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苍俏】兔子先生,请跟我回家吧

呜!请赐我一打兔子吧!

木有药丸:

 就是很平淡的一个小故事,童话原型是玛格丽.威廉斯的《绒布兔子》,


十分可爱的睡前读物,推荐给大家,比心。


@山鸟   接好_(:з」∠)_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七夜.兔子先生,请跟我回家吧




1.


俏如来知道自己是只兔子,一只不会说话不会动的绒布兔子,他和许许多多玩具一起呆在商店的玻璃橱窗里,等着谁将他们带回家。


身边的玩具陆陆续续被带走,俏如来安静地蹲在玻璃橱窗里,看着外面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每个人都步履匆匆,神色漠然。


大雪纷飞,又到了人间的新年了。


当那张面团儿似的小脸贴到玻璃上来时,正在思考兔生的俏如来被唬了一跳,虽然他无法用任何肢体语言表达自己此刻遭受的惊吓,但他还是努力地试图用眼神向这个小家伙传递一下不满的情绪,即使只是一只玩具,他也是有尊严的。


小男孩肉嘟嘟的手掌贴在玻璃上,蓝色的眼眸里倒影出点点星光,他笨拙地跟俏如来打了个招呼:


“你好呀,兔子先生。”


一点都不好。除非你带我回家,让我在暖烘烘的壁炉旁啃一颗又香又脆的胡萝卜,哦对了,说起来胡萝卜是什么味道?自己从来没有品尝这种传说中美味食物的机会。


俏如来有点郁闷地想。


“爸爸,我想要这只绒布兔子,可以吗?”


小男孩似乎是迟疑了一下,才鼓起勇气般拽住了身边一个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大人的衣角,微微咬着的嘴唇泄露出一丝不安和紧张。


“苍狼,你将来是要继承公司的人,心思放到学业上,不要还沉迷这些小孩子的东西,快些上车去,今天晚上的钢琴课要开始了。”


“可是......”


被唤作“苍狼”的小孩似乎还想为自己小小的心愿争取一番,却在父亲严厉的眼神中低下了头,低垂的睫毛颤颤巍巍,看上去颇有些委屈。


“拜托啊大哥,苍狼本来就还是个小孩子好不好,你别老这么凶他!”


一旁略年轻些的男人有些看不下去了,一把将低头不语的小孩抱起来,用力揉了揉他的头:


“苍狼乖,回去后叔叔给你买遥控汽车和飞机模型好不好,很大很漂亮!一定比这只兔子好玩儿!”


“千雪,他都是给你们惯的。别磨蹭了,走吧。”颢穹孤鸣狠狠瞪了弟弟一眼,自己先行往停在不远处等了许久的私家车走去。


苍越孤鸣搂着叔叔的脖子,眼神依旧停留在玻璃橱窗内那只雪白的绒布兔子身上,小声道:


“可是......我只想要这只兔子......”


呼啸的风声很快将苍狼的声音淹没了。


雪下得更大了。


街道上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昏黄的路灯下,枯瘦的树木影影绰绰,俏如来心里叹了口气:他还挺喜欢刚刚那个面団子一样的小男孩的,他有一双温柔的眼睛,凝视自己的目光澄澈又充满善意,俏如来甚至有种错觉,在他的眼中,自己说不定,就是只真正的兔子呢。


这样想着,俏如来内心又多了几分安慰。


       


       这样的天气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生意了。


玩具店的老板史艳文瞅了一眼漫天飞舞的雪花,正要上前关门的时候,一个穿着华丽狐裘的人出现在了店门口,来人面色带着些苍白的病色,唇边的一抹笑意浅淡而温润:


“不好意思老板,耽误您片刻,我想要买一个玩偶。”


史艳文愣了一愣,马上道:


“没关系,请问您喜欢哪一个?”


那人几乎是没有犹豫地径直走到橱窗前,指了指角落一只雪白的绒布兔子道:


“就是它了。麻烦老板帮我包起来吧。”


 


2.


俏如来躺在精致的礼品手提袋里时,还有些懵懵的。


他的两只前爪爪间被自己那个笑容温和的老板塞了一个小苹果,说是送给他那未见面的小主人。买了自己的男人低低地咳嗽了两声,伸手捏了捏俏如来软软的绒布长耳朵,笑着道:


“我们家的小苍兔以后就拜托你了。”


俏如来懵懵懂懂地想着:


主人似乎也是同族,苍兔,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兔子?


他的耳朵是用什么颜色的绸缎缝制的?他的棉花有自己的软吗?


俏如来是被一双温暖的小手从礼品袋子里抱出来的,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这个同样一脸惊喜的孩子,正是白天那个失望离开的小男孩。他的小脸蛋因为激动而红扑扑的:


“谢谢祖叔叔!”


