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金光四智】四个diao炸天的巫师

大餐前菜!可算是等来了大王的井喷,心里美٩(●˙▿˙●)۶…⋆ฺ

木有药丸:

答应鸟的四智少年组,也是拖了很久_(:з」∠)_。


 @山鸟  我说今晚会给你一轮惊喜的轰炸你是不是不信´・ω・`




1.


“赤羽同学,作业借我抄一下。”温皇半支着头靠在墙上,另一只手里转着笔,此刻正是午后,阳光影影绰绰,教室里弥漫着一股慵懒的味道。


“不借。”身为班长,赤羽信之介心志坚定,十分正直。做作业这种事情,怎么能抄呢?


赤羽信之介坐得端正,一手漂亮的字风骨俊朗,温皇瞟了一下自己歪歪扭扭刚写了个标题的小作文,又看了一眼赤羽工整的字迹,悄无声息地合上了自己的作业本:


“啊,班长真是小气......”


说完趴下,睡。


半小时后。


“神蛊温皇,就差你的作业了,赶紧交!”


声音十分熟悉,温皇从臂弯里抬起头,看到赤羽压抑着怒气的脸,顿时有点愉悦,摊手:


“不会写。”


周围一片唏嘘,鬼信。


一切说不会写和考得烂的优等生都应该拖出去打死。


一本作业呼啸而来正砸在脸上,温皇没躲开,拿下那本作业看了看赤羽信之介的名字,微微弯起了嘴角。


 


“幼稚。”身后传来冷冷的一声笑。


温皇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默苍离嚒,成绩很好,脾气很怪,有多怪呢,怪到全班只有杏花君那一个憨瓜愿意和他同桌,每天被怼还依然笑呵呵地举着饼子问:


“苍离啊,吃吗?阿菜婆婆家刚出炉的怪味锅贴!”


温皇埋头慢吞吞抄作业,赤羽在一旁看得心焦,恨不得拖过来自己给他抄,但还是忍住了。


“班长大人的作业,当然要慢慢抄。”


温皇举起本子对着光吹了一口气,名曰让墨迹快点干。


赤羽将千辛万苦收齐的作业抱到老师的办公室时,觉得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坐在默苍离斜后方的竞日孤鸣目睹了全程,手在课桌下接过同桌兼侄子千雪孤鸣递来的蜜饯塞进刚刚喝完药的嘴里,清甜的味道很快掩盖了药材浓郁的苦涩:“小千雪,你看温皇这样累不累?”


千雪孤鸣斜眼看他:


“王叔还是顾好自己吧,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中午的药又偷偷洒了一半。”


竞日孤鸣眼都不眨,飞速抽走千雪孤鸣套着课本皮的某读物,露出下面满是大长腿的杂志封面。千雪孤鸣惊恐万状,“嗖”的将作案证据塞回了抽屉里,愤愤不平:


“王叔你真不厚道。”


竞日孤鸣一边咳嗽一边笑,看上去非常纯良。


 


教室里鸡飞狗跳的氛围在一根镶嵌着祖母绿宝石的魔杖推开门时戛然而止。


老校长踱步走进来,抬眼一望:半空中飘飞的羽毛,悬浮的魔杖,甚至还有不知道是谁的巫师袍正鼓成了水母一样的形状,情景奇特。校长气得吹起了胡子,魔杖轻轻一点,乱七八糟的东西统统都被没收到了袋子里。众人耷拉着头,垂头丧气地思索着如何去讨回各自的物品。


“魔界的巫师学院要和我们举行一场友谊交流赛,虽然他们的黑魔法很厉害,但我们也不能怂,现在,我要从你们中间选出四个成绩最优秀的学生作为代表去参赛。经过数次联考的综合排名,下面这四位同学请做好参赛准备,主修水系魔法的神蛊温皇,主修火系魔法的赤羽信之介,主修风系魔法的默苍离,还有主修土系魔法的竞日孤鸣。”


 


深居简出的校长显然对这四个diao炸天之名早在校内传开的少年巫师不是很熟悉,老眼昏花地在黑压压的人头里看了半天,才根据同学们的注目礼找到了那四个缩在最后三排占据一方墙角角的人。


专注好学的赤羽信之介此刻还沉迷一道火系魔法的药剂配方,并没有感受到校长充满慈爱的凝视,旁边的温皇在竖起来的大课本的掩饰下睡到昏迷。默苍离无视了杏花飞快戳他的动作,盯着手游里的副本:


“安静,我在布局!”


