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苍俏】小白俏的烦恼

既然如此,我要准备放一个儿歌歌单当诱饵,是不是可以同时捕捉野生的大珠子小白俏和吃瓜苍狼?!鸡冻!

木有药丸: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五夜.小白俏的烦恼




 七夕快乐。


@山鸟   醒来记得搬运你的第六夜!么么扎!


我差不多是条废鱼了。


本以为自己周末会十指如飞,日飙万字填完好几个脑洞,然而一切都是错觉_(:з」∠)_。


事实就是葛优状躺尸了两天,科科。




1.


从前,有个可爱的小少年,名叫史精忠,小名俏如来。他彬彬有礼,令人如沐春风,谁见了都喜欢。他的爹亲送了一顶白色的小兜帽给他,史精忠很喜欢,从此再也不愿意戴别的帽子了,加上他人也生的俊,便有了个外号叫“小白俏”。


史精忠的爹亲名叫史艳文,平时工作很忙,不过这孩子非常懂事,不仅不哭闹,还会帮忙爹亲照顾弟弟妹妹,是村里所有家长用来教育小孩的典范,也因此拉了不少仇恨。


 


这一天,史艳文忧心忡忡地把史精忠叫到跟前,给了他一个大食盒,叮嘱道:“来,精忠啊,这里面有你叔叔最喜欢的芝士蛋糕和葡萄酒,他最近和两个好朋友打牌一直输一直输,被怄病了,你代父亲去探望探望他。”


“好的爹亲。”史精忠拎起篮子乖巧地答道。


“《四个diao炸天的巫师》主演四人组正在进行九界巡回签售会,水陆空的票都不好买,只能委屈精忠你骑车去苗疆了。”史艳文拍了拍史精忠的肩,打心眼里觉得很对不起这个从没怨言的乖儿砸。


“放心吧爹亲,苗疆不算远,我去年和小空银燕还骑车去魔界玩过,银燕在那边还......”


“大哥不要suo!!”


旁边的史存孝眼睛瞪得溜圆,猛扑上来捂住了史精忠的嘴,很不幸地,他连着史精忠的鼻子也一起捂住了。


论力气,史家无人是史存孝的对手,更不用说三兄弟中最秀气的史精忠,即便他已经好好健身过,也有了牛逼的八块腹肌,但和自家三弟相比还是略逊了一筹。


“唔......唔唔......”


“大哥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你大声一点!”


“唔!”


“啊......银燕,你再不松手,亲爱的大哥就要被你捂死了。”


史仗义嘻嘻笑着在一边嗑葵花籽,史艳文无奈地笑了笑道:


“好了银燕,别闹了,快松开你大哥。他还要有正事要做呢。”


 


“你保证不跟爹亲讲在魔世那茬子事儿?”


“大哥刚刚只是一时口误,我保证不说你在那边早恋了。”


两兄弟迅速用眼神完成了一次交谈,史存孝长松一口气,这才松开了手。


 


“爹亲,这种要跑路的事情其实让我和二哥去就可以了,大哥不是还要去那个嗷数班上课。”存孝同学很体贴。


“你要去自己去哦,别拉上我。我一点都不想在大夏天骑个自行车去苗疆......”


“不用了,我去就行了。银燕你和小空赶紧趁着暑假补一下课,下学期不要挂科了。我已经给你们报了三师叔开的暑期全科目特别培训班,老熟人还打了七折。下周一就开课了。”


“WTF?”


小空很感动,然后朝他亲爱的大哥丢了一把葵花籽。


史存孝垂头丧气地瘫倒在沙发上,一点都不想再跟笑眯眯的大哥说半句话了。


 


两个弟弟闹情绪也是常有的事情,史精忠淡定自若地和他们告了别,跟着史艳文去了楼下。


车棚里,两父子相对无言,默立良久,只有树上的聒噪的蝉鸣一声接着一声。


史精忠终于深吸一口气,问道:


“爹亲,道理我都懂,可是这个车......是不是,嗯,有点,嗯......”


史艳文略显尴尬:


“精忠,是爹亲对不住你,不仅水陆空的票都买不到了,各店的自行车小电动也都被粉丝买断了货。不过你放心,这个车子质量很过硬,废苍生说了,就算是银燕骑上去,也绝对没有问题。”


史精忠扶额,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法子,只能相信废苍生前辈的手艺了。


于是,戴着小白兜帽的史精忠将装着礼物的食盒放好,骑着一辆被改造过的儿童小三轮就上了路。


 


2.