苍越孤鸣紧紧抱着怀里的绒布兔子,羞怯地伸出一只手握住了竞日孤鸣的手指。


“乖苍狼,这只兔子以后就是你的朋友了,你要好好照顾他呀。”


“嗯!!”


苍越孤鸣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俏如来被安置在苍越孤鸣的枕头旁边。紫色的头发轻柔地贴在俏如来的三瓣嘴旁,苍越孤鸣握着俏如来的一只爪子,带着笑意入睡了。


夜色深沉,繁星璀璨,银色的月光将房间内照得通亮。


即便以前在玩具店中,俏如来也是百里挑一的聪颖玩偶。知道如何躲避自己不喜欢的顾客,还是其他玩偶求助和诉苦的对象。


听着身边小孩绵长的呼吸声,俏如来开始细细打量这个陌生的新环境。简洁到近乎沉闷的设计,单色的檀木书桌,墙壁上没有任何小孩常见的动漫海报之类,书柜里满满的都是各种书籍和题册。一尘不染,整洁得像个工作严谨的大人。


怎么看都不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该住的地方。


沉思中的俏如来突然听到了一个低沉而慵懒的声音:


“噫~~新来的?”


俏如来下意识地寻找着声音的来源,那个声音却又响了起来:


“别找了,我在右墙角的柜子里。”


俏如来终于将目光定格在了墙角柜子中一抹蓝色的影子上。透过玻璃门柜,那个圆滚滚的蓝色萝卜玩偶正带着某种意味深长的表情盯着俏如来,几根仿真的萝卜须须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喜感,俏如来乖巧地打了个招呼:


“前辈好。”


萝卜轻笑了一声:


“你这只兔子倒是甚合我眼缘,不如跟我回家做我女婿吧。”


俏如来微微脸红:


“咳咳,谢......谢谢前辈厚爱,但是我要陪着苍兔的。”


“啧,真死心眼儿。呆在孤鸣家有什么好的,不如跟我回家,我楼里什么好吃的都有。”


俏如来在意识中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虽然他从没有进食过,却对一切食物有着天然的好奇:


“呐,前辈家里都有些什么好吃的?”


“萝卜糕,萝卜汁,萝卜干和萝卜丸子。”


“......”


 


两只玩偶的对话没有继续下去,因为俏如来身边的苍越孤鸣嘟了嘟嘴,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伸手揉了揉眼,茫然地在房间内四下看了一番,自言自语道:


“为什么我好像听到有人说话......”


两只玩偶默不作声,俏如来却觉得,那只萝卜玩偶的表情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


错觉吧?


毕竟他们都只是严格意义上来讲并没有生命的玩偶而已。


一片静谧,小苍狼又重新缩回了被窝中,将俏如来抱进怀里,睡眼惺忪地在兔子琉璃色的眼睛上亲了一口:


“兔子先生,我们睡觉吧。”


虽然只是一只绒布兔子,俏如来却觉得自己脸红了。


他选择性地忽略了墙角那一声意味深长的“噫~~~~”


 


3.


俏如来,玩具界的翘首,做工精良的绒布兔子。


自从他的小主人苍越孤鸣将他带回家之后,俏如来就开始了一种无比奇妙的兔生。不得不说,这在俏如来诞生以来的时光里,是十分新奇而温暖的体验。苍越孤鸣有个小名儿叫苍狼,但那个买了自己送给他的叔叔唤他“苍兔”。俏如来想了想,觉得还是苍兔比较好听,听说狼是会吃兔子的,但如果叫苍兔的话,就会让俏如来生出几分两人更为亲近的感觉。


苍越孤鸣应该是个很孤独的小孩吧。


俏如来这样想。


他每天的课程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做完作业还要去学钢琴学各种,有时候明明疲惫得不行,却总是倔强地抿着唇,像个优雅而矜贵的小王子。


这一天,颢穹孤鸣带着儿子出席了一场隆重的酒会,苍越表现得乖巧得体,令颢穹孤鸣十分满意。


总算被揪着认完了一堆叔叔阿姨,苍越孤鸣独自溜到了酒会别墅的后花园里,他垮下小脸,从书包里把俏如来抱出来,戳了戳他的长耳朵:


“兔子先生,我想回家去了,这里好吵。可是,爸爸会生气......”


苍越孤鸣撑着下巴坐在花园的石凳上,皱眉的样子看得俏如来有点揪心,真想伸出爪子去帮他揉一揉。凉凉的月光洒了他一身,俏如来被安放在他旁边坐着,还被苍越折了一朵蔷薇放在头上,看上去有些滑稽。


这静谧美好的氛围很快被一个不速之客打破了。


树丛里突然钻出个蓝头发的小男孩来,头上还粘了两片叶子,正颇有兴趣地盯着苍越身边的绒布兔子看,苍越孤鸣本能地警惕起来,伸手搂紧了俏如来,回以一个自以为很凶但其实并没太大震慑力的眼刀。


他记得这个小孩,是来自海境的小太子。


“苍越!我拿这个珠子换你的绒布兔子好不好?”


