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告诉我,谁才是舞林最牛逼的人【苍俏现代】

 

1.

广场上的风有些喧嚣。

今天,是约战的日子。早有听闻的群众都远远地或站或坐在绿化带区,人墙围出一个圈圈,将这个宽阔的圆形广场留空。有上了年纪的长者,摇着蒲扇敛目感叹:“此情此景,若是叫前人见着,必定认将出来。这,乃是风云对决的基本配置啊!”

身后陪同的少年歪头疑惑,“阿公,您特地让我停了今天的温习,带我前来观摩什么呢?”

“你且静心。”长者腆着大肚皮,“风起云涌之中,才有尔等小辈该学习的见识。”少年稚子之心,还欲张口提问。倏忽风来,将长者敞开的改良短袖唐装上衣吹得翻飞后扬,鼓鼓囊囊似有高人气派,呼啦作响地扇在少年脸上。于是少年乖乖的静默了。

“当~~~”

钟楼响了,绕梁三日的缓缓余韵中,时针分针于正下方重合。

六点,仿佛是一声战斗伊始的号角,人群中渐渐出现骚动。地势略高的人手搭凉棚去看,只见圆舞广场东西两边正各有一队人马朝着广场进发,所到之处,人群如摩西分海般生生裂出一线空隙。

少年不知为何竟有些紧张起来,局促地张望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便轻轻抓住长者飞扬的衣角,擦拭手中细汗。

“嗯?”长者突然一声沉吟,吓得少年赶紧放手,眼巴巴地望过去。“社文团拿着的难道是...巅峰级别的那个?!”

这一句话音色洪亮,掷地有声,引得周遭众人也都向东边的社文团投去目光,待看清团员们手中所执事物,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更有一个激动的老太太抓紧了身旁小姐妹的手,两人热泪盈眶嘴唇乱颤,

“真没想到啊幺妹子,我居然还能活着看到这个宝贝!”

“可不是嘛老姐姐,真是叫人心潮澎湃啊!”

任人群如何喧哗,两方只是用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傲然行走着。不多时,终于是走出了人墙,一个一个踏入圆舞广场内了。四周的纷杂在慢慢停歇,就连风,也不知不觉地匿了身影。

两方以领头人为顶点,各自站成三角阵型。对峙并没有持续多久,到底是少了一份底气的西迪流按捺不住,率先叫起阵来。

西迪流领队幻十郎今日着一件铆钉碎边无扣马甲,下身一条做旧破洞牛仔喇叭裤,扬起手来时腕上的金属饰物叮当作响,十分有派头。身后有人将一个喷漆成金色的扩音喇叭交到他手中,他是一个用喇叭从不试音的粗野男子,所以一张嘴就直接切入了正题。

“史艳文,今天,就要让你明白,圆舞广场是谁的天下!”

史艳文虽然从不以领队自居,但每次开团战比呛嘴,社文团的大家都习惯将他推出来。这时便见史艳文自己上前一步,一边把小蜜蜂的扩音器别到后腰上,一边调整夹在衣领前的小话筒位置:“咳咳,嗯~炎魔,你若只是想要带领一支新舞团健康成长,我们自然不会针对你。可这圆舞广场大家是知道的,历来就是我们社文团的赞助地。如今你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来横插一脚,当真不妥啊。”

“健康成长?哼!”幻十郎阴恻恻一笑,“我要的可不是什么健康成长,我要的,是对于舞林的绝对掌控!我大西迪流的蹦迪,才是应该风靡世界的东西,而你,你们这些无知之辈,以为跳广场舞的人多就可以成为高贵正统吗?痴心妄想!”

社文团的后勤人员混杂在围观群众中,一听此等匪夷所思之语,个个便激愤起来。史艳文隔空安抚了众人,眉眼凌厉的望向对面,气势毫不输于幻十郎,“舞林众人皆是平等,哪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若是阁下执意如此,那艳文只好随同众人,群起而攻之。”

这一局,竟是史艳文带领社文团要先行出手!

黑色大音响肃穆地立在广场边,见大家都站好了位置,站在正面指挥的史艳文按下开始键,眼中闪过一抹坚定——广场舞派的成败,就在此一举了!大家,加油啊!

欢快的前奏响起,有资深舞林人士一耳认出,低呼道:“这!这是激昂神曲!”

立刻有人接话:“什么?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从头高潮到尾坐站躺走都抖腿的激昂神曲——最炫麦克风?!”

“天爷...没想到史艳文竟带着众人练会了这支舞...我看,社文团是赢定了!”

“简直毫无悬念......”

