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海的崽【苍俏童话】

为了能一起过七夕,wuli大王又熬夜肝文,搓一把狗头

大家七夕快乐~

第五夜请移步 @木有药丸 主页http://illusionan.lofter.com/post/1cc8d300_bf308f3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六夜.海的崽

 

1.

东方大陆的边缘有一片海,名叫很大海,人们说,那里有世界上最好看的蓝,和最神秘的深渊。但那海底并不是一个恐怖黑暗的地方,美丽又广阔的海中平原,坐落着安详幸福的人鱼王国。

这一届的人鱼王史艳文是一位受鱼爱戴的明君,他温文儒雅且智慧超群,待鱼不分河海贵贱,皆是谦虚有礼,让鱼们感受着海带拂面般的亲切。在治理国家上,他更是犹如节奏大师一般,将人鱼王国的全方位发展带出一波新高潮。基于史艳文出色的成就,王国上下的臣民对其十分拜服,以至于史艳文的子女从小便受到万众瞩目。

这里,有三位王子和一位小公主。在王国的规定中,每当一只小人鱼年满十六,就可以浮出海面去看看上层的世界。大王子史精忠是四兄妹中第一个出海的。

“干燥的泥土上全都是房屋,高的,矮的,红的,白的,都很好看。”略微悬浮于水中,史精忠手捏一根小珊瑚在白沙地面上画图,细沙一缕一缕地顺水流动,轻纱一般好看。

史菁菁手托下巴,一张小嘴砸吧个不停,“红房子是珊瑚墙吗?白房子是贝壳墙吗?高房子有珍珠顶吗?矮房子开着海葵花吗?”

身后坐在阔叶珊瑚枝上晃荡的银燕撩起鱼鳍,十分得瑟:

“二哥,看我今天偷摘的海葡萄。”说着伸手将被水草绑在腰上的海葡萄拿下来,撸起一个就要往史仗义嘴里塞。

“别...,”小空伸出一根指头推开嘴边的手,“一股草腥味儿。”

“咦?有吗?”将信将疑地提起来闻了一下,皱眉先锋史存孝眼光凌厉:“剑无极这个骗子!他还说用水草包过的海葡萄会更甜!”

再一次被三哥粗犷的声音打扰到听故事的兴致,史菁菁十分不高兴,刷刷刷摇着尾巴凑上来,

“哥啊你是不是傻?早说了隔壁岛上的鸟人们不可信啊,你还老是被骗,要是哪天有人跟我说你被啄上岛了我都不稀奇!”

被妹妹吼得七荤八素,银燕先是一愣,随后委屈一哼,脸也扭到旁边,用自以为很小的声音嘀咕:

“我可聪明了......”

慢悠悠游过来的史精忠一手一颗鱼头揉吧揉吧,弯腰坐到史菁菁身边。

“小妹,很紧张吗?”

“...还好啦。”

明天就是史菁菁的十六岁生辰,届时,会由史精忠亲自带她去海上的世界。

从史精忠之后,史艳文建议,剩下三位弟弟妹妹的旅程,就由大王子保驾护航,所以史菁菁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只是,我想再知道的更多点,关于上层世界的故事。”

“嗯...那这样吧,”偏头看了两个弟弟一眼,史精忠笑眯眯道:“难得人这么齐全,不如让银燕和小空也给你讲一讲他们的海上经历吧~”

听完这话,史菁菁拖长的音调里弥漫着嫌弃:“一额,二哥讲故事...一额......”

“那小空讲吧?”

“我...?”小空十分迷茫,“我上去的时候,是冬天。额...天上都空空的,海面也空空的,沙滩也空空的......”

银燕立刻正襟危坐,挺直了鱼尾巴:“我知道,这就是巫师讲课时讲到过的那个,四大皆空。”

史菁菁:“...这才三个呢。”

“还加你二哥啊!”

史菁菁咬唇猛砸树干,心里懊悔不已:我干嘛要接这话茬?!