太阳很大,即便有了大大的遮阳伞挡在头顶,还有爹亲贴心准备的绿豆汤,伸出一只脚到烈日下试探了一番温度后,俏如来,也就是我们的史精忠小朋友还是感到了一股就义般的悲壮。


他骑着小三轮决定绕一条近路去苗疆,虽然是偏僻了些,但至少可以节省一半的时间。


俏如来的小三轮在荒无人烟的僻静小道上十分显眼,不仅仅因为它奇特的外形,还有车内传来的那欢脱的童谣,让整个森林都跟着热闹起来。草丛间的小兔子,树上的松鼠,都偷偷探出脑袋,好奇地打量着这个白白净净的不速之客。


车内的俏如来此刻其实有点尴尬,他又使劲按了按车上的音乐按钮,歌单里除了《数鸭子》就是《两只老虎》,或者《黑猫警长》与《海尔兄弟》......总之,都是儿歌。半晌后,他认命地叹了口气,儿歌就儿歌吧,总比听一声高过一声的蝉鸣好,他脑壳都要被精力旺盛的知了给吵晕了。


一路儿歌作伴,俏如来倒是越听越顺耳,甚至跟着哼了起来,反正这林子里也没人,他不用如往常一样隐藏住所有的情绪,这样想着,他便彻底放飞了自我,越唱越high。


 


当俏如来意识到自己被跟踪了的时候,歌单里正好放到《小红帽》,软软的萝莉音甚是清脆可爱:


“我独自走在效外的小路上,


我把糕点带给外婆尝一尝,


她家住在遥远僻静的地方,


我要当心附近是否有大灰狼......”


俏如来关掉音乐,有点费力地从小三轮里钻了出来。警惕地操起自己的大珠子,往那片可疑的草丛走去。


“是谁?出来!我数到三,你不出来我就砸珠子了哦!”


俏如来的声音虽然依旧十分温和动听,但手上的动作却暴露了他此刻的冷厉。啃着松果的松鼠缩回了树洞里,身上一哆嗦: 


被这个珠子砸到,会死的吧?!


草丛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然后,一双灰色的耳朵冒出来,抖了抖,又抖了抖。


“我......我出来了,别砸珠子。很贵的。”


紧接着,俏如来在草丛后看到了一双湛蓝色的眼睛,澄澈如晨曦中波光粼粼的海水一般。随着一阵轻响,草丛里,缓缓走出了一匹......


狼??


 


俏如来有点愣怔,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握紧了手中的大珠子。这个体型的狼如果扑上来,自己的胜算并不太大。


但这匹狼的眼中没有杀气,反而带着一丝丝羞怯。


俏如来暂时放下心来,试探着问了一句:


“你跟着我做什么?是饿了吗?”


 


“不......不是,我只是很喜欢你......你车里放的歌。”


“哎?”俏如来有点懵:


一匹......一匹喜欢听儿歌的狼啊......


这种题型怎么解?师尊没教过!!


 


“我现在要去苗疆,你要是喜欢听儿歌......唔,可以跟在我车子后面,但是进入苗疆境内后你就得回森林里了,你会吓坏村民的。”


俏如来沉思了一刻,说道。有这只狼和自己作伴,大概也不用担心遇到其他的野兽了。


“我家就在苗疆,我带你去。我知道哪条岔路上有好吃的浆果和蘑菇。”


狼一听自己可以同行,顿时高兴起来。


“你一只狼,居然还知道好吃的浆果和蘑菇!”


俏如来很诧异,他重新钻回小三轮,按下了音乐播放的按钮。


狼跟在俏如来身边,似乎很不好意思:


“我祖叔叔喜欢吃这些,所以我会多留意......”


俏如来觉得,这只狼一定有个很奇特的家族。


“我叫俏如来,大名史精忠,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苍越孤鸣,你可以叫我苍狼。”


一人一狼一三轮,伴随着首首欢乐轻快的儿歌,在茂密的林间穿行。


 


3.


上弦月已经爬上了树梢,但俏如来却未能按照原计划达到叔叔家。


你问原因?!


好吧,其实是因为俏如来被苍狼描述的一种十分美丽神秘的野花吸引了注意,觉得去探望一个病号叔叔,带上一些鲜花似乎比较合适,于是便和苍狼一起拐上了一条荒草丛生的小路。


再然后,两人就很悲剧地......迷路了。


俏如来郁闷地往篝火里添了一根柴,火堆里埋着挖来的野地瓜,此刻已经开始飘出诱人的香味。苍狼在角落乖乖蹲坐着,耳朵无精打采地耷拉了下来,山洞里安静得只有木柴燃烧时的轻微的噼啪声。


突然,角落里传来了一声极响亮的“咕——”,苍狼登时脸爆红,俏如来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了,坐过来吧。你们狼会吃地瓜吗?抱歉,都没有准备适合你的食物。”


苍狼挪到俏如来身边:


“你......你不生气了吗?我吃地瓜的......”


俏如来笑了笑,将一个剥了皮的地瓜放到苍狼爪子里:


“你还真是一只奇怪的狼......”