惊叹声、赞扬声、叫好声混成一片,舞阵中的众人似乎受到了鼓舞,转身甩手越发灵活大气,在极富专业素养的同时也颇具美感,让人醉心其中难以自拔。

西迪流众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了,唯有幻十郎,竟是不屑地勾了勾嘴角,“嘁,就这样吗...”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轻蔑,一直稳在音响旁的史艳文身形一动,站到舞阵前方,举臂做出一个预备的手势。小蜜蜂被音响影响,滋滋滋的夹杂着电流声,但每个人都听到了一句短而有力的命令:

“开!”

话音刚落,音乐到达抖腿核弹般的说唱部分,伴随着沙哑有力的男声,一声声齐整整的“刷!”响彻广场上空。

社文团的各位,竟然打开了秧歌扇!

只一瞬间,一股澎湃的接地气的能量厚重地碾压过来,将西迪流众骇得几乎站立不住。就连幻十郎也缩紧了瞳孔,后槽牙默默咬紧。

秧歌扇,便是社文团今日请出来的巅峰至宝!

舞林传说中,早在许多年前,一把秧歌扇,一条红绸缎,就可以让两个人的组合称霸舞林,独占鳌头许久。直到世界快速发展,各种各样新兴舞派在崛起,而老一辈舞者却不能创新,竟就让这神器渐渐落魄了。

但在老舞者的眼中,秧歌扇是不死的舞魂。只要谁能再度掌握这只宝贝,谁,就是舞林至高的王者!

而如今,正是广场舞派的社文团成功创新,将秧歌扇的艳丽与广场舞的活力结合起来,燃起了无数舞林人士的希望之心。真不愧是十几年如一日的广场舞派啊~

 

2.

人群后面,高楼之上,有人缓缓呼出一口浊气,

“史艳文这是背水一战了...现在看来,无论两方谁输谁赢,都会在战斗结束后成为无力残兵...我们的机会,到了。”

“老板,那我们?”

灏穹转过身,犀利的眼神中满是勃勃野心。“前去招呼小叔一声,行动,可以开始了。”

“是!”

路灯一盏一盏亮起来,照亮了灏穹身后墙上的招牌——

“妙瑜伽健身中心”

夕阳的余光下,有黑影,在蠢蠢欲动。

 

接到这个青年递过来的传单时,史精忠生生一愣:居然给我发妙瑜伽的广告?这人不知道我是谁吗?

转头看去,继续派单的青年一边递一边轻声道:“您好,麻烦看一下...您好,麻烦看一下......”连续发了三个都没有人接,史精忠都看得不忍心了。

“这位...兄台,”将人一把拉过来拐到旁边小喷泉,对着他满脸的懵懂无知,史精忠也是心力交瘁了,指着那边几个人,问:“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啥?”看着这个少白头一脸严肃的模样,苍狼有些紧张了,“怎么,难道是交警?”

“......”史精忠肩膀一垮,整个脑海放空了一瞬间。交警与发传单有什么食物链关系吗?这孩子,脑回路是怎么走的?

吐槽归吐槽,史精忠到底还是好心的提醒了他:“那是社区文艺团的家属,就是里面在比赛的那一群的思想后盾,懂吗?广场舞派的后盾,是看不上...”看了他手中的广告单一眼,史精忠觉得自己应该措辞婉转一点,“是不会支持瑜伽的。”

思想能力上线的苍狼可算是听明白了:难怪刚才自己态度那么好都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广告呢呀,这都是对家的人啊。

苍狼感激地拿起一叠广告单塞给史精忠,“原来是这样,多亏你提醒我,否则我还不知道要碰多少壁呢。这些送给你,一张广告单可以办会员卡八折优惠呢,谢谢你~”

史精忠一手提着一大包凉面,一手拢着一叠广告,心里十分焦躁,“这也,太多了......”

“没事,用不完的可以叠扇子玩儿嘛,我们家广告做得很良心,纸质都很耐折的。”

“我对瑜伽...没兴趣......”

“那可以送给亲朋好友呀。对了,你父亲身体好吗?是不是近几年总觉得手脚变得僵硬了,骨头咔咔作响?那就是运动不足的表现,如果来学学瑜伽很利于健身强体的。”这一刻,苍狼觉得千雪叔叔教给自己的推销金句真是太牛逼了,连他自己都要被说服了呢!

深呼吸了几次,史精忠劝慰自己:没事,不要着急,这孩子还是很好的,总比家里两个小魔王省心......做好了心理建设,重新掌握住表情管理系统,史精忠直面对方期待的小眼神,微笑柔声道:“啊,是这样的。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吧?你好,我是史精忠。我的父亲呢,就是里面在斗舞的那位,史艳文了。”

......

