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苍俏】田螺的报恩

童话第九夜~客官客官,田螺粉呷不啦?有机率掉落田螺姑娘哦~

木有药丸:

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


我狗二瘫又回来了_(:з」∠)_。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九夜.田螺的报恩


原型来自民间传说:田螺姑娘。


@山鸟   迎接我的轰炸!




1.


俏如来盯着餐厅里一桌香气四溢的饭菜出神。


这种诡异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作为一名每天累得大喘气的单身科研狗,在每晚下班回家后居然能有现成的饭菜吃,虽然诡异,却也欣喜。


俏如来放下包,气定神闲地坐到餐桌前,开始吃饭。


他似乎能隐隐约约感觉到,在这个房间里,有一双不知藏于何处的眼睛正悄悄地注视着他,目光友善,没有半分恶意。


半小时后,餐桌上的食物已经被吃得干干净净,俏如来咬着筷子自言自语:


“唔,椒盐小排可以再烧焦一点,老鸭汤里多放点酸萝卜味道更好......”


只是这自语的声音古怪地有点音量偏高。俏如来站起身来去厨房刷碗,换上了一身宽松家居服的背影显得有些消瘦。


月光透过窗照在床上熟睡的人脸上,俏如来的神色略显疲惫,眼眶下有淡淡的黑眼圈,连着几天的加班实在辛苦,刚挨着枕头就昏睡过去了。


夜色之中,一双紫色的眼眸缓缓睁开,眼睛的主人安静地站在床边凝视着床上的人,像个小学生一样低头认真在小本子上边记边道:


“排骨烧焦一点,老鸭汤,多放酸萝卜......”


 


“师弟,你最近看起来气色不错。”


俏如来刚到实验室,便遇到了自己的学长上官鸿信。俏如来略微惊讶,学长甚少主动和他交谈,且是如此和颜悦色,堪称慈祥。他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听闻过上官学长的大名,这是一个特立独行,连走路都自带如风逼格的奇男子,传闻还将继承万贯家财,前途一片大好。不过,最后他却选择了加入导师成立的实验室做个幕后科研人员,倒是引来不少好奇的猜测。


“师兄早。大概是因为我最近睡眠质量不错。”


俏如来笑着回答,内心默默:除了养足睡眠外,那些不间断的补汤和美食也功不可没。


上官鸿信点了下头,就去了自己的工作隔间。


俏如来还没坐下,一只手伸过来在自己脸上捏了一把:


“哟!皮肤确实是水嫩了不少,俏如来啊你是偷偷去护肤了伐?”


“冥医前辈......”


俏如来哭笑不得,正待辩解什么时,又一只手紧跟着冥医伸过来在俏如来另外一边脸上捏了捏,默苍离语气淡淡:


“嗯,很不错。”


俏如来无语地看着这两人一前一后走远了,才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


作为全实验室默认的天运小财神和团宠,可不就是要拿来搓揉的么!


 


2.


一如既往地十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实验室爬出来,11月的夜晚已经开始转冷。和同事们一一告别后,俏如来拉上了兜帽,又拢了拢风衣,快步向地铁站走去。车上的人不太多,一个两个靠在座位上打瞌睡,俏如来掏出手机,准备刷一会儿微博,眼皮却越来越沉重,等他被报站的声音惊醒时,已经坐过了好几站路。


俏如来懊恼地奔下车,等他折腾到家时已经是深夜了。


桌上依旧摆着几样他爱吃的菜,橘黄色的灯光透出暖意,俏如来揉了揉干涩的眼睛,突然觉得有点感动。家里有一盏为他亮起的灯,有为他准备好的晚饭,这样简单的心愿对他来说却莫名有些奢侈。父亲常年忙于工作,弟弟妹妹也都有各自的事业,家人间的牵绊虽然一直都在,只是人在某些时候总会祈盼一些触手可及的温暖,比如寒夜里的一杯热水,疲惫时的一个拥抱。


俏如来如往常一样坐下来吃完了所有的饭菜,收拾好一切后,他转身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笑意在眉眼间一点点晕散开来,轻声说道:


“谢谢你。”


顿了一顿后又继续说:


“我会等着有一天,你愿意自己出现在我面前。”


 


“咕咚,咕咚,咕咚。”


