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幸运的汤圆【苍俏童话】

不容易啊,终于肝完了。祝各位道友中秋快乐,事事如意,圆满幸福~

我爱大王,大王是我的指路明灯【比哈特

第七夜请移步 @木有药丸 大王的主页


原作安徒生童话《幸运的套鞋》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八夜.幸运的汤圆

 

“听说我的生日快到了。”医神杏花君坐到琉璃树下的小板凳上,仰望吊床。

吊床稳如泰山纹丝不动,过了两息,才传出智慧神气若游丝的声音:“是吗。”

“今天,就今天。”医神斩钉截铁,流露出一丝不死不休的态度,“历神今早特意给我报喜来了,是今天没跑。”

中气十足的声音回荡在这一方境界,尾音渐弥,显得寂寥又尴尬。

良久,正当医神昏昏欲睡开始点头时,树枝突然一阵晃动,一个绿色身影艰难起身,眉眼间皱满了痛惜。

“苍离啊...”清醒过来的医神顿时感动得不行,“你居然为我下地了,我很欣慰啊!”

智慧神瞟他一眼,原地休整几息,确保手脚的协调性还在可运作范围内,才慢悠悠抬脚向外走去,头也不回地低声嘱咐道:“...等着。”

目送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医神有些担心他会不会走着走着瘫倒在路旁。虽然不知他要搞什么幺蛾子,但看这模样竟是要去准备贺礼,医神于是十分听话的坐回了小板凳上。

听说,等待是最长情的告白。恍惚间,医神只觉得说出这种话的那个凡人,一定是在边睡觉边等。半晌又半晌,再一次被周公撩拨到失去意识的医神被少年轻轻推醒。

“冥医前辈?”实习智慧神史精忠一脸诧异,“您怎么睡在这里?”

医神揉揉眼睛,口齿不清地问:“唉呀,你师尊怎么还没回来啊?”

“什么?师尊离开琉璃树了?!”史精忠大吃一惊,一个两个三个箭步冲到吊床旁,空荡荡的吊床昭示着今日的不凡。

上下左右里里外外找了一圈,确定智慧神已然不在此地,史精忠转身抓住医神肩膀,神色严肃又凝重:“冥医前辈,您实话告诉我,可是神界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三魂未归的医神连发丝都是茫然的:“......啊?”

两个脑回路并没有成功接轨的人互相都看不懂对方眼色,场面一度陷入僵持。说时迟那时快,就听天边一声轰然巨响,仿佛雷霆炸了金乌般声势浩大。两人齐齐一惊,史精忠更是严阵以待:

“果然是有大事发生了!”

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医神若有所思:“这个位置,莫非是厨神的小境界...?”看这个阵势,倒是与厨神当年还是实习厨神时做错了菜导致小境界爆炸有几分相似,但厨神已经好几百年没有失手过了啊。

两人一番合计,正要前往事发地点一探究竟,就见衣袂翻飞的智慧神一手端碗一手执镜,罕见地双脚乱蹬朝这边冲来。

史精忠见状又吃一口大惊:“师尊今天这是被夺舍了吗?这是我的师尊吗?”

下了地不说,还离开了琉璃树方圆;离了琉璃树不说,还甩着大腿健步如飞!这就十分骇人了!

医神十分有眼力见地大跨步迎上去接应他,大手一拦夺下了那只海碗,还有空余扯着智慧神的发带将人往琉璃小境界里拽。

正欲问个因果,一只斗大的炒勺从来路飞出,毫不停留便要当头砸下。智慧神连同小实习神一起催动此方护阵,好险不险将将挡住了这霸气的一勺。一口豪气未松,滔天的炽焰又滚滚而来。

医神几步上前急声高喊:“厨神,这是何意?”

