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东风拐带【苍俏童话】

第十篇了耶,感觉凑齐了整数就可以歇一歇,是吧 @木有药丸 ?嘿嘿~

 原作《天国花园》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十夜.东风拐带

 

苍越小王子喜欢看书,看各种各样奇怪又有趣的书。虽然只有十岁大,但整个王国里再找不出第三个和他看的书一样多的人了。第二个人是他的祖王叔,竞日孤鸣。

竞日孤鸣很爱讲稀奇的故事。

“小苍狼,今日再与你讲一个,哪里都找不到记载的故事。翻遍你的藏书阁,也别想从任何一本书上找到它的踪迹。”

小苍越趴在他盖着厚厚绒毯的膝上,仰头催促:“祖王叔快讲快讲!”

竞日孤鸣虚咳两下,端起手边热茶润舌后才娓娓谈来:“遥远的,遥远的北边,鸿雁也飞不到的冰川海洋。在那蓝海上空有一个巨大的风口,最凛冽的风刃包裹着它,不让任何生灵靠近。只有有缘人才能借助外力进入里面。那里面,是一个美丽非凡的仙境,名为,天国花园。”

“天国花园里没有白天黑夜,天边永远挂着绚烂的彩云,阳光温暖柔和,微风带着淡淡香味。每一朵花里,都住着一个小精灵,他们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歌喉和最多彩的双翼。在花园中心,有一株巨大的天命树。天命树五年一生芽,十年一开花。在那绽开的花朵里,有缘人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纸条。”

“幸福纸条?”小苍越捧着橘子,好奇道:“是得到了就会变幸福的纸条吗?”

“非也。”伸手接过橘子来剥开,撇下一弯塞进苍越嘴里:“是一张提示你幸福在哪里的纸条。”

嚼着蜜汁亮起双眼,小苍越满脸向往:“啊~那我想要!”

“呵呵,小王倒也很想要呢~”竞日孤鸣摇摇头,微笑:“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就可以找到呢?幸福呀,有些人,是一辈子都没有的......”

门外仆人轻轻地提醒:“王爷,该休息了。”

于是苍越小王子贴心地起身道别。

 

“天国花园啊...”

好想去哦。

漫步在王宫后的小树林里,满脑子被这个新故事充斥。越走越远的小苍越没有发现天边滚滚而来的乌云。

风雨来势汹汹,狂风像鞭子一样驱策着他四处逃窜。刚刚还阳光柔美的天空已经变得漆黑一片,宛如黑夜里的深井看不清明。小苍越护着头狂奔,凭借记忆往王宫的方向跑去。跑着跑着脚下一个打滑,人就顺着草坡骨碌碌地不知滚进了什么坑里。

可怜的小王子手脚并用站起身来,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布是干着的。仰头望了望坑的边缘,不算太高。可是汩汩雨水还在无休止地从外面往里灌,坑壁上全是滑不溜手的湿润青苔。试了好几次都没能爬上去,耗尽力气的小苍越郁闷地蹲到斜坡下方避雨。

有哔剥哔剥的声音夹杂在呼啸的风声里,细碎又真实。他努力辨认了一下,确定不是幻听,于是起身朝着声音的来向走去。

这是一个一边垂直一边向下倾斜的坑洞,拨开层层叠叠的苔藓和树根,斜坡下延的方向竟然有一条通道。沿着通道往里走,没过多久,温暖的火光就出现在眼前了。

一只形状奇怪的大锅被架在火堆上,正咕嘟咕嘟冒泡。翻腾的看不出颜色的汤汁里,小苍越看到了熟悉的胡萝卜和白萝卜,它们都死有全尸。火堆边坐着一个埋头削皮的人,察觉到有人靠近,便抬头看过来。

“咦?小王子你好,快进来坐吧。”他说,“快来火堆旁把湿衣服烘一烘。”

“您好。”礼貌的打量着男人素白整洁的服饰,小苍越恭敬地坐过去,张开两只胳膊乖乖烤火。

“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看,”男人将削好皮的冬瓜囫囵个儿丢进锅里,笑眯眯的回答:“在给我的孩子们做晚餐。”

“你的孩子们在外面玩啊?外面下着很大的暴风雨。”小王子担心地甩甩袖子给他看,残留的雨水划出一道亮晶晶的弧线。

然而那人只是微笑,“世界上没有比他们更厉害的风呢。孩子,欢迎你成为风之洞的客人。”

风之洞!

