使生命垂危的人是苍狼,他也不能让自己有丝毫软弱;就因为躺在那里的人是苍狼,他更要费尽心力运筹帷幄,握紧一切机会。 俏如来,只做有把握的决定。既然允他携手,必不会让他先走。...
不让搞对象(8) 谁家有女初长成,就会死诶(六) 一团黑气轰然撞上手中柴刀,苍越孤鸣左手虎口一痛,小臂竟被震地有些发麻。右手伸入怀中捏碎一粒药丸后,马上抽出手来变作双手持刀,奋力将那黑气推了出去。 在杜老伯的咳嗽声中,黑气气势一顿,随即如拔地而起一般倏地又膨胀开来。隐约听得房中西北角传来一阵瓦罐摇晃的声音,苍越孤鸣心底警觉,腾空后跳两步,险险避开四处飞溅的碎瓦块。 得空屏住鼻息张大嘴喘了几口粗气,缺氧的眩晕感才渐渐消失。为了避免再被那臭气迷了心智,苍越孤鸣只好笨人笨法,干脆不用鼻子呼吸。 碎瓦块的溅射停歇后,那黑气并未追着他...
不让搞对象(7) 谁家有女初长成,就会死诶(五) 封涯城年轻一代的书生文人,几乎都已聚集在了涯水河岸边。无他,正是重七这日,会佳人时。引颈一眺,连绵不绝的草棚一直随着河道拐过了弯儿,棚下也是人头攒动、沸反盈天的热闹场面。 此间许多人正扶着方袖,提笔挥毫,少顷,便是一联妙语佳句落于纸上。也有自己写好了,便去围观旁人的。若是见谁露了一手好字,或是作了一首好诗,便抚掌叫好赞口不绝。 这边正被众人重重围住的,是位身着牙白直裰、外罩黛纱搭护、腰间丝绦上垂挂一枚环佩青玉的小子。此子姓郎名月青,年幼时因父母双逝孑然无依,从小靠着街坊四邻的接济长大。郎月青性子沉...
不让搞对象(6) 谁家有女初长成,就会死诶(四) 两人屏息凝神,注意着门外的动静。孤零零一个拖着鞋子的脚步声一趟去又一趟回,想必是衙门里的人起夜。 待到那声音确实消失,周遭又归于寂静了,史精忠才直起身来,拉着苍越孤鸣往左手边走去。 那里的仵作台上,正放着一具盖上白布的尸体。 白布像是已被血迹染脏,上面与尸体接触的部分出现了一块块污渍。这尸体是今天傍晚抬回官府的,想来是因太阳落土,有忌讳,所以仵作还没来验尸。 示意苍越孤鸣站到自己身后一点,史精忠上前两步,微微俯身嗅了嗅,又借着月光仔细打量起那块块黑斑。 “...
不让搞对象(5) 谁家有女初长成,就会死诶(三) 娟娟临江月,犹照草玄处。 精怪喜无人,睢盱藏老树。 是什么,鬼祟的躲在暗处,用一双填满仇恨与怨怒的眼睛,在人世间梭巡。 既已知此番怪事与魔物有关,史精忠和苍越孤鸣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只是这天下已经太平甚久,除了老一辈的人和一些知晓世间大事的人还相信神佛鬼魔的存在,大多数人是早已经将那些事迹当作传说与民间故事看待。 即使有心插手解忧,可如果贸然前去官府,开口便是“你这案子非人所为,乃有魔物作梗”不被人用棍子打出来才怪。 无法,两人只得先做一回梁上君子,去停尸房探一番究竟再做打算。 正是月下中天荒鸡时,这个...
我的媳妇儿来自星辰大海【苍俏】 孤鸣集团大公子苍越孤鸣,英俊正气,单身多金,待人和煦,是众多少女心目中最佳伴侣的不二人选。一双蓝眼比得上二十年前没有雾霾的天,“跟他对视一会儿就能享受吸粉一般要上天的幻觉”,总经理狼主曾经如是说,语气肯定的仿佛真正吸过粉一样。 最近,人形自走致幻剂遇到了一些麻烦。 毕业季时公司面试招聘,身为主考官的史罗碧因为家庭纠纷而怒休假,其他同级有分量的人又早已各自安排好了工作,实在抓不到替补来顶缸。正巧,调遣到内蒙厂区负责的苍越孤鸣在这个夏天,回来了。 刚一回到总公司,苍越孤鸣就被狼主连拖带拉带到会议室门口,推开门把人往里一塞,“好侄儿,集团的接班人,为孤鸣家尽力的...