烈火气势稍顿,就见当中伴火而生一个红色身影,红发也如火焰般飘摇,庄严面容不怒自威:“默苍离,我好心借了厨房给你,不是让你用来炸我家的。”

智慧神端着法镜左右划拉设阵,语气满不在乎:“我说需借你的仙火用来做菜,你自言可随意施展,如果连可能有的危机与影响你都不曾考虑过的话,那便是你的失误大意。至于失败乃至爆炸,这些自然还在我的预估当中,只是我太过高看你的头脑,没有向对待童子般将所有细数与你听罢了。。”

厨神气极反笑,平淡之下显露丝丝杀气:“不考虑你的杀伤力的确是我大意了,然则听你言下之意,正是因为考虑到会有失败的几率并造成较大损伤,所以选择祸水东引来我这里?好,这倒是给了我一个揍你的好原由。”

智慧神一抬眼,慢条斯理道:“我当时是怎么对你说的?我是不是说,需要借用你的厨房,如果给你造成了一些麻烦还请见谅?你又是怎么回的?是不是摇摇扇子说随意?怎么发现自己对损失的评估超过了预期就要迁怒于我吗?”

厨神捏着扇子的手瞬间青筋暴起,说出来的一字一句几乎是在齿间磨错分尸:“信之介虽不是中原人,但也知道‘炸了主人家’这种事情可不是你所谓的一!些!麻烦!”

“哼,”眼见阵法完成,智慧神不再多费口舌,驾起自己这方境界就要从虚空中遁走,临走前颇为感慨:“你家足有五百年没换过装修,也是时候赶赶潮流了。你看,连瘫神温都因为产生审美疲劳跑出去打牌,这是怎样的一种忍无可忍那。”

看着蓦然暴涨的火势在琉璃境界隐遁后消失无踪,饶是史精忠心志坚定,也不禁出了一手心冷汗。看看身前这个人,史精忠再一次深深地折服于其嘴炮功力之强大,不愧是神界通传的四大名不副实神之一。

一旁有些焦躁的医神见暂时脱离了麻烦,急不可耐的问道:“苍离啊,你这又是去搞什么大事了?”

智慧神一指他手中大碗,看着他,轻声道:“生辰吉乐。”说完便又一转身回去了吊床,留下医神在原地双手捧碗,感动得不能自已。

“这是师尊亲手为前辈所做...”史精忠也是感慨良多,果然师尊就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好神!

两人一个对视,激动地双双凑头去看那碗内事物。

只见红黄蓝绿紫五色共五只疑似汤圆端端正正躺在碗底,个个都有婴儿拳头般大小,说圆不圆,说扁不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又上眉头。史精忠就这样皱起了眉。

“为何,这...还发着荧光?”

医神眼神发直瞳孔涣散,沉吟半晌才解释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现在人间最流行的荧光色系。看看这个荧光绿,又酷又高贵......”

琉璃树枝发出轻轻一声吱呀,像是吊床愉悦地晃了下。

史精忠端详了汤圆几息,又端详了医神几息。看着在高贵华丽的荧光色衬托下越发苍白的医神的脸,瞬间就心酸了。

冥医前辈,也很不容易呢。

“前辈,这个...需要我给您拿个勺吗?”

医神抬眼,幽怨地看着他,

“你很闲吗小朋友,你今天是干嘛来了?”

被医神一问,史精忠才想起今日自己来找师尊的目的,便对医神描述了一番。

“磨练任务?”眼前一亮,医神突然又觉得自己能活了,兴奋地拍着史精忠的膀子道:“来得正好啊!这不就有一个现成的任务嘛!”

说完两手一伸,将装着汤圆的大碗径直放到了史精忠头顶,握住他的双手满面诚恳言辞切切:“这是你师尊亲手为我下厨做的诞食,我虽是寿星主人,却不能独享福分。今日就将这个任务交给你,去,把你师尊的幸运汤圆送去给有缘人,保他们一场机缘。”

“机...机缘......?”史精忠呆若烧鸡,内心深处有股暴躁在蠢蠢欲动。乘其不备之时,医神已经指尖捏决将他送出了琉璃境界。

眼前一花,再见光明已经是到了医神的小木屋前。史精忠怔怔地从头上拿下碗来,寒叶飘零洒满脸,一腔愁水无处流。

正自思索着出路,只听吱呀一声,木屋中一个清秀少年揉着肚子出门来,见到史精忠先是一惊,转眼看见食碗又是一喜,欢快地走上前来打招呼:“史精忠你找师尊吗?他不在。这是什么呀,吃的吗?”