 

太阳的紫色变得越来越浓,史精忠甩了甩尾巴,拉着史菁菁下树,“天色不早了,今天早些休息吧?明天带你去海面上看日出,红色的太阳。”

“红色的太阳!”史菁菁两眼放光。

目送两人走远,小空踌躇半晌,犹豫出声:“银燕,明天...我们也去吧?”

“二哥你想去海面吗?那就去吧!”银燕一个华丽的壮汉式旋转摆尾,拍断半截手臂粗细的珊瑚枝,“放心,我保护你!”

小空:“......好嘞。”

 

通红的太阳一寸一寸爬出海平线,渡了两鱼满面的红光,看上去喜庆极了。

史菁菁显然是第一次见到太阳的本色,立刻就被这种海底难见的艳丽征服了。

“天呐,她这么可爱,红红的,又大,又软~”

又软?

史精忠眨眨眼,安静微笑,装聋作哑。

“当一位公主在散发文艺情怀时,请不要傻乎乎的去打断她,无论她是人还是鱼,或者牛。”——沃·林士边德【注】

 

“嘟呜——”背对着朝阳向这边漂来一个黑影,发出长长的像是放大了很多倍的海螺的声音。它的速度很快,海面上被掀起了一卷卷白色的浪花。

“那是轮船,人类坐在上面。”见史菁菁好奇的眼神望过去,史精忠轻声解释道。

“我们可以去那边的礁石丛藏起来看。”示意她跟上自己游向身后黑黢黢的小礁石丛,史精忠敏感地抽了抽鼻子,感觉风里的味道有些不对劲。正准备问些什么,一旁却传来史菁菁惊诧地叫声:“大哥!那是什么?”

转头一看,史精忠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

刚刚还晴朗明媚的天空,却被一团来得诡异的乌云迅速遮蔽。乌云后面,跟着一支盘旋扭曲的龙卷风。风中的泥土味道越来愈浓,微澜的海面逐渐变成波浪滔天。

响彻天空的涛声中,史菁菁呸了一口水,喊:“大哥,那个轮船好像要倒了,怎么办?”

遥遥望去,轮廓高大的船只在风浪中摇摆不定,脆弱得不知所措,仿佛就快被海水吞没。史精忠倒是还记得人类不能在水中生存,于是掏出一根水草结绳将史菁菁的手腕与自己绑在一起,带着她一个猛子果断地扎进了水,奋力向那边游去。

 

2.

托着这颗深蓝色的头往岸边游去,史精忠心里一阵焦躁。

在风暴中心救人,饶是人鱼也有些力不从心。将能捞到的人都捞起来放在浮木上后,史菁菁居然以不方便活动为由解开了水草,独自游到船的另一边去捞人了。史精忠觉得不妥,一边救人一边想追上小妹早已消失的身影,怎奈翻滚的海水和混乱的船体碎片形成了不小的阻碍,找了一会儿,又看到上方海面正有一条死鱼般的身影沉落下来,他只好咬牙先向那人游去。

也真是这个人类够倒霉的,落下的方向竟然有一个小漩涡。身为大王子的史精忠并没有如小弟小妹般的天赋强健体格,只能默默使出掰蚌壳的力气将人往外拉扯,被这小漩涡搞得十分憋屈。

等到终于在拔河比赛中险胜后,作为被拔的那根绳子的人类已经白眼朝天翻了,史精忠连忙托着他的脑袋浮上海面。

左右一看,一人一鱼竟然被漩涡带得偏离了原来的海域,一片陌生的小树林横在不远处岸边。

史精忠绞劲脑汁也没想到这是哪儿,鉴于怀里还有个半死不活的人类,也不能回去找史菁菁,思索片刻他便带着人向岸边游去。

到了临岸的浅水区,正愁着怎么把人放上去呢,一波大浪兜头打来,哗啦一声就将史精忠拍上了岸。史精忠连忙撑起身子,将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类从沙土里抠出来,脸朝上铺好。

“死了吗?”拍拍那人满是沙子的脸,史精忠发现这是一个还很年轻的少年人,看年纪应该和小妹差不多,穿着也是华丽非常,想必在人类的国度中也是一个倍受宠爱的孩子。真是遭罪呢,也不知道小妹现在怎么样了。挂念着小妹,对于眼前这个人类便生出了一点怜惜的感情。