深夜时分,客厅里突然传来诡异的声响,声音的来源是桌上一只精致的玻璃鱼缸,一个紫色的大田螺正不断冒着泡泡,画面看起来十分滑稽。一个紫色的小影子慢慢从田螺壳里钻了出来,趴着鱼缸的边缘往上爬,随后轻巧地跳到了地上,留下两个湿湿的小脚印。小家伙在地上抖了抖,瞬间就变成了成年人的模样。


那是一个挺拔清俊的青年,一袭紫衣,眼眸深邃却又带着几分清澈的天真。他似乎有些懊恼自己刚刚不雅的出场方式,伸手矜持地整理了一下衣襟。房内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个女子,正低声道:


“咳咳,王子,您完全不用这样委屈自己,留下一些金银给他权当报答就好,王子殿下屈尊去照顾一个凡人,说出去会被笑话的。”


被称为王子的苍越孤鸣坦然一笑:


“那时我下界历练却不慎被魔物所伤,不得已寄居在这只田螺里养魂,如果不是俏如来把我捡回家照顾,我大概早就死了。我暂时还只能维持三个小时的人形,除了做这些小事,也不知道还能回报他什么。”


“对了叉猡,我最近又学会了不少中原的菜式,等回宫之后,我可以做给你们吃。”


女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自家这个王子,倒是真的一点王子的架子都没有:


“那好,叉猡就等着尝王子的手艺了。”


 


叉猡和苍越孤鸣又低声交谈了一阵后,便行了一礼,自窗口跳了出去,身影瞬时消失。


苍越孤鸣也赶紧回到了田螺里。


他没有注意到,卧室的门早已偷偷开了一道缝隙,穿着睡衣的俏如来一脸震惊地目睹了全程,直到客厅里一切恢复平静,他才动了动僵硬的腿,轻手轻脚地爬回了床上,幸好自己常年跟着导师出外游学和参加各种稀奇古怪的研讨会,才能迅速说服自己接受了这玄幻无比的剧情。


虽然早就知道这位尽心照顾着自己的神秘朋友可能并非凡人,但亲眼见过之后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之前说“谢谢”和指导人家做菜的淡定气度都喂了狗,俏如来此刻只想上论坛发帖求助。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我捡回的田螺成精了,怎么办?


——咦?是个大波萌妹吗?


——楼上真是毫无节操,鄙视竖中指。


——楼主有没有女朋友啊,没有就把田螺精收了呗!这年头,脱单不容易啊!


——就是,你家田螺还能成精,我家的狗养到老死也是条狗。


......


凌晨三点,居然还有这么多回帖,俏如来缩在被子里偷摸摸地刷手机,早已睡意全无,看着两页毫无有用建议的回复,俏如来着实心情复杂。


大波妹子没有,好看的汉子,倒是有一个。


还特别贤惠。


 


3.


“师弟,你这是通宵了?”


翌日清晨,俏如来顶着浓浓的黑眼圈无精打采地来到实验室,立刻引来了众人的围观。


“师兄早,我没事,就是......昨天折腾得有点晚,太累。”


上官鸿信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他一番,眼神中饱含深意。


前辈欲星移拍拍他的肩膀,了然道:


“年轻人,注意一点。”


冥医还同情地塞了一把五颜六色的药丸子给他:


“俏如来啊,我们都明白的。”


众人一起沉思状点头。


所以你们到底明白了什么啊?


俏如来在众人的殷勤关怀中同手同脚地走回了座位,觉得有一丢丢想辞职。


而此时的实验室众人内心也是波涛汹涌:


究竟是何方高人采走了他们的天运小财神兼团宠!


这将成为实验室里令众人颇为揪心的新研究课题!


 


自从知道了每日被照顾的真相后,俏如来反而不如之前坦荡了,那晚在月色下看到的紫色眼睛总会时不时闯入脑海中,如同受了蛊惑一般。


“嗖——”


俏如来将笔下的又一张稿纸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起身去茶水间倒咖啡。


“啧,看到了吗?”


“哎,今天上午丢的第38张稿纸。”


“这必然有问题啊,话说苍离你不管?”


“嗯......”


嗯是什么鬼,到底管不管?