......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最怕对家突然的开心。

十分满意苍狼的僵直效果,史精忠笑眯眯补刀:“还不知道这位妙瑜伽的朋友怎么称呼?”

“啊...你好...我是苍狼......”

“哦?原来是妙瑜伽的太子?”这妙瑜伽,是要朝着温婉文艺界发展了吗?史精忠暗自揣测。

这边苍狼的debuff终于失效,尴尬来的飞快就像龙卷风。看着眼前广场舞派的少主,苍狼觉得视野内天空有些眩晕。

不知道我现在装晕倒能不能避过此劫。苍狼如是打算着。

广场边突然想起雷鸣般的掌声,两人一惊,齐刷刷望过去,是社文团的表演已经结束了。

“啊,已经结束了。”想起广场中主角的儿子就在身旁,苍狼客气了一句:“真是了不起啊,社文团。”

史精忠点点头,“对呀。”

“......”完全不知该如何接话的嫩狼·苍心里感到有些委屈。说好的广场舞派内涵有礼呢?

“怎么,你们家不打算凑个热闹吗?”

“在凑呀。”

“......”

“......”不是我太笨,是少白头太聪明啊!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套话,苍狼只想挖个洞把嘴巴埋起来。

史精忠倒是完全不躁了,很有些兴致的邀请他:“那,咱们去找找你们的人吧?”

苍狼立刻心生警惕:“你想干什么?”难道是要举报大家?

呵呵一笑,史精忠安抚他:“不要担心啊,我又不可能举报他们。我就是有点好奇,难道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只是来发张扇子纸吗?”

“......”一听史精忠只是想看看,不会做伤害大家的动作,苍狼稍稍放心。想想自己还没见过祖叔叔出手的样子,他有一丢丢心动了,“可是,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

史精忠眯着眼睛看向一处,“嗯,我好像看到一个...走,碰碰运气吧。”

两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结伴走向人群。

 

3.

广场中,气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临界点。

因为西迪流,竟然是幻十郎孤身上阵!

气喘吁吁的社文团有人嘶吼:“幻十郎,不要看不起人!这是广场舞与蹦迪之间的战争,不是你一个人可以代表的!”

“没错,请你认真对待!”

对于对手的呼喊,甚至群众之间的杂音,幻十郎充耳不闻,只霸气十足的将自己的音乐磁带插进音响中,毫不过渡直接按了开始键——

“泰罗!武道蛮,那打死你! ”

音乐一开始竟然就是一个爆发,幻十郎娴熟的蹦起了迪,而在场许多人竟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有年轻人一语道破天机:“哎呀!是泰罗凹凸曼的主题曲!”

立刻恍然的围观者惊奇不已,“没想到这首歌竟然如此适合蹦迪!”

没错,无论是知道歌曲出处的人还是完全未闻其名的人,都不得不佩服幻十郎在蹦迪这一领域的无人能及,他现在所展现的举手踏足,都是绝对的实力。

无论是社文团养精蓄锐的秧歌扇广场舞,还是幻十郎孤身领悟的泰罗蹦迪,无疑都是目前舞林的最高成就了。而将秧歌扇奉为至宝的老一辈,和不知不觉随着泰罗主题曲摇摆起来的年轻人,更是形成了鲜明的阵营划分。

这场本来以为广场舞派必胜的战斗,竟然真的因为幻十郎一个人扭转了战局,出现胶着之势!

 

史精忠收回与父亲隔空对视的一眼,低声询问身边人,“那位穿金色瑜伽服的,就是你祖叔叔?”

苍狼点头,正要介绍一下,就见那边竞日孤鸣右手一抖,优雅的铺开了一张瑜伽垫,二话不说“刷”地在上面劈了个竖叉!

围观者哇声一片,纷纷鼓起掌来。史精忠看得眼睛发直,“这、这...实在令人折服啊!”

苍狼瞬间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光了!

祖叔叔,好样的!

 

正在竞日孤鸣将一条腿掰到肩上时,清脆掌声和口音奇怪的夸奖从背后传来。

一个一身红衣,手拿红色折扇的男人走出人群,“孤鸣先生的瑜伽,果然是妙瑜伽的活招牌,实在让人心服口服。”

金色的竞日孤鸣放下腿,优雅的盘腿坐好,和善微笑宛如一朵向日葵:“原来是西迪流的赤羽教练。现在正是斗舞的关键时刻,赤羽教练还有闲心来这里打探敌情吗?”