摸了一把他冰冷的嘴唇,史精忠觉出了点危机感。

这情况似乎不太妙啊乖乖。

事不宜迟,回忆着巫师曾经在上层世界普及课里提到的人类知识,史精忠转着手腕,欺身压上,“嗵!”地一拳砸在那人胸口。

没反应?继续。

左手方起,右手便落。一拳又一拳,嗵声不绝于耳,惊起一滩鸥鹭。

不知锤了有多少功夫,只见那人类跟条电鳗妖怪一样突然开始抖抖擞擞起来,一边抽搐一边口吐白沫,模样十分凄惨。史精忠吓了一大跳,怕他抖死自己,连忙尾巴拍地腾空跃起,“哐”地整条鱼砸在那人身上,一边还两手掐住人家脖子想将他压制下来。

现场一片混乱之际,小树林中传出一声暴喝:

“呔!何方妖怪,竟敢在此行凶!”

 

苍越孤鸣醒过来时,只觉得肚子里装满了水,晃晃悠悠如十月怀胎。

“咦,醒了?”身后有人惊异出声,随后一把味道奇异的草叶塞进了嘴里。

“嚼一嚼。”苍越孤鸣听话地嚼一......

“呕——!”

一肚子咸腥的海水就这样浩荡非常的吐了出来,瞬间,这个林间小屋便充斥了海景房的风味。

蓝衣医者欣慰感叹:“很好的哈,吐出来就没事了。那个谁,你照看着点儿人,我要去送饭。”

苍越孤鸣随着他的吩咐往后看去,正见一个装满了水的大石槽里亮晶晶的人鱼正在吐泡泡。

史精忠:“......噗噜。”

史精忠讪讪地探出头来,“额,你感觉好些了吗?”

懵懂地晃晃脑袋,苍越孤鸣有些迷幻。

“我...这是哪儿?”

听出了他言辞中地踌躇,善解人意史精忠立刻面带微笑安抚道:“你的船在风暴中被摧毁了,我将你带上岸之后刚好碰到这位冥医医师,现在我们在海边的一个小树林里。”想了想,他还是礼貌地做了个自我介绍:“我是人鱼国的史精忠。”

目不转睛地盯着史精忠泡在水下的大尾巴,苍越孤鸣喃喃:“原来真的有人鱼国啊...我还以为落水前看到的那个女孩是幻觉呢。”

“女孩?”难道是小妹?!史精忠立刻有些激动起来,“请问你看到的是不是一条尾巴有黑色鳞片,头发乱糟糟一点都不秀气的人鱼?”

苍越孤鸣使劲回忆,“好像是的,我记得她力气很大,提起一个人随手就抛上了船板碎木。”

史精忠高兴地一拍水,“对了,那就是我妹妹没错!”说着就要往外翻,“看你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了,那我就回去找小妹了。”

苍越孤鸣眼皮一跳,连忙出声阻止:“你这样怎么回去啊?外面不是小树林吗?”

“哦......唉...~”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并不能在空中摇摆,史精忠苦恼的瘫回石槽。

“嗒嗒嗒。”敲击木头的声音响起,冥医走之前并没有将门合拢,现在,那条门缝正再渐渐变宽。

嗒嗒嗒嗒响了半天,一人一鱼终于看到,一只红得发黑的小螃蟹正努力的想要挤进门缝里来。

这个粗犷的配色,史精忠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是小元元吗?啊这是我小弟养的宠物,别怕。”后一句是特地转头去解释给脆弱的人类听的。

滑到石槽靠门的那端,伸手将小螃蟹大钳子里夹着的小海螺拿下来,放到耳边,史精忠听着听着就皱起了眉。

“小弟说,水母们闻到小妹受伤的味道了,但是小妹不在海里。”

苍越孤鸣一愣,反应过来那海螺兴许是一种传声工具。见史精忠浅色的眉毛拧得死紧,满是自责的味道,不由出声安慰:“如果不在海里,说不定是上岸了呢?她救了很多人,就算受伤了,人类也不会将她置之不理,可能是将她接上岸去疗伤了。”想了想,他眼睛一亮,“对了,那船上都是我国的贵宾和军士,说不定我回去之后可以帮你打听到她的下落。”

史精忠立刻精神一振:“真的吗!那船上的人你都认识?”