不让搞对象(4) 4.谁家有女初长成,就会死诶(二) 两人兜兜转转找了好一会儿,最终进了一处临近河道、较为清静的小客栈。 掌柜的见生意上门,忙招呼道:“客官,您二位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史精忠微笑道:“麻烦掌柜,一间上房。” 掌柜笑意未减,暗中悄悄拿眼睛一扫,只见说话那人一身素纱裹白衣,衣服料子上有丝线暗纹,银白头发不显老态倒是带着几分不染尘埃的仙气,赤睫金瞳并不煞人,反而眼中含笑使人心生亲近;那落后半步的,是个英气的黑发少年,一双蓝色眼眸光彩熠熠,着的是玄中带靛的绑袖劲装,身背一把裹着兽皮的约半掌宽、两尺多长的长刀,英姿焕发朝气蓬勃。见这二人都是一副磊落轶荡的样子,掌柜便转头喊来跑堂的...
不让搞对象(3) 3.谁家有女初长成,就会死诶(一) 封涯城中满是喜气洋洋的气氛。 再过几天,便是乞巧节。天上的牛郎和织女等了个一年的日出日落,终于可以聚首;人间的少年女子,也很是雀跃的期盼自己红鸾星动。 封涯城有一个和许多城镇一样的风俗:在乞巧节这天,年岁已及谈婚论嫁的女子可乘坐家中租赁的画舫,邀请青年才俊来画舫上坐谈。 只不过封涯城女子地位较高,这风俗也与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别的地方,若是姑娘看上了哪家的公子,或是欣赏哪位公子在岸边作的诗词,便可让仆从去将人请上来,两人隔着屏风或珠帘轻纱畅谈;而封雅城的姑娘,会在乞巧节的前一天晚上蒙着面纱带上仆从,上街去找一处茶楼或是...
不让搞对象(2) 2.去大世界秀恩爱 将杏儿救回来后,史精忠总担心求如山的变化,第二天一大早便跑去探测敌情。结果没一会儿就黑着脸回来。 苍越孤鸣正在拆信,见状就放下信走过去问他:“怎么了?” 揉着额头叹了一口气,他沉声道:“求如山...滑水干涸了。河床上全是水马和滑鱼的尸体,求如山成了一座死山。” 见他面带忧虑,苍越孤鸣心疼的抹了抹他紧蹙的眉头,安慰他:“那...起码我们不用担心再来个水马吃人了吧?别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听着他毫无说服力的安慰,史精忠奇异的放松了紧绷的神经,缓了一口气,笑着问他:“你在看信?谁来的?”说着两人并肩朝着桌边走去。 “我也不知道,...
不让搞对象(1) 1.从前有座山 在北边之极,有一座山名唤单狐山,山腰常年雾气笼罩,难窥其真貌。只有身怀绝技的猎人能够不在山雾中迷路,进山打猎。 单狐山的雾气不似寻常,缥缈神秘能迷人心魄,据说这雾是从山中的一片大湖里升起的。湖名镜湖,终年不起波澜,内中亦无鱼虾活物,仿若死水。镜湖就是雾障的源头,也是山下居民口耳相传的禁地。 传说曾有老练的猎人偶然闯进迷雾深处,来到一片大湖边,湖中雾气较稀,隐隐可见一块磐石立在湖中,高出水面有半尺。石上一只白鹤单脚而立,双眼紧闭,眼上长的是朱红细绒仿若眼睫。一动不动像是雕塑。 老猎人不知怎么变的心智恍惚,竟要一脚踏进那难辨凶险的大湖之中,危机关头一声鹤唳划...
做好事要留名,不然人家怎么报恩?【苍俏】 灵感来源于今天写生的一只丹顶鹤,画眼睛时因为沾了黄色所以将错就错了 大雪封山数日,眼看着家中剩余的存粮已经不多了,如果再不进林中猎些回来,恐怕自己不是被冻死就是被饿死。 撑起窗页向外看了看,现在已过晌午,风雪渐渐小了许多。不如就趁这机会进林去吧。 打定主意,苍越孤鸣便裹紧了皮毛大衣,背上网绳和弓箭、腰间别上一把柴刀一柄匕首、怀里又揣了些金疮药,提着一根探路杖出门去了。 苍越孤鸣的泥墙房建在一个缓坡山顶的平地上,从上往下走,雪倒是越来越薄,脚程也快了不少。苍越孤鸣一边向林中走,一边在脑海里大致的回想了一遍大雪前自己在林里设过...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