 


苍狼很快吃完了地瓜,不知道是不是俏如来的错觉,他觉得这只狼在吃地瓜时居然有种贵族一样的优雅,一定是自己想太多。苍狼盯着俏如来,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真诚:


“对不起啊俏如来,我肯定是太久没来森林里玩,才记错了那种花的位置......明天早上我一定马上带你去苗疆。”


“没关系,就当在外露营了。早点休息吧。”


“嗯。”


 


俏如来醒来的时候正趴在苍狼的背上,毛绒绒的特别舒服。俏如来忍不住又揉了两把,才略有些不舍地爬了起来。接下来的行程似乎格外顺利,他们不仅在找路的过程中很巧合地发现了苍狼所说的野花,并且很快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一人一狼一三轮,又笃笃笃地上路了。


 


“俏如来,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看你叔叔吗?”


半途停下来休息时,苍狼两只前爪搭着车把手,看向俏如来的目光里含着令人无法拒绝的期待。俏如来还是有些迟疑:


“可是......我有点担心我叔叔他......”


“你放心,我不会乱伤人的!”


“不是,我是担心我叔叔会伤了你。”


“......”


 


史罗碧家越来越近了。


苍狼有点迷茫地摸了摸头:


“这条路......好像有点眼熟。俏如来,你叔叔叫什么名字啊?”


“哦,我叔叔叫史罗碧。”


苍狼眼睛一亮:


“原来是罗碧叔叔......”


这会轮到俏如来迷茫了:


“不是,等等......你一只狼,怎么会认识我叔叔?”


苍狼看起来心情十分好,解释道:


“我小叔叔和罗碧叔叔是好朋友,前两天听说罗碧叔叔病了,我还想去探望他来着,但小叔叔说得等几天再去,说是现在去一定会被打出来。”


“唔......你叔叔,挺有想法的。”


俏如来含糊地回了一句,大脑里却正在飞快运转:爹亲只说过叔叔有两个好朋友,但确实是没有说过这两人是人是鬼还是其他的什么物种!但如果苍狼他叔真的是叔叔的两个好友之一,那一只狼到底是怎么打牌的啊?狼爪子真的可以握得住牌吗?!牌技居然还把叔叔怄到卧床,现在动物的智商已经逆天到这种程度了吗?!!


一连串问题在脑中急速闪过。


俏如来翻出一瓶绿豆汤喝,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这种题型到底怎么解啊,师尊没教过!


 


4.


怀着满肚子疑问,俏如来带着苍狼一起来到了史罗碧的家门口。他先是小心地敲了敲门:


“叔叔,我是精忠,您身体好点了吗?我可以进来吗?”


屋内传来一阵疑似桌椅碰撞的声响之后,便归于平静。


史罗碧的的声音带着几分虚弱:


“哦,是精忠啊,进来吧。”


俏如来拎着食盒走进去,史罗碧躺在床上,盖着厚被子,嘴里还叼着一根体温计:


“我一点都没好些。噢,你的盒子里装的什么?”


“是爹亲特意给您做的芝士蛋糕和葡萄酒。”


“拿都拿来了,我就勉强吃一口吧,也难为你大热天的跑一趟。”


史罗碧裹着被子坐起来,风卷残云一般,食盒很快就空了。


史罗碧擦了擦嘴:


“哼,真难吃。”


 


俏如来:“......”


苍狼:“......”


 


“罗碧叔叔,你不热吗?”


俏如来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很是天真无邪的声音。


史罗碧瞅到俏如来背后的苍狼,眼睛一瞪:


“苍狼?!你怎么会和精忠在一块儿?”


“顺路而已。罗碧叔叔,小叔叔和温皇前辈其实一直想来看您的,但是觉得您应该还没消气,就让我先过来赔个不是。他们今晚在我家摆了酒宴,约您先去吃肉喝酒,完了再一起打通宵牌。”


俏如来听着苍狼流利无比地当着说客,内心是震惊的。


所以狼爪子到底怎么拿牌?


好好奇啊!


“看在酒和烤肉的份上......我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精忠,告诉你爹亲,我没事儿了。噢那个芝士蛋糕做个18寸的,我明天去你家吃。”


“好的叔叔,我会转告爹亲的。”


 


走出门外,俏如来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所以,苍狼,你和你叔叔......你们家是住在哪片山头的洞穴里?好吧......我其实想问,你们的爪子到底怎么拿牌???”


“拿牌吗?”


苍狼眨了眨眼,伸出狼爪子轻轻将俏如来的手包裹在掌心,笑道:


“就像这样......”


一阵微蓝的光芒闪过后,俏如来发现握着自己的狼爪子已经变成了一只带着薄茧的手,眼前的少年眼眸澄澈,一如初见,是他所熟悉的海一般的温柔的蓝。


 


“你俩在干啥?啊?!苍狼你握着精忠的手干什么?!!”


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呵斥。史罗碧盯着两个少年紧紧握在一起的手,目露凶光。


两人默契地对望了一眼,齐齐转身就跑。


飞鸟惊散飞起,林间隐约传来史罗碧的怒吼:


“苍狼你个臭小子还不给我松手!叔叔不准!!!”


 


THE END


 


 


 


 


 


 


 



评论 ( 5 )
热度 ( 77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