“唔,倒不是都认识,不过应该难不倒我...你就相信我吧,就算是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也会尽力去找的。”

“啊,这个...”回忆起冥医斥责他宛如谋杀一般的救助手法,史精忠一时有些不好意思面对少年清澈的眼睛。“救命恩人我担当不起,还是多亏你命大......”

苍越孤鸣一本正经地强调:“不不,你救了我这是事实,请你不要再推辞了。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是苗国的苍越孤鸣。”

史精忠又是一惊,“苗国?是人类中会巫术的那个苗国吗?”

“咦,你知道吗?”苍越孤鸣有些自豪的笑起来,“对的对的,我们的巫术和巫药都可牛逼了。正好我这里还有化形药,到时候你可以吃了药变成人类,和我一起回苗国去找你小妹。”

史精忠愣愣浮在水面。

变成人类?要不要这么刺激啊...

 

3.

留下一段口信,小螃蟹带着海螺原路返回,苍越孤鸣在身上摸索起来。

“就是这个了。”一支盛满蓝色液体的小琉璃瓶被他抛进槽子里,史精忠两根手指捏着它,有些无措,“就这样喝吗?”

“对啊,一口闷吧,没味道的。”看着对方信誓旦旦的表情,史精忠略一犹豫,拔掉塞子一口闷了。

苍越孤鸣好奇的看他,“有感觉吗?”

“唔...有点痛。”刚一说完,鱼尾上传来的痛感陡然加剧,史精忠措不及防之下直接被刺激得尾巴一甩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近在咫尺的蓝眼睛吓了他一跳,回神一看,苍越孤鸣正红着脸起身递过来一套衣服,

“这是冥医给你找的衣服...咳、你已经昏睡一天了。”

史精忠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对于占用了病患的位置,他十分愧疚地道起歉来。

“别在意,你一点都不占地方,没有挤到我。”苍越孤鸣摆摆手,停顿一会儿,刚刚恢复的脸又开始泛红,嗫嚅着问:“那个...你要不要先穿衣服?”

人鱼需要穿衣服吗?当然不用。

所以史精忠会穿衣服吗?呃......

当史精忠挑挑拣拣扔掉上衣,一头栽进了长裤的裤裆时,苍越孤鸣终于看不下去了。

“这个是穿在腿上的,看我。”行动不便至今还半躺在床上的苍越孤鸣推开被子撩起自己的外袍,向人鱼王子展示裤子的正确使用方式。

“然后用这根带子把它绑住,固定在腰间。腰你知道吧?”史精忠点点头,胆大妄为地戳了苗国王子的腰眼子,“这里。”

“咳咳,别别动手。”苍越孤鸣捂着腰侧,脸上快能滴出血来。“然后穿里衣,开口在前,手分别放进两边袖管里......”

在史精忠的稀奇和苍越孤鸣的羞赧中,这一班国际穿衣速成课终于结束了。史精忠饶有兴致的爬下床,感受两腿行走在地上的脚踏实地的奇妙感。

见证了史精忠从一开始的寸步难行到逐渐掌握行走的技巧和方法,苍越孤鸣不禁为他惊人的学习能力感叹。看看,这才化形多久,都能跨步起跳空中旋转一周稳稳落地了,10分!

时间就在史精忠适应化人顺便等苍狼恢复身体的过程中流走着,转眼离海难发生已经过去了三天。临走前,为了感谢冥医的照顾,史精忠特地做了一大盆海鲜,示意冥医可以带去给那个谜一样的总是需要送饭的人吃。

郑重道别,两人终于踏上了去苗国的路。

 

一路上,史精忠极力劝说苍越孤鸣以后一定要同他去人鱼国做客,感受一下晃晃尾巴就能飘出去老远的自由飞翔感。末了一句总结:人类的腿,真的很没有效率的啊。

就这样没有效率地顺着冥医给的地图从拂晓走到擦黑,苍越孤鸣看着地平线上已经遥而可见的高大城门,深深叹出两口大气——

总算是到家了!