唯独剩下一个竞日孤鸣,一脸无辜地和校长对视。


 


2.


“噫~竞日孤鸣同学,你这样随便就拉同窗下水真的好吗?”


默苍离黑着一张脸不讲话,一局副本打完,居然就要莫名去参加一个比赛,这个世界真是愚蠢得让人无法呼吸。


“你把这些都带上,听说魔界的食物特别难吃。”冥医一本正经地往默苍离的背包里塞零食,塞得满满当当,竞日孤鸣看得有点羡慕,十分希望自家乖侄也能贴心地准备一点吃食,毕竟异国他乡,习俗相差甚远,还传言魔界的有些巫师喜欢饭前敲碗唱歌,并不是很懂这些魔的套路。虽然千雪孤鸣没有给他准备大批的零嘴,但药后的蜜饯倒是装了满满一包,竞日孤鸣勉强表示了满意。


这是一趟开往魔界的列车。


四人默默无言地对坐,虽说是同窗,平日里却并没有太多的交流,温皇与同桌赤羽算是略熟悉一些的,毕竟温皇不爱交作业。竞日孤鸣咳嗽两声,试图缓解这令人尴尬的沉闷氛围:
    “咳咳,不如我们,来打牌?”


默苍离将没了电的手机和ipad都塞回了包里,点头,反正无聊。


“赤羽同学怕是不会我们的玩法吧,毕竟是外国人。”


温皇撑着头,打了个哈欠。


赤羽挑眉:“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中原所有的牌我都会玩。”


接下来的行程虽然一路静默,牌桌上却是杀气暗生,一场斗地主打得风起云涌。旅途的时间竟然也不觉得漫长了,不知不觉间,四个人居然在牌桌上厮杀了一个通宵。


 


“女士们,先生们,本次列车的终点站——魔界就要到了,请您整理好随身携带的物品,准备下车。魔界位于不知道是个什么鬼的旮旯里,奇珍异兽众多,是黑魔法的发源地,也是历来巫师交流聚集之所......”


“啊,肩膀好酸。”


竞日孤鸣收好牌,站起身从行李架拿行李,却因为一夜的奋战导致关节僵硬,而竞日孤鸣穿得又比一般人多,够着手去锤自己背上疼痛的部位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默苍离同学,帮个忙。以我的背中心为圆心,锤一下九点钟方向。”


身为优秀的三好巫师,能拒绝同学的求助吗?


那必须不能。


默苍离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肩膀,面无表情集中洪荒之力于右手,直拍竞日孤鸣所指的地方,竞日孤鸣被一巴掌拍得五脏移位,温皇在一旁连声“啧啧”:“竞日孤鸣同学想必这会儿奇经八脉都已经畅通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赤羽白了温皇一眼,越过他拿下了自己的行李箱。


 


四个面容俊朗的少年巫师刚一出站就吸引了众多眼球。


中原来的小肥羊,此时不宰更待何时?


“巫师小哥哥要住店吗?便宜的噻。”


“小巫师去不去沉沦海,上车就走!”


“魔界旅游指南,只要十块钱,来一份吗?”


“帅哥要办旅游年票不?来嘛算你七折~”


”不用,借过。“


“不去,再见。”


“不要,谢谢。”


“滚。”


四人拖着行李箱杀出重围后,竞日孤鸣心有余悸地抹了一把汗:


“魔界人民真是太热情了,实在有点吃不消。”


温皇不动声色地将悄然护在赤羽身后的手收了回来,轻笑道:


“那是,说起来刚刚那个卖票的大婶胆子真大,居然色胆包天去拉苍离同学的手,哎呀呀,这可真是......”