修儒亮晶晶的小眼神,让史精忠十分下不了手,最终选择如实相告:“呃...这是我师尊亲手做的...唔,汤圆。”

“智慧神?亲手做的啊?!”修儒也是一脸如梦似幻的表情,大眼睛瞪着五个汤圆,仿佛想要透过那难以言表的本质看到其深层的内涵。

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史精忠打个招呼正要转身离开,却被修儒一把抓住衣袖。

“你说...”少年面露挣扎,“智慧神做的食物,吃了,会不会变聪明?”

史精忠一愣,倒是认真思索了一下,“具体作用我并不清楚。不过,医神对我说,这碗汤圆给有缘人吃,会带给他们一场机缘。”虽然我本人很是怀疑这场机缘是不是与壮大医神的生意有关。

听闻这事儿师尊也掺了一脚,修儒决心更甚,坚定地望着史精忠豪迈道:“荧光蓝,就决定是你了!”

史精忠连忙掏出勺子递过去,用看壮士一般的眼光目送那颗汤圆进了修儒的嘴。

一口包不住它硕大的身躯,修儒只能是左一口右一口才终于吃了个干净。随着汤圆的味道弥漫整个口腔,他的眉毛也越拧越紧。

史精忠感同身受一般跟着轻轻蹙眉,正想要问一问感想,就见修儒整个人“嘭!”的一声,就那么原地消失了。

“......!”目瞪口呆的史精忠只感觉灵台瞬间化形为一片大草原,泥马奔腾。

 

“你徒弟被汤圆炸了!”

医神接到史精忠的传音符时,心里不禁一哆嗦。来不及为自己庆幸,连忙找智慧神借来灵镜找徒弟。

分出一丝藏在天命灯里的修儒气血精气融进镜子里,镜面波澜渐起,一阵微弱白光蔓延而过,就见修儒的身影已经出现其中。

观他周遭环境,竟然似乎到了凡人地界。

“小胖砸!你给我过来!”中气十足的怒吼听得医神神情一振,定睛看去,修儒正穿着凡人医者的衣袍,一手举着针管,一手叉腰,一向温顺平和的脸上居然难得的倒竖起了眉头。接着就听他絮絮叨叨的对那个兀自哭闹着要逃跑,却被父母无情镇压的小胖孩子道:“都跟你说了打一针就好打一针就好,你还跑?你跑得了吗?啊?之前病情轻的时候让你吃药你还给吐咯,你再吐?你再吐?我一针戳死你!今天我这话先放这儿,再敢不听医嘱,我就把你剃秃!”

闻言胖娃更是眼泪鼻涕齐飞,声嘶力竭地嚎叫起来:“你敢!你敢!你敢剃我头发我就揪你屁股!”

一旁父母二人见修儒一双眉扬得都快冲出发际线了,忙不迭地赔礼道歉,还没等说几句,众人就觉眼前寒光一闪,小胖子更是止住了哭声愣在原地。咔嚓声后,一片细碎头发散了一地。颤巍巍地抬手,摸到自己已经秃掉一块的头顶,胖娃鼻子一皱正要开嗓嚎,医用剪刀的寒芒已经闪到眼前——

“再敢哭一声,立刻剃秃你。”

一声呜咽堵在喉咙,孩子嘴唇抖抖索索,到底是克制住了自己。

修儒满意收手,将人一翻,扒裤子打针。

围观人等纷纷震慑其魄力,再也不敢放肆。

远在神界的医神看得哈哈一笑,“很不错,我早先就说过他这个性子,根本不配做医生。医生要医治病人,怎么能那么容易被揉捏。没成想这回倒是给了他一个锻炼的好机会啊,看他模样倒是已有小成了嘛~不错不错。”

此时的修儒心中也是感慨万千,更是信了那汤圆有神奇法力。

“看来,是一种会让吃了的人立刻去到想去的地方的法宝。”修儒最想去的,便是可以让他担当医者的地方。到了这个儿童医院,那叫一个如鱼得水。

 

收到医神的消息,史精忠终于放下心来,开心的跑去继续自己这任务。

看到前方两个人影,史精忠一喜:要是可以一次性搞定两个,倒是省事得多。快步上前,还未看清脸面,光听争吵,史精忠也晓得自己碰上了谁。

“你现在不过就是扎了个朝天辫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比我高了?没睡醒吧你。”

“剑无极,你不要找些没有意义的借口。就算不扎头发,我也是妥当得高过你些许。”

“哦哟哦哟,”剑无极一手捂心后退两步,一脸做作的怕怕:“瞧把你给能的,好大的口气呀!”