兴致勃勃地拉起史精忠拔腿狂奔,苍越孤鸣有心想要带这位国际友人去见识一下苗国风味,一路火花带闪电地冲上大街,见到一丛丛穿着熟悉的人类,苗国王子心里这叫一个亲切呀!

还没等好好抒发一下回归的感动,一群身着甲胄的士兵一拥而上就将两人团团围住:

“是王子殿下!”

“真的是王子殿下!”

“老天保佑!”

“苍狼王子!您可算回来了!”

“王上已经开始召集搜救团了,还好您回来了...”

就这样被一路关怀备至地送进了皇宫,史精忠全程当机不停:

这是哪里?

他们是谁??

这是干啥???

等到两人被一路接待着到了王储寝宫,齐刷刷如潮水般褪去了,苍越孤鸣才满面歉意地搓着手,“那个,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瞒你的。”他以为史精忠全程沉默是因他隐瞒身份而生气,然而史精忠这时才将将醒过神来:

“...啊?”

听他说了半天,史精忠终于了解了原委,立刻笑着拍肩,“我知道你不是故意不告诉我的。”毫不在意的样子让苍越孤鸣放下心来,紧接着就听他说了一句:“虽然我是人鱼国王子,我不也忘了说嘛。”

苍越孤鸣惊得一抬眼,正见他一脸“这很正常,这不是事儿”的表情,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你你你你是...人鱼王子?!”

史精忠点点头,“还是大王子呢。”

还是大王子!苍越孤鸣又觉得人生玄幻了起来。

人鱼国大王子这么好拐的吗?是我太牛逼还是对方太桃源?

国际友人的身份一曝光,瞬间就成了两国高层的不一般会面,苍越孤鸣觉得自己应该严肃以对。

“去逛街吗?”史精忠还记着赶路时苍越孤鸣一直叨逼叨逼叨的闲话。

“唔...逛吧!”

严肃地去逛街吧!

 

4.

最终并没能开始逛街。

苗国王上听说自己的儿子已经平安归来,连忙召开一场家庭会议。就一国王子如此轻易就受到生命威胁的问题该如何解决,众皇亲国戚一片热火朝天。

“不是我说啊,那可是被称为百年一遇的龙卷黑风暴,你用个‘轻易’的形容词你是认真的吗?”

苗王霸气一挥手,“这不重要!”

“这重要啊!!”千雪直接抓狂。

“要是拥有足够的实力,风暴算什么,苍狼你说呢!”感受到颢穹孤鸣凌厉的眼风,苍越孤鸣挺直腰板,义正言辞:“父王说的是。”

“哼!”

“哼毛线哼,瞅瞅你一脸傲娇那样!不知道是谁这两天急得要死哦。”及其恼火兄长这种让人捉急的性格,千雪大老爷袖子一甩走人了。

瞄了一眼苗王炸毛一般的大狼脸,再看老神在在的祖王叔还在那儿喝茶,苍越孤鸣心生退意,

“父王,将我从风暴中救起的恩人还在我宫中...”

“嗯?你的恩人?”颢穹孤鸣眼光一凌,“是谁这么有能耐,竟能从风暴里将你救出来?”他还当是苍越命大,自己漂上岸来的。

“是...是一个海边的居民......”谎话刚出口苍越孤鸣就后悔了,毕竟从没对父王说过谎,这一次却不知怎么直觉不能暴露史精忠的身份,只得临时编了一句。

颢穹孤鸣还欲再问,叮当一声脆响,却是竟日孤鸣放下了茶杯。

“苍狼这次大难不死,必会有后福倚身。王上也不要太过紧张,大祭司的预言,您还信不过吗?”

