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以祖国花朵为荣,以瘫痪咸鱼为耻【苍俏童话】

wuli大王为了将我拉出屁股深坑,爆肝爆到我无语凝噎,既然如此,我还有什么理由咸鱼下去?!来啊胖友们,一起摇摆!【青蛙乱舞.jpg

故事原型为安徒生童话《小意达的花》第三夜请移步大王主页 @木有药丸  

http://illusionan.lofter.com/post/1cc8d300_bc5c017

最近神经病脑洞的戏份太多,小公举脑洞表示不高兴,非要脑个可爱故事,为了大脑和谐,朕只好批准了。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四夜.以祖国花朵为荣,以瘫痪咸鱼为耻


1.

“叮铃~”窗沿上蘑菇娃娃小风铃甩来甩去,笑得欢实。粉笔在黑板上哒哒哒跳得飞快,时不时发出吱呀尖叫声;风没有进来,只在窗边晃荡一会儿就离开了。趴在桌上看窗户,史精忠皱着小脸不高兴。

“嘘~嘘嘘~”

脑袋后边传来轻轻的召唤,这是苍狼和他约定的信号。慢腾腾地转过头,看见小伙伴关心的眼神,史精忠心里一暖。

  “精忠,你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吗?”立起书本挡住自己,苍狼压低声音很担忧地问,“今天一天都很没有精神哦,眼睛不发光了。”伸出食指隔空指了指史精忠的眼睛,苍狼浅浅地皱了眉。

  学着他的样子将书立起来,史精忠轻声回答:“不要担心,我没有不舒服。.”

  “嗯嗯,身体没事就好。那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闷闷地叹了一口气,史精忠点点头,表情显得有些忧愁,

  “苍狼,还记得不久前我买的那盆小黄花吗?她们最近好像生病了一样,很...很像快要死掉了...”说着史精忠就扁了扁嘴,鼻子也有些发红起来。见状苍狼立刻激动地把身体凑近些,很着急地安慰他:“精忠精忠,可别哭呀!”

  史精忠耸耸鼻子,“我没哭啊...”

  苍狼不放心的看了他一眼,怂模怂样地从书本上探出头去,发现老师没有注意这个小角落,于是缩手缩脚的抬起板凳往史精忠靠拢,史精忠连忙也往他的方向挪动,两个小人儿在课桌的空隙间成功汇合。

  以课本做掩护堡垒,一黑一白俩毛茸茸的小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开小差。

  “精忠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呀,听完你就会高兴了。”

  “什么呀?”

  “其实我周末路过植物园,听到植物园的默教授在训人,哦不,训花呢。”

  闻言史精忠诧异地眨眼:“训...骂花花吗?”

  苍狼点头:“嗯嗯,骂得可厉害了,很生气的。默教授说大家太任性了,每天晚上都那么吵闹,让他睡不好。而且每次晚上跳舞跳得太多,白天没有精神,给植物医生杏花先生增添很多负担了啊巴拉巴拉巴拉...”

  “啊呀...!”史精忠小小一声惊呼,“花花们每天晚上...都开舞会吗?!那小黄花她们也是?”

  “嗯嗯嗯嗯嗯嗯!!”见史精忠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苍狼欢喜地狂点头,“我觉得呀,你家的小黄花肯定是每天晚上都偷跑去植物园了,不如晚上我们......”

  “苍越孤鸣小朋友!史精忠小朋友!”莫前尘老师站在讲台上一声暴喝,两人吓得立刻挺直了腰板站起身来。

  “以为书本挡着我就看不到了吗?你们这样老师很生气!”

  第一次被课堂点名批评,两人满面通红,羞愧地连连道歉。莫前尘眼光一转,连珠炮般又点了几个名字:“剑无极,把雪山银燕给我叫醒!凤蝶去把他的水壶没收了,这么大酒味当我闻不出来吗?小空,把今天违纪的小朋友记下来,今天放学打扫卫生。”

  小空立刻翻出一个黄皮纸小本本,认真的看一个人记一个名字。接过凤蝶收上来的剑无极的水壶,打开盖子,果然一股酒味扑面而来。莫前尘一脸痛心疾首:“你们真是我带过最不灵界的一届!”