北冥觞跳出来,把一颗戏珠伸到苍越孤鸣面前,声音里带着蛊惑:


“你看这个珠子多漂亮呀,你可以拿去逗小姑娘,保管有用!”


“不。”


苍越孤鸣看都不看那颗华丽的珠子一眼,惜字如金。


“换嘛换嘛,要不我玩两天就还给你!”


北冥觞嘻嘻笑着凑了过去。


“不......不换。”


苍越孤鸣语气坚定,抱着俏如来退后了两步。


北冥觞失望地收回戏珠,不过他向来看得开,很快就将那点小情绪抛诸脑后了,正要热情地邀请苍越孤鸣一起去宴厅吃栗子蛋糕时,就听到了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


“苍狼,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只是一个玩具,你刚刚太没礼貌了。”


将两个孩子的对话听了八九分的颢穹孤鸣显然对儿子刚刚的表现十分不满,欲星移和北冥封宇是来自海境的贵客,他们家的小公子若在自己的宴会上受了什么委屈,传出去怕是很不好听,颢穹孤鸣伸手去拉苍越怀里的俏如来。


苍越却敏捷地闪开了,他微微低着头,一如往常乖顺,却又无声地表达着自己的抗议。颢穹孤鸣气得吹了一下胡子:


“苍狼!”


“颢穹叔叔,我就是和苍越说着玩儿的,您别生气啊!”


北冥觞敏锐地嗅到了父子俩之间沉默的硝烟味道,赶紧机智地出来圆场。


颢穹孤鸣闻言,脸色微微缓和了一些,对北冥觞笑笑:


“真是不好意思,犬子不懂事......”


话没说完,手机便响了起来,颢穹孤鸣冲北冥觞歉意地点了下头,便走开去接电话了。


北冥觞瞅了一眼依旧低着头的苍越孤鸣,过去碰了碰他的胳膊:


“你爸走啦,我不会抢你的兔子的你放心吧!”


苍越孤鸣抬起头来,蓝色的眼睛里透出一种执拗的坚持:


“俏如来不是玩具,他是真的......”


“啥?”北冥觞没听清。


苍越孤鸣却只看着他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再说话。


被苍越孤鸣抱在怀里的俏如来,却因为这句话再次觉得胸腔里仿佛真的有一颗心脏,正在扑通扑通地跳起来。


苍兔他,相信自己是真的。


一只有生命的,真实的兔子。 


俏如来想起了玩具店老板之前给他们读的那个童话里的话:


“当一个孩子爱了你很长时间——不单是跟你玩耍,而是真正爱你时,你就变成真实的了。”(引自玛格丽.威廉斯《绒布兔子》)


 


4.


“前辈,您说......嗯,我们......可以变成真的吗?”


苍越孤鸣睡熟了,小手还拉着俏如来塞满了棉花的爪子,轻柔的呼吸轻轻扑在俏如来的脸上,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闻到苍越身上一点淡淡的甜香,大概是水果糖的味道。


玻璃柜里的萝卜玩偶懒洋洋地回答:


“不奇怪,等你遇到一个一心一意认为你是真的的主人,你自然会变成真的。我就是一个真正的萝卜。”


俏如来震惊:


“前辈,你在开玩笑吗?可是我从未见你动过......”


说完这句话俏如来自己也觉得不对,萝卜本来就不会动。倒是柜子里的萝卜玩偶自己低声笑了:


“哈,我只是懒得动而已。”


萝卜突然缓缓地挪动了一下,蓝色的须须晃了晃,突然,柜子门“啪”一下被撞开了,萝卜玩偶在地上滚了两圈,用绵软软的身体蹦了蹦。俏如来如果能发出声音,此时必然无法遏制自己的惊叫。萝卜玩偶的眼神似乎格外得意,像是在说:


“看,我果然是真的吧。”


床上的苍越哼了哼,揉着眼睛爬起床来,萝卜玩偶一秒恢复僵死状态,乖乖地躺在了地板上,苍越孤鸣小心翼翼地把萝卜玩偶抱起来拍干净说道:


“明天赤羽叔叔就要来接你回去了,你可别闹脾气啊!”


然后又踮着脚把他放回了柜子里。


 


重新躺回床上后,苍越拉着俏如来的爪子絮絮叨叨:


“兔子先生,你知道吗,赤羽叔叔出差前把萝卜大叔寄放在我家时,还偷偷跟我说过,萝卜大叔就是真的,小叔叔说他在逗我玩,但我相信的......兔子先生,你......也是真的吧?”