随即笑眯眯地将一脸迷茫的苍狼赶了出去:“将救命恩人扔下不管,可不是苗国的待客之道。”

苍越孤鸣想着那句大祭司的预言,一路心思重重地往回走,走到一半,突然诧异惊叫一声:“啊!”祖王叔刚才说苗国的待客之道,可是这附近海边的地界都属苗国领地啊。自己临时给史精忠编造了一个海边居民的身份...难道说祖王叔已经知道什么了...?

一件事接一件事,想得苍越孤鸣脑袋发昏。

“咦,苍越?你去哪儿啊?”被这一声唤醒,苍越孤鸣转头,正见史精忠白得发光的脑袋正伸出门来看他。再一留意,他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直接路过了寝殿大门。

讪讪地退回来进了屋,史精忠伸手探他额头,“你怎么这么恍惚啊,是冥医说的后遗症状吗?”

额头感受到史精忠比人类偏凉的体温,脑海里突地就涌现出史精忠刚化人形时不着寸缕与他躺在一起的场景,犹如一道炸雷从头轰到尾,苍越孤鸣只觉得本就飘忽的神识正在驾鹤西去。

“我的天......”史精忠眼含担忧:这崽看来病大发了。

等了半晌,见他始终没有转好地趋势,史精忠开始回忆冥医交代过的处理方法:

“如果有突发状况,尽量使病患保持安定状态。”

安定状态?

史精忠不带犹豫一记手刀砍向苍越后颈。

手起,人倒。

“然后观察患者一段时间,看看是否能在清醒状态下情况好转。”

史精忠将人拖到床上,盖好被子。想了想,将被子往下拉了一截,露出本来被遮得极严实的眼耳口鼻。

还好我还记得人类是用鼻子呼吸的。史精忠暗想。

就这样,初级医护工作人员史精忠坐在床边守了一夜,直到撑不住睡意一头栽倒在床边,也没等到“安定状态”的苍越孤鸣清醒过来。

翌日,苍越孤鸣带着因睡眠姿势扭曲而产生的浑身酸痛清醒过来时,正看见史精忠把脸埋在侍者送来清洗的脸盆里,吐泡泡。

“苍越,你终于醒了!”哗啦一声抬起脸来,史精忠欣慰地走近,上下其手左捏右摸,“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苍越孤鸣欲哭无泪:不舒服的地方可多了去了。

一封速报救苍越于水火之中。

“殿下,已经打听到了那位姑娘的消息!”昨晚抽着空让自己的密卫去打探史菁菁的下落,没想到这么快就有门路了。

史精忠一听找到小妹,也不玩水了,丢下脸盆子急冲冲地跟上带路的侍卫。

“我在城里多方打听,终于知晓有一位远方来的神厨似乎带着一个受伤的姑娘从海边回来,言辞中透漏出他们是海难中逃生而出的。并且之后我去核对了船上的宾客名单,确认有这位神厨无误。”

两人一听这消息靠谱,心里先是一松,随即苍越孤鸣却有些紧张起来,忙问:“是那位最爱收集稀有古怪食材的神厨吗?”

史精忠听到这话,思绪一顿,随即整个人都狂躁了,

“稀有食材?!”

这丫还想整个酸菜人鱼汤不成!

等到了地方,为了保住史精忠兄妹的人鱼身份,苍越孤鸣支开侍卫,只说前去询问一番。

站在神厨临时住的院子墙根下,史精忠急得想挠墙。

“史...精忠,你先别着急。再怎么说他也不过是个厨师而已,暴力,我行的!”在这么紧要的时刻完成一桩小心思,苍越孤鸣兀自镇定的安抚史精忠,“反正来也来了,总得闯闯看吧!”

“...嗯!走吧!”想到小妹很可能正在里面受苦,史精忠一咬牙,神色壮烈地起跳翻墙。

苍越孤鸣:......“唉不是,不是。这是什么情况?”大门不就在旁边吗?

正愣神,一声暴喝突然从墙内传出——

“小妹!”

苍越孤鸣心里一紧,连忙袍子一掀跟着翻墙过去,嘴里还慌张地喊:“精忠你别冲动!”