  一干小朋友静若寒蝉,乖乖低头。

  莫前尘老师真吓人,好想念灵尊老校长哦......

  

  2.

  仔细地看过床头柜上喝得干干净净的三只小奶杯,史艳文弯腰轻柔地掖了掖三兄弟的被角。

  “父亲,植物园有大提琴吗?”躺在最边边的史精忠眼底没有一丝睡意,一只手拢在嘴边用气声说话。

  “嗯?好像没有吧。”

  “那,该怎么开舞会呢?”

  史艳文扭着旋钮调低了床头灯的亮度,轻声含笑:“月光会拉奏,兰花长长的叶子就是琴弦了~”

  “原来是这样...父亲晚安~”得到了答案,史精忠满足的眯着眼往被子里缩,只剩光溜溜的额头露在外面,发丝柔柔的乱成一团。

  用手背亲昵的蹭了蹭大儿子的额角,史艳文被微弱暖光照现的嘴角全是温柔,

  “晚安。”

  

  蒙在被子里默默数着时间,暖暖的呼吸喷得史精忠小脸发烫。直到房间外再没有声响,他才无声无息的掀开了被子,爬下床。

  屏住呼吸拧开门,客厅一片黑暗。父亲果然已经睡了。

  想起放学时和苍狼约定的事情,史精忠的心就砰砰砰加快了速度。看了月亮一眼,发现时间还早,史精忠便又悄悄退回去等待。

  路过花架时,他蹲下来嘟着嘴巴轻轻问:“小黄花,你们今晚会去舞会吧?”

  两朵花在微风中小小摇摆,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哼哼~”见状史精忠也不纠缠,径直回了床上。

  

  迷迷糊糊中,史精忠听到了口风琴的声音。

  这么晚了,谁在吹口风琴呢?史精忠揉揉眼睛爬出被窝,声音从窗边传来,他却只看见一棵小悬铃木在月光下晃动。

  啊呀,月亮已经走了这么高!原来不知不觉他竟然睡着了,差点错过和苍狼约定的时间,多亏月亮吹响了悬铃木叫醒自己啊~

  赶紧背上装得鼓鼓囊囊的背包,史精忠轻手轻脚穿过客厅,成功地溜出门去。

  跑到大街上,他恭敬地抬头:“谢谢你叫醒我,月亮。”

  月亮身边的星星对他笑了笑。

  

  借着月亮的光,史精忠一路小跑赶往植物园侧门,远远地看见路灯下有个小孩站在树下朝这边张望。

  “苍狼!”开心地一挥手,史精忠连忙加快速度冲到小伙伴身边。苍狼跑几步来迎他,松了一口气地笑道:“哈哈,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闻言史精忠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真抱歉呀苍狼,我差点睡过头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也刚来没多久。现在快点换衣服吧。”

  “嗯嗯!”两人拉开各自的背包,扯出来一套可爱的小精灵服。

  “还好儿童节表演的服装还留着。”“对呀,这样我们就可以扮成小精灵进去了。”

  两个孩子相互帮忙穿好了嫩绿的衣服,戴上尖尖帽子,换上尖尖小靴,一人拿着一根精致的小魔法棒,看上去真像两只小精灵一样。

  史精忠踮脚把苍狼帽尖上的小花苞整理了一下,上下看一眼,满意点头,“好啦,苍狼小精灵真可爱。”

  苍狼拉着他的手笑:“精忠小精灵最可爱。”

  两只小可爱嘻嘻嘻的笑起来,手牵手往植物园走去。

  

  3.

  植物园没有墙,只有玻璃。史精忠使劲想看看里面,却被高大的树木们挡住了视线。苍狼拉着史精忠边走边说:“正门已经锁起来了,不能进,我们从花花的秘密小路走。”

 史精忠想了想,有些懊恼,“走得时候我太着急了,都忘记看小黄花们还在不在。如果可以跟着她们进去就好了。”

  绕过一片土砖,又穿过两个满是矮灌木的小森林,苍狼指着面前的树丛说:“就是这个啦,精忠你来看。”眼看着本来茂密无隙的树丛被苍狼拨开一条小小的通道,史精忠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秘密小路!”

  “是的!”

  苍狼将衣服背面的一片大叶子下摆塞到史精忠手里,“精忠你就抓紧这个,我在前面开路。”

  史精忠有些紧张的拉住他:“有危险吗?”