冥医还想问什么时,俏如来已经端着咖啡回来了。


 


午饭时间。


俏如来心不在焉地搅着自己餐盘里的饭菜。


“喂,俏如来啊,你要是不吃的话,就给我好了。”


冥医实在忍不住了,拍了拍俏如来的头说道。


“冥医前辈,如果有个人每天都为你准备好爱吃的饭菜,不管多晚都会在家里给你留灯,一直默默地照顾你,那......”


“哇靠,你小子果然是谈恋爱了啊,还等什么赶紧娶回家呀!”


“额,前辈您误会了......”


“不!我一点都没有误会!”冥医激动地一拍大腿:


“你最近魂不守舍就是为这个吗,别担心,有我出马,教你怎么高效率把人拐回家,想当年我就是......”


“咳咳咳咳。”俏如来突然开始猛咳。


“杏花,吃好了就回去干活。那张检验单下午把报告分析给我。”


默苍离幽灵一样出现在冥医身后,十分正经地交代工作。


“可是苍离,我还没有吃完......”


“你最近又胖了,就少吃一点吧。”


默苍离瞥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下班后,俏如来坐在地铁上,想起冥医白天的话,突然觉得有点想笑。


娶回家?


这个目标似乎有点难以达成。


推开门,扑鼻而来的依然是熟悉的饭菜香味,只是房内也依旧空无一人。


俏如来的目光在桌上的鱼缸稍微停留了片刻,才脱下外套放好包,走到了餐桌前,一边吃,一边自顾自地说着话:


“你叫什么名字?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这些日子,多谢你照顾。”


    “你还是不准备主动出来和我见一面吗?”


“再过几天,老师手上的研究项目结束后,我大概就会回家去帮我父亲管理公司了。”


俏如来搁下筷子,轻轻叹了口气。


 


苍越孤鸣在田螺壳里听着俏如来一句又一句地说着话,心下怅然,却始终犹豫要不要爬出去,毕竟自己这个设定,一般人都会觉得是妖怪吧?


很奇怪,居然十分介意被他讨厌。


正想着,苍越孤鸣突然感到一阵脚步声逼近,田螺壳被整个的捧了起来,只听那人轻轻一笑道:


“这只大田螺可怎么办呢,回家不好带啊......”


苍越孤鸣屏住呼吸,瞬时紧张起来。


俏如来似乎是思索了一会,又笑道:


“哎,这么大一只,肉一定不少,干脆做成香辣田螺好了~”


俏如来把田螺放回鱼缸,心满意足地边走边道:


“就这么决定了,这主意挺好。”


喂!!!


苍越孤鸣彻底懵圈,这是个什么神奇的发展!!


怎么一言不合就要下锅了呢?!


 


当夜,叉猡再次来探望自家王子的时候,发现今夜的王子情绪似乎格外低落,连一向神采奕奕的眼睛都有些黯然。


“王子,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


“叉猡......他说要把我炒掉,还要放很多的花椒。”


苍越孤鸣一脸忧郁。


“啥?”


叉猡懵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登时大怒:


“王子如此尽心照顾这个凡人,他却决定吃掉您?”


一主一仆两相对望,觉得事情似乎有点大条了,苍越还没有完全恢复,一旦寄居的田螺壳被剥开,神魂一定会受损。


“王子完全恢复还需要多久的时间?”


“五日。”


“那人有说什么时候把您下锅吗?”


叉猡问出口后才发现“下锅”这个词非常不敬,然而一时也收不回来,顿时有点尴尬地止住了。


苍越孤鸣倒是完全没有在意,说道:


“俏如来说明天就要开始用清水泡我,连泡两天后就炒掉。”


“王子,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叉猡严肃地说道:


“请王子在他面前现身,坦诚身份吧。”


苍越孤鸣眨了眨眼,没反对也没点头,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呆怔,叉猡见状也不再多说,行礼后便退下了。


 


深夜时分。


苍越孤鸣的脚步放得极轻,他微微俯下身,凝视着俏如来的脸,生怕打扰了这人的沉眠,他小心翼翼伸出手在俏如来的嘴唇上轻碰了一下。


“我......我叫苍越孤鸣。”


留下这极小声的一句话后,苍越孤鸣又身形迅捷地离开了卧室。


黑暗中,俏如来睁开的眼眸里似乎闪过了一丝笑意,他翻了个身,又继续闭上了眼睛。


 


4.