小王子欣喜地表示这个故事他知道!

“您就是风爸爸吗!”

史艳文笑着点头,将小苍越提起来翻了个面,背朝火堆继续烤。

“您真的有四个孩子吗!”

“是的。”

“那他们现在在哪里呀?”

“唔,这个嘛...”风爸爸摸着下巴思考。“你知道的,孩子们总是有很多自己的想法,我从来不去管。也许,是在天上和云朵们打麻将?”他一边竖起指头朝上指了一下。

“那...”小苍越眨眨眼,羡慕又好奇,“如果他们犯了错,您也不会管吗?不会像我的父王一样,打我板子吗?”

史艳文薅了薅他半干不干杂毛丛生的小脑袋,笑得别有深意:“做错了事当然是要挨罚的,不过打孩子?不好,很不好。我喜欢用温和一些的手段。比如说,这次他们集体迟到,所以我准备了一大锅可口的食物。”随手摸了一把莲子心扔进锅里,轻轻吹一口气,火势更旺。

看着他被火光映照得明暗跳跃的笑脸,小苍越只感觉脚底板一股凉气升起,打了一个大激灵。

“哎呀?有人回来了~”

话音未落,一阵冰冷寒风横冲直撞地闯了进来,大块的冰雹砸得满地都是,雪花片四处乱飞。旋转不停的风雪中走出一个大个子,他穿着厚重的白色皮草,那些雪花和冰雹就是从毛绒绒的衣服里钻出来的。

风爸爸拍拍手,于是风啊雪啊雹啊就都停止了。

小苍越开心的捏着一枚大冰雹搓来搓去,心想:这一定是北风吧!

北风瞄了一眼他,声音又沉又响:“这是个什么?怎么到洞里来了?”

“这是我的客人,苍越小王子。”风爸爸敲敲大锅,柔声道:“银燕,如果你再这样不礼貌的话,就请你不要用嘴巴说话了,来喝汤吧?”

北风银燕似乎打了个哆嗦,一言不发地走到风爸爸身边坐下,伸出大手来烤火。

忍住想要上手摸摸那一身白毛的冲动,小苍越友好的与北风搭起话来:“你好银燕。请问,你是从北边那座山后面来的吗?”站在王宫的高楼上,可以一眼望到很远很远的北边一座大山。苍越觉得,那应该就是大地上最北边的边缘了。

“我从北极海来。”银燕说。

北极海?“那是哪里呀?”

“讲一讲吧,”史艳文说,“给我们的小客人讲一讲你的经历。我也很想听。”

银燕点点头,皱眉思考的表情很有点吓人:“北极海在北极的正中间,那周围全是冰川雪原,太阳一个月一次日出,一个月一次日落。住在那里的人都穿得像毛熊,从头到脚毛绒绒,很暖和...”

幻想着大街上到处是行走的毛熊熊,随手一摸就是天堂,小王子荡漾了。

“有时候,海燕会带我去找一些人类不涉足地方。大船的残骸、北极熊的骨架让他们惧怕。当太阳出现的不是时候,很浓的雾就像无形的渔网困住人们。我就轻轻吹一口气,把雾都吹散,好让他们重新找到回家的路。”

史艳文突然呵呵笑起来,像是回忆起了一些好事:“还记得银燕小的时候,只要一出门就要猛吹猛吹,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来了。特别是遇到不戴帽子的人,就对着人家眼皮猛吹猛吹,吹的人一边走一边翻白眼。”

“这莽牛的北风!”