落地一看,这个十分萧条地院子中间正架着个大陶罐,下面柴火烧得很旺,史菁菁耷拉着头坐在罐里,生死不明。

 

 

5.

史精忠抖着声音唤了两声:“小妹?小妹?”

史菁菁一动不动。

霎时间,平地突起大风,吹的苍越孤鸣快睁不开眼。直觉身边人不对劲,苍越孤鸣一把揽住史精忠,带着他闷不做声只往前走。离得越近,史精忠身体绷得越紧,等到了离史菁菁一臂远的地方,苍越孤鸣终于松了一口气,风也很快停了下来。

史菁菁的胸口正在平缓的上下起伏。

“真能闹腾啊。”

两人抬头,一位身着奇特服装的女子不知何时出现,悠闲的靠在墙边啃胡萝卜。

“你是...神厨?”苍越孤鸣有些诧异。听闻这是一位跋山涉水游历天下的神秘人物,却没想到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慵懒的女人。

神厨慢慢站直了身子,好像那面墙对她有多么强大的粘黏能力一样,她费力地叹了口气,“这个人鱼,救我的时候被木板划伤了,后来跟我一起上岸之后很快就晕倒当场,我没办法,只能先把她带回来养伤。”

“养伤?”史精忠瞪着那口大陶罐,怎么看怎么想熬汤用的。

神厨尴尬的咳嗽一下:“那不是,医生说要泡药浴,我又不能把她带医馆去,找不到药浴桶,只能用这个代替嘛...”

这理由拿出来,两人一时间也是没了言语。

“......大哥?”少女细若蚊蚋的声音响起,史菁菁迷迷糊糊半睁开眼,很疑惑为什么大哥好像穿着人类一样的衣服。

捏了捏史菁菁还泛着苍白的脸颊,史精忠这一刻才终于放下心来,一时有些感慨的说不出话。倒是苍越孤鸣上前弯腰,细声细语地向少女解释着史精忠为了找她发生的一切。

两兄妹断断续续聊了许久,最后还是史菁菁不敌药力昏沉的睡了过去。

神厨告诉他们,这药效果十分不错,史菁菁的伤口已经接近痊愈,只要再煮两天把身体元气补起来,就可以随史精忠回海去了。

 

从神厨家出来,紧张担忧都一扫而空,史精忠只觉得这么多天压在心里的石头总算没有了,正想舒爽地甩甩尾巴,又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还是人类呢。

“对了苍越,我到时候回海该怎么办呢?”

苍越孤鸣有些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艰涩地回答:“只要喝下解形药就好了,到时候,我亲自给你调配......”

史精忠点点头,“那你记得把自己那份也配好带上啊。”

苍越孤鸣一呆,“我那份?”

看他反应,史精忠也跟着一皱眉:“啊,不是说找到小妹以后就带你去人鱼国做客的吗?”

沉默片刻,苍越孤鸣突然笑起来,伸手将额前的刘海撩到脑后,笑脸阳光般灿烂:“多亏你提醒啊,差点忘了呢。

“到时候,就要麻烦精忠招待我了。”

史精忠轻轻摇头笑道:“此次还要对亏苍越你这样相助,才让我顺利找回小妹,礼待你是无可厚非。”

苍越孤鸣眯了眯眼,“对了精忠,你们人鱼国的婚嫁年龄是多少?”

“嗯...十六吧。应该是成年就算做适宜婚嫁了。”

“哦,我今年十七,”苍越孤鸣算了算,“苗国是十八岁成年,我还差一年来着...再等一年......”最后半句声音有些小,史精忠没听清,歪着头将耳朵凑近一点,问:“什么?”

苍越孤鸣顺手帮他将滑落的白发别到耳后,笑得暖暖:“没什么,走吧,回去配药了。”

“好。”


评论 ( 7 )
热度 ( 41 )
  1. 木有药丸山鸟 转载了此文字
    写生回来就开始肝第八夜吧我鸟_(:з」∠)_。 如同教导主任一样的存在。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