  “没有的呀,”苍狼挠头笑了笑,“花花们都很小,我想,万一有些地方的树枝长得太狭窄,我们就过不去了。所以我要腾出手来拨开树枝。”说着揉了揉史精忠白嫩的婴儿肥,两只手腕上的铃铛腕饰清脆作响。

  “没事的,相信我。”

  “...好。”默默攥紧了手里的叶子下摆,史精忠坚定的一点头。“走吧!”

  月亮静静地看着树丛吞没两人的身影,慢腾腾往上爬了爬。

  

  并没有走多久,两人就听到了隐约的音乐声。果然拐过一个弯后,他们走出了小树丛,已经身处植物园内了。

  明亮又温柔的银色月光透过玻璃穹顶洒下来,把植物园里照得很是明亮。

  两株驻守在小路出口的向日葵走过来,

  “你们是谁?”

  “我们是小精灵!”史精忠从苍狼身后跳出来,响亮地回答,“向日葵你好,我是精忠小精灵,他是苍狼小精灵。我们想参加舞会可以吗?”

  苍狼诚恳的点头。

  两株向日葵歪了歪花盘,好像有些为难。

  “真抱歉,舞会中从没有来过小精灵,我们需要请示花王花后。”

  史精忠与苍狼对视一眼,笑着道:“那么我们就在这里等消息吧,麻烦你们了。”

  两株向日葵转身离开后,苍狼凑过来咬耳朵:“精忠,你知道花王花后是哪两位花吗?他们好说话吗?”

  史精忠抿嘴一笑,举手挡着声音神神秘秘的说:“我不知道哦,不过我猜可能是杏花医生最关心的那两朵绿百合。”

  “是吗,我还以为会是最白的那两朵山茶呢。”

  “嗯...也不是没有可能。或者会不会是园里最大的牡丹呢?”

  “还有最香的茉莉株。”

  “对对对,还有...”

  两个小鬼绞劲脑汁地想着还有哪些可以称王称霸的厉害花朵,一时间已经列出了一份明星花卉名单。

  “总应该是这里面的其中两位吧!”两人这样想着。

  叶子哗哗哗晃动的声音越来越近,是向日葵回来了,

  “久等了,两位小精灵请随我来。”

  耶!

  史精忠兴奋地和苍狼比了个V,见向日葵要领路连忙跟了上去。

  要去舞会啦!

  

  走了没一会儿,音乐声一下变得清晰不少。抬眼望去,宽阔的小喷泉广场已经挤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十分热闹。

  周围站了一圈笔挺的向日葵守卫,史精忠一转头就找不到刚刚为他们带路的是哪一株了。

  “欢迎两位小精灵来参加月光喷泉舞会!”浓郁的香味从前方传来,两人转头看去,正见两朵红得发紫的玫瑰款款走来,“你们好,小精灵客人。我是花王大玫瑰,这是花后小玫瑰~”

  咦?苍狼诧异转头,正好对上史精忠望过来的视线,同时看见对方眼里的遗憾,两人相视一笑:都猜错啦...

  史精忠率先回神,礼貌地对花王花后行礼:“两位晚上好,十分感谢两位能允许我们参加这场舞会。”

  花后摇了摇左边叶子,走上前凑近他:“咦?你的眼睛是太阳的颜色?那你一定是阳光精灵,对吗?”史精忠被她逗笑了,苍狼立刻接嘴:“对哒,我是星空精灵哦`”说着他努力地睁大双眼,好让花后可以看见。

  “果然,是浩瀚星空的眼睛。”花后赞叹不已,“我一直想染个色,可杏花先生不同意。”

  花王威严的提醒:“小玫瑰,你忘了教授最讨厌蓝色妖姬吗?”

  “当然记得呀,”花后微微垂下了花瓣,兴致不高的样子,“所以我才觉得可惜呢。”

  不忍心见小玫瑰难过,史精忠微微弯腰,小短手撑在膝盖上,满眼真诚:“不要难过了花后,为什么想要染其他颜色呢?天赋的颜色就是最好看的颜色,红色的花后就是最美的花后啊。”

  苍狼也蹲下来,一脸认同地使劲点头。

  “嗨呀`”花后抬起叶子遮住半边花朵,有些羞赧,“多谢两位的夸赞,真是叫花欣喜~不要纠结这些小事了,让我和大玫瑰带你们参观一下舞会吧?”