银燕大步一跨站近他身边,一对傻眉竖得飞起,“哼,就算你再如何冷言风语,也改变不了我现在比你高的事实。”

史精忠摇头微笑,见一旁剑无极的确有些错牙的意味儿,心道这来的可巧,又要拉架了。

果然剑无极向后一跳,刷的一声抽出佩刀,固定战书就甩了出来:“今天就让我这个做师兄的教教你该怎么尊重兄长!等我将你踩在脚下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到底谁更高!”

银燕自然是不惧他的,也将背后长枪拔出,鼻中哼出一股牛气:“来啊!”

好嘞,该我上场了。史精忠迈着小碎步冲进战局,一团和气地呈出汤圆:“来来来,别打架了,吃个汤圆吧。”

 

半柱香后。

“你赶紧给我下来!”

“做不到!”

“剑无极!”

“干嘛啦。”

“立刻!马上!就现在!从我头上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抱歉啊傻牛,这事真的做不到啊!智慧神的汤圆果然非同凡响,法力无边!”

“啊啊啊!我要怼死你!!”

 

场面一片混乱中,史精忠端着碗远远地站着,目光呆滞。

为什么,剑无极吃了汤圆之后,刷的一声就站到银燕头上去了?

这是什么机缘?

这是什么机缘??

难道就因为剑无极一句“把你踩在脚下”,他就真的要黏在银燕头顶了?

喵喵喵???

神界套路太深,我要回新手村。

余光瞟见大哥萧瑟的身影,银燕立刻大踏步冲了过去。在史精忠眼里,一条又壮又高的怪物正气势汹汹地冲他奔来,再加上剑无极在上边放肆地摇摆甩手,那视觉效果真真十分唬人。

剑无极在汤圆的效果下稳稳当当悬浮在银燕顶头上方两指宽的位置,任凭银燕怎么甩来甩去都稳如泰山,双手叉腰笑得荡漾,冲着史精忠一顿好夸。

对于小弟的求助,做大哥的也只能是爱莫能助,临走时聊胜于无地安慰了一句:“银燕莫慌,这汤圆的效果应该是有时限的。这段时间内,你就当是一种磨练了吧。哎,大哥还忙,就先走了,你保重...”说完便一个遁术逃出去老远,完全不给银燕暴躁的机会。

听着远方的冲天怒吼,史精忠摇头前进,一边竖掌念叨:“造孽啊,造孽...”

穿过一条林荫小道,前方又见人影晃动。近了一看,史精忠先是一愣。

今天这是什么天运,往日难得一见的三厚神自己已经见了两位了。

前文提到如智慧神默苍离一般的名不副实之神共有四位。智慧神默苍离,因一张受天地大道洗炼过而后无来者的利嘴,被大家亲切地称呼为嘴炮神,除了这位过于高冷之外,另外三位更是被人戏称三厚神,即是:一厚化狼神竞日孤鸣,通称厚黑神。扮猪吃老虎大法出神入化,下个五子棋都能用高阶兵法将人吞杀于温水煮蛙之道;二厚厨神赤羽信之介,通称厚道神。虽然与大多数大陆本土得道登神的人故源不同,但有迹可循的厚道性格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冷漠神界简直就如深夜星火,显眼非常;为了凑齐三厚,天命神温皇的通称便由目小神变成了厚眼皮神。但鲜为人知的是,厚眼皮神本身似乎极其不乐意出门活动,天天瘫在自家贵妃椅上,所以与其同格的诸神更愿意称呼他为瘫神。当然,若要论瘫力,智慧神是丝毫不输给他的。

打趣归打趣,然上述四人无一不是神界中流砥柱,影响力与战斗力都十分非凡。

所以此前史精忠眼睁睁看着智慧神刹那间一口气嘴炮了两个大神,并毫无悔改之意,敬佩之情就油然而生:

厉害了我的师尊!

除去起了冲突的厚道神赤羽外,史精忠这边又碰上了厚眼皮神温皇。

倒也不用招呼,温皇便已经感觉到他的气息:“嗯?智慧神座下史精忠,你所来为何事?”