默苍离斜了温皇一眼,目光定格在前方一个用力举着牌子挥舞的身影身上,又有些不忍地移开了,字,太丑。


 


牌子被荧光药水涂抹得五彩缤纷甚为辣眼,上头歪歪斜斜地写着一行大字:


真诚欢迎中原魔法学院的同学来我校交流!


“看这里看这里!四位同学!十分欢迎非常欢迎热烈欢迎!”


少年一个蹦跳窜到四人面前,热情地做自我介绍:


“你们好!我是公子开明,是魔界学院派来接你们的学生代表,之前已经在水晶球里看过你们四位的照片了。哇!你一定就是默苍离同学吧,你这两撮翘起来的呆毛好别致哦,是用药草染过吗?”


默苍离被吵得头痛欲裂,揉了一下太阳穴,二话不说拎着箱子转身就走。


“冷静啊!苍离同学!为了两校的和平!”


竞日孤鸣拦下默苍离,苦口婆心晓之以大义。


看着竞日孤鸣不断张合的嘴唇,默苍离的头更痛了。


 


四个人一路听着公子开明不间断的各种介绍,终于爬到了魔界为他们安排的住所——一间设施十分齐全的四人间。


“校长让你们就住在新宿舍里,方便我们交流学习。对啦,我的寝室就在你们隔壁,如果你们需要我今晚留下来挤一挤,为你们介绍魔界的风土人情和黑魔法界的八卦情仇,我是不会拒绝的。”公子开明眼睛闪闪发亮。


“不必!感谢!再见!走好!”


四人破天荒地达成了惊人的一致,于是公子开明还眼巴巴扳着门框的手就这样被四位来自邻邦的少年巫师无情地掰了下来。


“中原来的朋友,真是太冷漠了!”


公子开明蹲在门外叹了口气,决定去找自己的室友鬼飘伶一起撮一顿麻辣香锅,告慰一下被邻邦友人深深伤害了的心灵。




3.


名义上虽然是两校的魔法友情交流赛,暗地里却还是拼得要死要活。


温皇四人一路过关斩将,无论是单人pk还是团体赛,都diao得像要飞起来。远在中原的老校长看到水晶球里传来的战况直播,乐得屁颠颠去给自己的胡子编了一溜儿麻花小辫。


“凭什么?我不服,不是说那个默苍离天运稀烂到想自杀吗?为什么刚刚连赢我三场?”


午休时间,魔法学院的某间宿舍里传出了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


“好了荡神灭,技不如人,有何可说?”


一旁的炽阎天冷静地擦拭着自己的魔杖,眉眼间一片沉稳。


“你就甘心如此败给那个传言在宿舍瘫到长蘑菇的神蛊温皇?”


听闻此言,炽阎天放下手中的魔杖,回头看着依旧盛怒的好友:


“传言不可尽信,这四个巫师实力不凡,还不是不要掉以轻心。”


“啊啊啊!真是气死我了!”


 


与此同时,四位中原巫师的宿舍内倒是十分和谐。


玩手机的玩手机,吃零食的吃零食,看书的看书,睡觉的睡觉。


虽然默苍离明确表示了自己十分自私非常自私极度自私,并不想跟伙伴一起分享包里的零食,但无耻的同学还是偷摸地瓜分了不少去,赤羽维持着自己身为班长的正气,始终未曾与另外两人同流合污,但是当温皇将一把牛肉干塞到他手里时,面对苗疆麻辣牛肉干的终极诱惑,正直的赤羽同学终于也选择了堕落。


吃了默苍离零食的赤羽有些不好意思,从包里翻出数包花生分给三人,有吃的,众人当然不会拒绝,温皇第一个丢了一把到嘴里,下一秒就呛得形象全无。


“赤羽同学,烦请下次提醒一下,花生豆是芥末味的......”