“老师,我下午想请两个小时的假提前走,可以吗?”


俏如来站在默苍离的办公桌前说出这句话时其实颇有些忐忑,毕竟默教授的严厉众所周知。默苍离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审视一般的目光让俏如来有些紧张,仿佛被看透了什么隐秘的心思一般。


“嗯,去吧。”


俏如来松了口气,道完谢后便一溜小跑的出了实验室。


“苍离,你还是挺疼你这个小徒弟的嘛!知道他在追对象还给批假~”


“杏花,你的报表做完了吗?”


“......我,我现在就去。”


 


俏如来先到离小区最近的菜场买了一些蔬菜,卖菜阿姨热络地和他打招呼:


“好久没见你自己过来买菜啦!”


“嗯,我最近一直加班,挺忙的。”


“话说那个每天来给你买菜的小哥是你哥哥还是弟弟呀?”


“嗯?”俏如来停下正在挑洋葱的手,疑惑了一秒。


“就是那个老穿紫衣服的年轻人,每天下午都飞跑来买菜又飞跑回去,也不知道在急个啥,他说是你家亲戚呢!”


当然得飞跑了,买菜加上洗菜做饭,他一共就只有三个小时。


俏如来想着,笑道:


“是我一个远房表弟。”


“他有对象了没啊?我有个侄女......”


俏如来迅速将挑选好的菜放到大妈的秤上,微笑着打断她的话:


“阿姨,我表弟他已经有对象了,我也有对象了。”


大妈把菜装好后递给俏如来,满脸惋惜:


“唉唉,多好的小伙子,怎么就都有对象了呢......”


俏如来拎着一袋子菜,脚步轻快地向自己的家走去。


一种急迫想要打开门说一声“我回来了”的心情呼之欲出,而等真的走到门口掏钥匙时,俏如来却下意识地放缓了动作。


轻轻打开门,俏如来看到了厨房里正背对着自己的身影,火炉上煲着汤,那人捧着一本菜谱正潜心研究。


 


“苍越孤鸣。”


俏如来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苍越孤鸣是全然的毫无防备,菜谱“啪”地一声掉落在地,苍越孤鸣僵硬地站在原地,有些无措。俏如来伸手戳了戳他的背:


“咳,你要一直这样背对着我吗?”


苍越孤鸣这才慢慢转过身来,是俏如来那夜所见的人,五官轮廓在夕阳的余晖下更为柔和清晰,苍越孤鸣像个少年一般有点羞涩地摸了摸鼻子:


“呐,没想到就这样和你见面了,我还准备......”


俏如来笑了出来,戏谑地看着他:


“你还准备等到我把你下锅的时候再出来是吗?”


苍越孤鸣闻言,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两人第一次坐在同一张餐桌前吃晚饭,苍越孤鸣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心跳有点奇异地加快了节奏。


“你老看我干什么?快吃饭!”


俏如来敲了敲苍狼的碗,夹了一筷茄子到他碗里。


苍越孤鸣赶紧埋头。


“之前去郊外散步,从田洼里捡到你时我还真吓了一跳,”俏如来说:


“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田螺,还是紫色。说起来......你已经照顾我很久了,即便是要回报我当时无意的施救,也已经足够。早点回家吧!”


“你要赶我走吗?”


苍越孤鸣放下筷子,一眨不眨地盯着俏如来,似乎有点委屈。


“不是,苍越,你有你的家,我也有我的家。以后你有空了还可以来我家做客的。”


“但是我父王说报恩是不能这么草率的......”


“这只是小事,你真的不用太在意了。”


“不行,不能草率。”


苍越孤鸣在报恩这件事上似乎有着非同一般的坚持。


“好吧,那你还打算怎么报恩呢?不如,把你的家产都送给我好了,或者,以身相许?”


俏如来转过头,笑意盈盈地打趣着苍越孤鸣。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撩一下。


苍越孤鸣一脸严肃,似乎在非常认真地思考俏如来的建议。片刻过后,他规规矩矩地将两只手在膝盖上放好,直视着俏如来无比真诚地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我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了,不如......我就迎娶你当王妃吧。以后家产都是你的,人也是你的。”


“哎??”


 


THE END




 


 


 


 





评论 ( 2 )
热度 ( 92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