风爸爸咬牙切齿的模仿,看得小苍越乐不可支。

银燕不甘的哼了一声,几片小雪花打着旋儿从他的鼻子里冲出来。

“又回来一个,嗯...是小西风。”史艳文转头看向洞口。果然马上就有一阵清清凉凉的、带着大海味道的风细细地刮了进来。

不过这一次,好像有些不一样?

“啊、啊——哈秋!”揉着鼻子,小苍越一脸纳闷:孜然味儿的西风?好独特噢...

来者果然十分独特,一头黑发打着卷,几缕挑染绿色若隐若现,墨绿眼影将眼睛大小足足扩充两轮,煞是与众不同。见状,史艳文眉头一皱:“小空,都说了不要跟你大伯学,你还直接去染头发了?”

西风小空大剌剌坐到银燕旁边,“染个头发而已啊。”见一口大锅摆在脚边,正要踹开,史艳文已经递过来一个勺。

“你这是欠锅了,喝吧。”

“喂不是吧...”

“喝。”

“......”

 

两勺过后。

看着西风逐渐全黑的指甲和发青的脸色,小苍越不禁头皮发麻:

风爸爸这么震撼,写童话的人知道吗?

“看他这个样子,应该是不能讲故事了。”史艳文遗憾的对小苍越说,“不过别担心,南风是个很活泼的好孩子,她会带来好玩的事。”

南风史菁菁毫不嫌弃地坐到正在大吐特吐的西风身边。她是一个很健康的女孩。

“这里也太冷了,人们立刻就知道北风来过。”她说。

“不,这里很热,热到可以生烤北极熊了。”北风银燕摇着头。

“咦,”她越过小空去揪银燕的毛毛衣服,“你不就是一头北极熊?”

于是银燕的鼻子里又喷出一些小雪花。

“父亲,我去了沙漠和干燥的草原。”史菁菁端正的坐好,开始讲述自己的旅程。

“我和雄鹰一起去猎秃鹫,它们又丑又臭,把我也熏丑了。那边很热很热,顽强的草原倒是也一望无际。草的颜色带着枯黄,像半熟的橄榄,但它们总是不会死去。清晨的一滴露水,够它们活好久。有一只鸵鸟要跟我比赛,我就变出一对翅膀,猛地向穹顶飞去。结果那只傻鸟竟然是要比赛跑,气得我拔光了它的羽毛。然后它就把自己的头钻钻钻,埋进地里去了,光溜溜的大鸟腚撅起老高...”

南风讲了许多好玩的事情,小王子和风爸爸听得十分开心。

“苍越王子,闻到树叶的清香了吗?”史艳文突然低头问他。

他扬起头使劲嗅了几下,“嗯嗯,闻到了。”

“是大哥。”见没人注意,银燕趁机将锅往旁边移,拯救小空于水火。

双手捧着一株小树苗走进来的,是白衣白发的东风。

“哎?他看起来比北风还要冷。”小苍越说。然后他看到对方暖如初阳的金色眼睛。“唔...这样看来的确是东风。”

东风先向所有人打了招呼,然后从风之洞的洞壁上拉出一个小抽屉,挑挑拣拣,最后将小树苗安置在一个喇叭花形状的小花盆里。

“你好,我是史精忠。”

见他坐到了自己身边,连忙把有些湿润的衣摆拨弄过来,“你好,我是小...我是苍越孤鸣。”差点嘴瓢将祖王叔取的昵称说出口,小苍越瞬间有些不好意思。

“精忠,你也讲一讲吧,旅途的故事。”史艳文温和道。

“是。”他首先从袖袋里拿出两包茶叶递过去。“孩儿此行去了茶山茶乡。”

“天气晴朗的日子里,我坐在薄云边缘。曲线柔美的茶田是阶梯状,戴着斗笠的采茶人就像在绿湖中踩水,从池塘这边滑到另一边,然后他们精致的小篓子里就装满了最嫩最美味的茶叶尖——小篓子是由手巧的女孩和小孩编制而成,那些纹路却比银燕冻住的波浪更巧妙。”