  “好的好的!”

  “谢谢花后!”

  

  4.

  月光一边吹响小洋槐叶,一边拉奏兰草嫩尖,舒缓清甜的音乐让整个舞会变得温馨又浪漫。史精忠拉着苍狼避开两朵相拥起舞的猪笼草,在花王花后的带领下向小喷泉池走去。路过的花朵们大都停下来,好奇地打量这两个从未见过的客人。绿百合轻巧地转着圈过来,花瓣尖尖的自然卷一抖两抖,十分娇俏:

  “你们好啊新来的!”

  逸散的花粉蹭得苍狼鼻子痒痒,皱着鼻子想打喷嚏却打不出,难受死了。史精忠撩起自己的叶子下摆给他擦擦,“绿百合,你好香啊。”

  听出他语气中的淡淡不满,绿百合气势汹汹地一甩花蕊,生气了:“讨厌!好心没好报,哼!”

  围观的花朵们让出空来给她离开,见她一言不合就要走,史精忠又愧疚起来,连忙高声道歉:“绿百合你别生气呀,谢谢你欢迎我们。”

  “哼!”

  “哎呀...”抱歉的转身,史精忠皱着眉向花王花后鞠了一躬,“真是对不起,大家好心接受我们参加舞会,我还惹绿百合不高兴。”苍狼扯着史精忠手腕的小铃铛,也撇下了嘴角:“精忠...”

  花王花后对望一下,花后上前两步,伸出叶子轻轻挽起史精忠的手,“小精灵,不要为此而忧虑。每一朵花都是心地善良的花,她们虽然会生气,但是更懂得宽容。只要你认真的道歉了,我相信绿百合会接受的。”小玫瑰温和的语气很像史精忠的父亲,于是他对花后产生了一种亲近的感觉。

  “好了,小小的不协调插曲过后,舞会还是那样美好,可爱的小精灵们不想加入吗?”苍狼看见花后介绍给他们的舞步指导,立刻惊喜地戳了戳史精忠:“看,是我说过的那两朵白山茶!”

  准确来说,那是一朵纯白的山茶,和一朵白中带了丝丝浅红的山茶。

  “父亲说,这样的叫抓破美人脸。”史精忠捧着脸双眼发光,“她可真好看呀,对吧苍狼?”一转眼,正要询问小伙伴的意见,却见他笑得十分舒心的样子。史精忠歪头看他:“苍狼,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嘻嘻,”苍狼屈起食指撩了一下他长而密的赤色眼睫,声音里都是满足味道:“终于又有光啦。精忠变得有精神了,真好。”

  史精忠突然就好像喝了一杯甜牛奶,比父亲临睡前泡的那杯甜好多好多倍,甜得他脑子有些发蒙。直到他因为忘记眨眼而被酸涩的感觉找回清醒,

  “...天哪苍狼。”

  狼狈地揉着眼睛,他对面前这个一无所觉的小男孩儿毫无办法,只得感叹一句了事。

  这可不行啊,不能认输。

  下定了奇怪的决心,史精忠与苍狼一同认真的开始学习速成舞蹈。

  美人脸是一朵很严格的山茶,她教导史精忠的语气,让他想起来白天的莫前尘。

  “当你的左脚在前而右脚往后侧方交叉时,你应该微微屈膝,才能显得柔美。

  看看这个手臂的弧度,多么僵硬啊!请你让上臂和小臂形成一个浪形落差。

  不要总是将头抬得那样高呀,请你微微侧一侧,低垂一点,像我这样...”

  史精忠越听越学,越觉得有些不对。这个姿势怎么...像女孩子一样?

  “什么?像女孩子?那不是当然的吗。”

  “啊,可是我,我是男孩子啊。”史精忠朝不远处的苍狼投去求救的目光,“您看,苍狼学的好像就不是女孩子的动作。”

  美人脸用半个巴掌大的叶片拍打他的屁股,“来,翘一点。因为花后委托我们教导你们舞步,所以我当然是用王室的规格来对待。”她一侧的花瓣摇摇晃晃像是在表达不满。

  “那位白山茶是我的搭档,他会教导你的朋友跳王子的舞步,我当然是教你跳公主的舞步咯?你这只精灵,为什么总有那么多问题呢?”