苍越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俏如来凝望着他宁静的睡颜,心里默默地想道:


你相信我是真的,那我一定会是真的。


 


孤鸣家的小少爷,有一只视若珍宝的绒布兔子。


他每天带着他一起看书,一起睡觉,为兔子准备了柔软的毛球玩具和胡萝卜,甚至写功课的时候,这只叫俏如来的兔子也被端端正正地放在书桌上,无声地陪伴着他。


颢穹孤鸣一开始对儿子的这种行为甚为不满,直到后来自家的长辈竞日孤鸣劝道:


“颢穹,你大可不必对小苍兔这么严苛,人总得有那么一两件无法舍弃的东西,尤其是生在我们这样的家族。”


竞日孤鸣笑着抿了一口茶,颢穹孤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眸子一瞬间变得幽深,半晌后叹道:“我听叔叔的。”


抱着兔子睡得正香甜的苍越孤鸣全然不知,自己的祖叔叔已经为自己无形地化解了一场危机。


而随着两人相处的时间越久,俏如来越发觉得在自己身上开始出现一些细微而奇妙的变化:比如,他的胸腔里开始渐渐充盈起鲜活的气息,他的小爪子开始能做一些微小的动作,他开始能隐约闻到胡萝卜的香味......


 


5.


一转眼,俏如来已经陪伴了苍越孤鸣三年时间。


年少的苍越孤鸣被父亲送往遥远的异国他乡求学。他很自然地将俏如来也放到了贴身的背包里。


很快,苍越孤鸣便在学校里小有名气了。


那个来自苗疆的小男生,长得十分好看,待人温和有礼,只不过每天晨读的时候都要抱着一只绒布兔子,看上去真是......


格外的萌!!


 


宿舍的起火十分突然,可见在宿舍不要违规使用电器是很重要的(喂喂注意画风o(╯□╰)o。)


学生都被紧急驱散,幸好扑灭及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正巧出门去买晚饭的苍越孤鸣幸运地躲过了这场大火,周围的同学诧异地看着这个向来腼腆斯文的小男生倔强地想往宿舍里跑。老师拦下苍越,温柔地安慰道:


“苍越,太危险了,不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你都不能进去。”


苍越却只是怔然地看着宿舍的方向,低声道:


“兔子先生还在里面......”


老师一愣,兔子先生?旁边的室友帮着解释道:


“老师,那是苍越最喜欢的一只绒布兔子。”


老师心里松了口气道:


“别难过了苍越,老师送你一只和你那只玩具一模一样的绒布兔子好吗?”


“谢谢老师,不用了。”


苍越孤鸣低下头,礼貌地拒绝了。


老师离开的时候似乎听到那个乖巧的孩子轻轻说了一句:


“怎么会一模一样呢,兔子先生,是唯一的......”


老师笑着摇了摇头走远:到底还是个小孩子。


 


深夜时分。


一个小小的身影偷偷从学校安排的临时住处跑了出来,混在一对准备去酒吧的年轻夫妇后面出了酒店,成功地瞒过了保安的眼睛,一路飞跑。凭借无害的外表和绝对诚恳的理由,苍越得到了宿管的允许,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宿舍。


苍越孤鸣不死心地在一片狼藉中翻找,一只绒布兔子,早就烧成灰烬了,哪里还能找到?白净的小手染上了污泥和划破的血迹,不知过了多久,小孩终于认命地坐下,低垂着头,身前的地上,小小的水洼一点点晕开。


突然,苍越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少年的声音:


“苍兔?”


苍越孤鸣惊讶地转过头,小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实在狼狈,眼前的少年白衣白发,戴着一个兜帽,金色的眼睛却透出一股莫名的熟悉。


有什么东西,在苍越的心中呼之欲出。


少年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上前了几步,慢慢扯下自己的兜帽:


“呐,大概是这个身体我还不怎么熟悉,耳朵还不能自如的收回去。“


兜帽下,是一双毛绒绒的长耳朵。


苍越孤鸣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他依然小心地确认了一遍:


“俏......俏如来,你是俏如来对吗?”


这是苍越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白衣的少年点点头,正想再说点什么,对面的小孩已经一头扑到了他怀里,清瘦的少年被撞得差点摔倒,后退了几步才站稳,苍越抬起头,似乎觉察到自己此时的脸可能不大好看,于是慌乱地去伸手去擦,却越擦越脏。


俏如来笑了出来,伸出手轻轻地帮苍越一点一点擦净了脸上的污渍。


“兔子先生,我就知道你是真的......”


俏如来揉了揉哦苍越的头:


“因为你一直相信我是真的,所以,我也要努力变成真的,不然怎么继续陪着你。”


苍越孤鸣羞涩地绽开微笑,牢牢拉住少年的手:


“那,兔子先生,请跟我回家吧。”


                                                                                                 THE END


 



评论 ( 2 )
热度 ( 89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