史精忠心头一松,看来这位还不知道与厨神家绑在一起的瘫神峰被师尊炸塌了。当即整理心态迈步出去,礼貌道:“晚辈任务在身,此番落脚并非意志所及,多有叨扰还请前辈见谅。”

温皇似笑非笑斜睨桌对面之人:“哦?原来不是冲着你来的啊。”

史精忠这才发现温皇身后桌边还坐了两个人。正撑着脑袋睡觉打鼾的乃是化狼族的小王爷千雪孤鸣,另一个正望向自己的则是化狼族王子苍越孤鸣。

史精忠友好地冲醒着那个笑了笑:“好久不见啊苍狼。”虽说化狼族人本身与神界关系并不温润,但年轻人之间却有不少合得来的。两人此前曾一同在神学殿做过多年同窗,史精忠与苍越交好,便是由于性格观念都十分对胃口,苍越这么多年来更是顶着上头的压力坚持定时书信交流,所以与史精忠的交情一直未淡。

“久见了,”苍越回笑点头,提起手边紫砂壶斟一杯新茶,“看你风尘仆仆面有戚容,该是苦于任务奔波了。不妨随缘,坐下喝杯茶歇息一会儿。”

见温皇没有什么表示,史精忠便从善如流地坐到苍狼身侧。放下大碗执起茶杯,一口灵气满溢的仙茶入口,还真的让他生出一点放松的感觉。

苍狼见他松了口气的模样,眉眼舒展,顺手又给满上了茶。空当间扫了一眼旁边大碗,一瞥之下两眼昏花手上一抖,一弯茶水径直就喂到了桌上。

“这,这是什么奇珍灵药,颜色如此别具一格?”苍越揉了揉眼,还以为自己返祖现象开始遗传狼族的色盲了。

史精忠幽幽叹气,“这是师尊亲手做的汤圆,吃过之人可被传送到最想去的地方,获得一场机缘。”

“智慧神?机缘......?”苍越沉吟,“若是有所得,倒也不失为一件妙事。这里还剩下三个,便是精忠你要完成的任务吗?”

“正是啊...”捧着青玉茶杯舍不得松手,瞄了一圈在座的人,史精忠恶向胆边生。“温皇前辈,听闻您最近很是闲慌,说不定正缺一场机缘呢。师尊的机缘汤圆几率难断,您可有兴趣挑战一下?”

抬抬眼皮,温皇眼中冷光划过:“晚辈,要知道,男神是禁不起挑衅的生物。”

史精忠肩膀一垮:“......哦。”

“不过,机缘这东西,倒是可遇不可求。”话锋一转,温皇隔空摄过大碗,“既然有现成的便宜,还是占一占好了。更何况,智慧神的便宜,嗯~我喜欢占。”

对于最后半句话充耳不闻,史精忠微笑道:“红黄蓝绿紫,蓝色给了修儒,红色给了银燕,温皇前辈想要什么颜色的呢?”

温皇一笑,悠悠道:“谁说我要吃了?”

“嗯?”史精忠一愣,心思转念间立刻眼皮一跳,果然就见温皇一扇子柄敲醒了千雪孤鸣,趁其暴躁怒吼之时一个荧光黄就给怼进了嘴里。

“唔?五唔五呜五呜唔?”千雪惊问。

“没什么,一个汤圆。”温皇答。

这是怎么听出来的?史精忠沉思。

不过两息,嘴里汤圆刚刚进肚的千雪就“嘭”地一声原地消失了。

“哎哟?”温皇眼睛微微睁大一点,“被炸掉啦?”

捕捉到那双小眼睛里一闪而过的趣味,史精忠默默地往苍越身边挪近了些。

“呃...”苍越转头,脸上有些无语,“精忠可知王叔落脚何处?”

史精忠点头,“师尊的循灵镜可以找到。”

“那苍狼冒犯,可能要去拜访一下智慧神了...”说着苍越眼里浮现一层哀伤,“祖王叔限定王叔抄神界神经九篇的日期,就是今日了。若是王叔没有交出作业,作为监督的我就......”