  那边正想过来一探究竟的苍狼走到一半就听了个完全,立刻憋着笑转身回去,认真的继续练习。史精忠欲哭无泪:我也好想学王子舞步啊,委屈。

  在月亮换了三首曲子之后,山茶花老师们终于勉强对两人点了点花瓣,“作为速成来说,已经足够应付今晚的舞会啦,两位就放心的去和大家一起跳舞吧。”

  “多谢您的指导。”终于逃脱魔爪,两人对望一眼,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

  苍狼兴致勃勃地邀请史精忠:“精忠,去跳舞吧!”

  一朵鸡冠花突然走过来,头顶的花穗颤颤巍巍。她对史精忠一点头,轻声细语:“您好,陌生的客人,愿意与我跳一支舞吗?”

  察觉到瞬间贴近的小伙伴,史精忠连忙不好意思的摆摆手:“对不起呀,我有舞伴啦。”

  鸡冠花闻言遗憾的哎呀一声,随即便有些失落的走开了。苍狼轻轻抠着史精忠的手心,也不说话。“呼呼~”史精忠鼓起脸颊把滑到眼前的一丝留海吹开,十分帅气的转身弯腰,伸出一只手做邀请状。

  “苍狼小精灵,哦不,苍狼小王子,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刚刚八岁的小孩儿还不高,这一弯腰,头上帽子的尖角直接就垂在地面上,挡住了对面的情景。

  史精忠只感觉一只熟悉又肉乎乎的手放进他手中,握紧。

  “我的荣幸,精忠小公主。”

  “喂!”史精忠也顾不得装逼了,十分羞愤的抬起头来怒视苍狼。正在这时,花后的声音飘扬而来,

  “这是今晚的最后一曲,大家,尽情的舞蹈吧~”

  苍狼把握机会一脸严肃地转移话题:“精忠,练了一晚上呢,要认真跳哦。”

  史精忠深吸一口气,点头,“嗯!”

  

  5.

  花后恋恋不舍得挽着史精忠的叶子下摆。

  “你们真是一对让人喜爱的客人,希望还能再见。”

  “多谢花王花后的款待。”

  花王微微弯下花枝,玫瑰在两人的额前点了一点,留下轻柔的甜香。“麻烦客人做事,实在是失礼。只是月亮被遮住了,没有光,我实在很担心外面来的花门找不到回去的路,只好拜托两位精灵了。”

  史精忠和苍狼笑着同植物园的大家告别:“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将花花们都送回家的。”史精忠家的小黄花果然在被护送队列中,然而蠢蠢的小黄花并没有认出这两位尊贵的客人之一,是他的小主人。

  在没有月光的城市里行走,很容易会迷失方向。还好史精忠和苍狼的视力比花花们好上许多。史精忠家离得很近,所以小黄花回家后,他反倒还要继续护送。终于将最后一株水仙花送回了一个公园的小瓦坛中后,两人的任务可算是完成了。

  苍狼拉着史精忠坐在瓦坛边的草坪上歇息,月亮竟然有渐渐现出了身形。

  借着月光四顾一周,史精忠愣了,“苍狼,这是哪里呀?”

  “......呼...”

  “苍狼...”低头一看,苍狼竟然已经靠着石柱睡着了。

  公园的晚风吹在身上凉凉的,很舒服,史精忠想了想,无声地靠了过去。

在月华的怀抱中,两个小孩依偎在一起,安详的进入了梦乡。

 

 

“叮铃~”窗沿上蘑菇娃娃小风铃甩来甩去,笑得欢实。史精忠正看得出神,脑后传来了轻微的响动。

“嘘~`”

转头,苍狼正小心翼翼地递过来一张小纸条。史精忠飞快的接住,确定莫前尘老师没有发现,才低头去看:

学期末表演节目,我们去跳舞吧^-^

 


评论 ( 10 )
热度 ( 45 )
  1. 木有药丸山鸟 转载了此文字
    (❁´︶`❁)苍俏童话的第四夜我39也肝完啦~39是个好宝宝(´・ω・`)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