风家族的大家一致认为北风是一个没有情调的人。他寒冷,肃杀,而且让人失去外出的欲望。但是东风是一个很愿意发现美丽事物的好人,所以当他路过冰天雪地的海岸,看到腾飞的海浪在撞击出浪花的一瞬间被冰冻成雕塑,也十分好看,于是他开始见缝插针的宣传“北风的艺术”并打心底里觉得欣慰。

风爸爸对于东风这种花式夸弟弟的态度已经免疫了,但小苍越明显是很感兴趣。看看他微张的小嘴和惊叹的眼神吧。

史精忠亲昵的刮了一下他的鼻子:这是在场唯一一个可以进行推销的听众了。

“小王子,见过海吗?”

“见过!啊...没见过。”小苍越想了想,补充道:“画册里见过。”

史精忠笑得更热情了:“那,我可以带你去看呀。”就去北极海看看冰冻海浪吧。

“那能去最北边的海吗?”小苍越期待道:“我想去看看天国花园...”

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倒东风,他一口就答应下来。

“那能去沙漠看鸵鸟吗?”

“可以啊。”

“茶乡呢?”小王子得寸进尺。

“可以。”史精忠看着他闪闪发光的蓝眼睛,温和地笑:“我可以带你去很多地方,看很多风景。因为,我是东风啊。”

小苍越于是心满意足了。

“不过今天已经太晚了,我们明天出发吧。”

“好好好~”

 

大清早,当被太阳光唤醒的时候,小苍越惊讶的发现身边一朵一朵,全都是云。他在东风怀里睡得稳稳当当,以致于没有被惊醒就毫无预兆地上了天。

“早安,”东风说,“虽然没有道别就离开了你的家人,不过你可不必太担心。”

小苍越放松地揉着眼睛,糯糯地嘀咕:“这样好像不太礼貌...”

“当一个人在睡觉时,他应该被原谅。”史精忠摸出半包茶叶塞给他,“而且,父亲准备带着茶叶去拜访苗王,并言明你的去向。”

“哇~”捧起茶叶闻闻香味,小苍越肯定地点点头:“那就很没有问题了!”

笑着帮他理顺头发,东风温柔叫醒服务可谓是面面俱到。

“看看下面?”

抓着史精忠的胳膊探头往下一看,小苍越立马激动了:“大——草原!”

他们飞得很高,下边的小河、大树就像王宫里的老厨娘亲手捏的面团娃娃,又小又精致。一群正在奔腾的角马组成了一个箭头符号,浓浓沙尘在箭尾部分腾飞。

“怎么样,要下去吗?”见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几只长颈鹿,史精忠明知故问。

“下下下!”

于是搂紧小孩儿,笑着招呼:“抓紧啦,要降落咯~”

“哇呜——”拖着长长的欢笑声,两人向地面急速下降,小苍越感觉自己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肆意的大喊大笑过,毕竟在王宫里,他是一个遵礼循节的王子殿下呀!

“东风啊!谢谢谢谢你!”他紧抱住史精忠的脖子,打心底里感激这位新朋友。

缓缓飘落到附近一株大树,也不在意姿势,两人就这么蹲在树杈上近距离的观赏起了长颈鹿日常。

“这个脖子也是太厉害了吧...”

“哇真的吃到了!那么高的树叶!”

“啊啊打起来了!走走东风我们走近一点看~”

连忙拉住蠢蠢欲动的熊孩子,史精忠颇有些无奈地劝道:“别了吧还是,你再等等看。”

小孩儿眨眨眼,还是乖乖地安静下来,调整姿势蹲好。

果然不一会儿,就见那两只发生争斗的长颈鹿甩脖子的幅度越来越大,走位越来越骚。两鹿你一下我一下,一会儿这个把那个甩到东边去了,一会儿那个又把这个甩了回来。周遭本来一起吃着树叶的几只鹿早早躲到一边,大嘴不停地咀嚼着,视线倒是一直停留在战局里。

好一个反刍吃瓜群众。

归纳了一下它们胡来中扫荡过的地方,小苍越羞愧的发现其中正有他之前想去“近一点看”的落脚点,于是蹲得更端正,更用力了,妄图用行动和态度来向史精忠表现一下自己悔改的心意。

不如再挪过去一点?眼神乱飘心不在焉,小苍越悄咪咪地向着身旁挪动。假装不经意地一瞥,正对上史精忠转过头来的视线,他立刻心里一紧面上一热身体一用力......