被他心有戚戚然的气氛感染,史精忠也一同担心起来。

“那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师尊。”

“不急,”苍越随他一起起身,“这里毕竟是化狼族地,此去倒要多番费事。不如你直接将任务完成,由智慧神将你接引回去更快。”

史精忠点头,“有理。那便劳烦苍狼你随我再走一走了。”

替他将碗带上,苍越微笑颔首:“乐意之至。”

两人向温皇行了辞礼,便并肩向化狼族地外走去。

“希望赶紧碰到最后两个有缘人......”史精忠暗自祈祷。

出了小树林,绕过小山峰,两人边走边聊,气氛一片和谐。

忽地一阵地动山摇,蓝色神光与金色神光对撞成团,气势惊天动地。感受到其中熟悉的气息,史精忠与苍越俱是无语。

“父亲和胄神又打起来了......”

“是啊......”

两人相视摇头,决定还是暂时不过去的好,免得被无辜殃及。哪成想他们要避祸,祸事却硬要自己找上来。

一袭白衣随着主人的奔跑猎猎作响,史艳文冲着前方一人大喊:“小弟,别执迷不悟了,挑染是没有好结果的!你知道染发对身体伤害多大吗?”

胄神头发披散,神色狰狞,一边怒吼一边以手做梳耙头发,脚下速度却是不慢:“关你屁事!!!”

“小弟!”

“滚!”

眼见二人一前一后正是向着这边冲刺,史精忠连忙拉着苍越往旁边跑。跑了几步想想应该差不多了,回头一看,胄神竟追着他们过来了!

“什么情况?!”史精忠大惊,脚下也不敢停留。

苍越跟着他一起跑,跑着跑着倒还赶超了他,变成他拉着史精忠跑了。

远远看去,就见当先两人互相拉扯着拼命甩蹄子,中间一个披头散发形似恶鬼的人紧紧跟上,最后又有一白衣身影飞速追赶,像是接力大赛一样热烈得不得了。

直到史精忠实在跑不了了,揪着苍越的毛领子直喘:“停停停、停下。话说、我们为什么要跑啊?啊?我怎么不懂啊?”

苍越面带茫然,“不是你要拉着我跑吗?”

史精忠噎得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恨然瞪向身后:“不跑了,阎王干架还欺负小鬼吗!生气!”

胄神藏镜人一路跑到跟前,杀气腾腾问道:“两个小子,跑什么跑?!”

“不是您要追我们吗?”

“明明是你们要跑我才追来的!”

谁见你这个凶神恶煞的样谁都得跑啊!史精忠委屈。

气未喘匀,又听月神史艳文遥遥招呼:“精忠,你也在。正好,快把你叔父拦下。”

史精忠一激灵:北啊您是要我去死啊...

好在胄神气度大,并不把两个小子放在心上,怒哼一声继续转身逃跑。史艳文这时追到身边,对着史精忠叹一口气,“你叔父真是让人操心...咦,这是何物?”问得正是奔跑途中由苍越代劳端着的那碗汤圆。

史精忠解释一番,就见史艳文伸手挑起红色汤圆吃了下去。

“父亲?”

“嗯,我感觉,此物对我有大用...”话音未落,人已经原地消失。

不出片刻,远方胄神怒吼震天:“史狗子,你作弊?!离我远些!不应该啊!!!”

两个年轻人面面相觑,苍越由衷赞叹:“真不愧是史艳文。”

史精忠谦虚的点点头。

“就剩最后一个了。”望着大碗中仅存的紫色汤圆,史精忠眉头一松,笑道,“真是笨啊,我们两个。”苍越一愣。

“你看,明明你就有现在很想去的地方,这汤圆要是一开始就给你吃一个,现在说不定都已经找到千雪王爷了。”史精忠笑着摇头,“失策啊。”

然而苍越却并没有露出恍然的表情,见史精忠示意他可以吃掉最后一个,眼里有些不明意味的情绪。不过他倒也不推辞,大大方方就将汤圆吞吃下肚。史精忠微笑着对他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

“嗯?”望着苍越的笑脸,史精忠疑惑。“你怎么还不炸?”

苍越微微歪头,向前半步更加靠近他,轻声回答:

“可能,这里就是我最想去的地方吧。”


评论 ( 6 )
热度 ( 43 )
  1. 木有药丸山鸟 转载了此文字
    比哈特我鸟。九月基本已经被工作压傻了的我_(:з」∠)_。 蹭着鸟儿的粮祝大家中秋快乐,祝自己加班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