“你自己不看包装,怪我?”


赤羽面不改色地自顾自爬到上铺,花生豆咬得咯嘣脆。


默苍离与竞日孤鸣目睹了温皇方才的惨况,都默默地将正要撕开包装的手收了回来。


 


最后一场的团体pk决赛,中原巫师组险险而胜。


刚一下场便开始了疯狂的互怼。


“温皇!神蛊温皇!你是主修水系魔法的好吗?奶一下全队好吗?队友都只剩血皮了你还在那按着对方狂揍!”


“耶~班长大人何须如此动怒,一时玩输出玩high了嘛,所幸有惊无险。”


“竞日孤鸣同学你也别笑我了好不好,是谁Pk到一半跑去吃蜜饯的?”


“中午吃的药实在太苦,严重影响发挥呀!”


“小王觉得最diao还是苍离同学,配发扫把进行空中魔法对战时,他一个人问能不能御剑,诸位看到裁判的脸了吗?五彩斑斓,好生精彩。我听到有同学说苍离同学走错文了。”


“......”


 


即便干了架,大家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在温皇四人结束了友谊赛即将离开魔界的前夕,热情的魔界巫师公子开明同学再次敲响了他们宿舍的门,探了个头进来说:


“四位,校长有没有跟你们说本次友谊交流赛最后还有一个环节?”


四人互望一眼,在眼神的迅速交流中表示都不知晓。公子开明跳进来大大咧咧道:


“不过就是吃个送别饭啦,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不要紧张!”


四人跟在公子开明身后进了一家饭店。


包厢内热闹非凡,很多学生都表示要来一睹这四位来自中原的少年巫师的风采,妹子更是数不胜数,大有将四人都留在魔界当上门女婿的架势。温皇眉一挑,悄然握紧魔杖,微微侧身站到了赤羽前面一点的位置,挡住了一个女巫师热情如火的目光。


 


送别宴终于结束,出了一点小状况,不提也罢。


虽然是学校的功臣,但温皇四人回到中原后却遭到了老校长好一顿批。


“你们真是让老师太失望了!怎么在最后一天还跟魔界的巫师起冲突呢?”


老校长狠狠地拿魔杖敲着眼前的课桌,赤羽看得一阵心疼,不由劝道:


“老师您轻点,这魔杖可是上好的接骨木!”


老校长哽了一下,又继续批评道:


“就说你,神蛊温皇,你给人家同学的手施了个一周内端碗就抖的魔咒是要干啥,无不无聊啊你?”


“啊,校长,因为当时有人想揩班长大人的油,我不得已才出手的。”


“喂!”赤羽尴尬地踹了温皇一脚,这种话怎么好在校长面前乱讲。


 


“......”


听不下去了。


竞日孤鸣和默苍离一致将目光投向别处。


“竞日孤鸣同学,你一向让老师省心,怎么这次也跟着起哄?”


“校长,我身体不好您是知道的,顿顿苦药必须得靠蜜饯压着,抢我的蜜饯与杀人无异。”


“.......”


老校长又抬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默苍离,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无力:


“好了,不用说了,默苍离同学的原因我也知道了,抢你包里的零食是吧?你说你,多大的人了,三岁?跟邻邦同学争什么零食。”


“那是回来路上要吃的,被抢了就饿死了。”


默苍离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老校长瘫坐在椅子上,挥挥手示意他们都离开,这四个学生啊,真是让人不知如何处置。


 


如此这般,四位年轻的巫师从魔法学院一路鸡飞狗跳地毕了业。之后又同时加入了正气山庄传媒有限公司,出演了根据四人的真实经历改编的大型长篇系列剧《四个diao炸天的巫师》。


一路人气飙升,红遍九界。


时隔多年,四位老影帝早已远离了江湖,但江湖永远流传着他们的传说。


 


THE END


 


 


 


 


 


 


 


 


 


 



评论 ( 1 )
热度 ( 95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