“噗——”

“......”

“......”

“你别笑...”

“我没笑扑哧。”

“明明就笑了!”满面通红的小王子只想从这里跳下去奔到长颈鹿脚下让它一蹄子踩死自己。

“我不是故意的!”天可怜见!咱们小王子是怀着一颗歉意的心在释放善意,结果却释放出一个屁,这莫过于是雪上霜啊落井石,道不尽的心里苦。

好加在史精忠真是一个好人,不愧是众风之首。这么危急的场面,他只是面色如常的微微笑着:“放心,我会对这个屁负责的,一定不告诉别人。”

“......拉钩...”

于是在草原上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有打架的长颈鹿与坚强的树杈作证,苍越王子与东风史精忠完成了一个重要的诺言仪式。

内容是超高级别的保密,至今我们仍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能在历史传说的记载里,窥得一二...

 

故事结束了?

额......

等等,天国花园呢?!

“哦对,你该去天国花园了。”史精忠又敲下来一块冰,交给对面那人。

跟着东风世界各地流浪了九多年,如见已经长成大王子的苍越孤鸣正拿着一把凿子狠凿冰块儿,下面放着凤凰赠送的梧桐木碗。

对于史精忠提及的儿时梦想,他的内心没有一丝波澜甚至有点不屑,于是他说:“再来点黄桃。”

史精忠默契地递上一只削好皮的桃子,苍越孤鸣左手一翻从腰后拔出把锋利小刀,刷刷几下,黄桃化整为零,一瓣一瓣乖乖地躺在史精忠的手掌里。将香气四溢的桃块码放在碎冰上,苍越孤鸣献宝一样端起木碗:

“做好了,黄桃刨冰!”

拿出两个配套的木勺,两人坐在北极海的冰川顶上,悠然自得吃起了冰。呼出一口白气,舒服到眯起眼的史精忠不吝赞赏:“嗯,好吃。”

“所以你是真的不去了?现在刚好是十年一开花的时候...”瞥了一眼他平静的脸,史精忠望向海面上空。那里,风刃一反常态的聚而不散,犹如被什么吸引不得脱身。撕裂的空气中,一个深幽黑洞若隐若现。

慢腾腾咽下嘴里的美味,苍越孤鸣不紧不慢道:“不是说诸神的黄昏后,天国花园从穹顶坠落下来就美景不复当年了吗?说不定还没有我们这些年看过的景色美。”

“那你不是一直在等天命树开花吗?也无所谓啦?”

抬眼扫了身边人一眼,苍越孤鸣微微勾起嘴角:“寻找幸福的纸条...我已经不需要了。”

史精忠心里一暖,抿着嘴正要说点什么。

“哎银燕呢?让他再给过滤点淡水出来吧,我再做一碗芒果味的。”苍越孤鸣大声招呼。

“呃...我叫他。”

远远的被两人差遣着滤出淡水再冻成冰的银燕一身白毛炸起,恨恨地对大哥抱怨道:“他能不能安分一会儿!”

一缕细细东风连忙安抚:他以前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呢...现在也不差吧?

满溢而出的东风那特有的包容与温柔,让银燕无力反驳,只得白眼一翻继续辛勤冻冰。

好,吃!不崩你几颗牙我北风以后就退出江湖!

 

 


评论 ( 9 )
热度 ( 37 )
  1. 木有药丸山鸟 转载了此文字
    不知不觉就第十夜了~( ・᷄ὢ・᷅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