“嗬,妙瑜伽打的什么算盘,真以为能瞒得过我们?”

“赤羽教练所言极是,”一道温和男声插入话题,竟是悄悄挤过来的史艳文,“孤鸣先生,广场舞与蹦迪,尚有一斗的意义,至于瑜伽,怕是不适合来掺一脚吧?”

面对双方夹攻,竞日孤鸣倒也不慌,神情自若的回道:“其实,在广场上铺满规规矩矩的瑜伽垫,大家一起沐浴着阳光练习这项优雅运动,可是比任何舞蹈都要赏心悦目呢~”

说着,他似有若无的瞄了史精忠与苍狼一眼,话题一转,竟是隐隐忧伤:“只是这世界变化如此之快,我实在不知道,还会有几个小辈,愿意继承我们的意志了。”

此话一出,三人竟然同时陷入了一种沉闷的气氛。

苍狼低声嘟囔:“祖叔叔又拿我当挡箭牌......”

被他一打岔,史精忠倒是从那份悲凉感中脱身出来,有些好笑的瞥了他一眼。再去看那边三人,刻意营造的氛围下,分明正各自机灵的打着小算盘呢。

差点被他们联手唬住了!

理清局势,史精忠心底一松,想着这些父辈们正值当打,还有得蹦跶呢,那轮得到自己去操心啊~咱们小辈还是安心吃瓜吧。

相通这一点,史精忠也就明白这一场声势浩大的战斗,是他们的战场,于是轻轻拉起苍狼手腕转身走出人群。

“你有事要忙吗?”

“呃...”看了看手中仅存的几张广告单,苍狼迟疑道:“应该...”话还没说完,史精忠举起食物袋冲他晃了晃,笑问:“既然你送我这么多八折优惠,那我请你吃凉面啊?吃吗?”

火烧云的橙光映照过来,将面条镀上一层诱人的色彩。看着史精忠有些高兴的笑脸,苍狼咽了口口水。

“我不吃辣......”

“嗯嗯,刚好我也不吃。”

 

该吃吃该喝喝,谁的战斗,就放心的交给谁去吧!

 

4.

圆舞广场斗舞战役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史精忠不知道那三方是达成了怎样的协议,只是听街头巷尾的传闻说,广场竟然以时间为分界线,划分出三段来供三家使用。

这天,史精忠正在教苍狼调佐料。说起来,这位妙瑜伽的太子爷竟然对他拌的凉面一吃倾心,两碗钟情,在第三次羞赧郑重地表示希望吃一辈子精忠凉面后,史精忠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风风红红地开启了拌面佐料培训小班。

对于放醋这一环节,史精忠十分看重。“知道吗,醋,几乎就是凉面的精髓,如果你能掌握放醋的绝招,你就成功了一半。”

苍狼郑重点头,两手端起醋瓶,平缓倾斜......

“嘭!”一声震天巨响平地乍起,惊得两人浑身一哆嗦。

“史艳文!史艳文在不在?!”粗犷声音响彻史家,苍狼闻声一愣,“父亲?”

只见灏穹一路如秋明山车神般凌波微步从客厅漂移进了厨房,左右一看锁定了史精忠,举起手机就冲了过来,“小辈,你可得知这个消息?”

史精忠还发着愣,苍狼倒是先反应过来了,伸出手指将几乎怼到史精忠脸上的手机推远了点。

灏穹暴喝:“你干什么!!”

苍狼一缩脖子:“离太近了,人怎么看啊......”

“你你你!!”

“咳咳,”趁灏穹不注意,史精忠赶紧将苍狼手中的醋瓶子撸下来手背到身后,一本正经的念着屏幕上的字:“为构建和谐社会,促进城市文明进步,城市环境管理局提议,将广场公园等地,设为公用休闲静区,禁止大范围播放音乐打扰其他公民....?!这?!”这是要绝了圆舞广场的江湖啊!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我与西迪流的赤羽教练已经讨论过了。”不知何时出现的史艳文缓缓道,“其实并不难解决。”

灏穹眉头一皱,“不知你们两家商量出什么计策了?”

“呵呵,”史艳文将手从背后拿出来,手上正拿着一副耳机,“只需要戴上这样的广播式耳机,到时候统一收听音乐就可以了。不过......”

正要将耳机接过来的灏穹手上一顿,语气危险道:“不过如何?”

“主要是这个频道问题,因为圆舞广场地势较低,周围高楼林立,附近信号并不是太好,所以只有一个最清晰的信号频道和其他不太清晰的信号频道......”说着,史艳文意有所指得使了个眼色。

灏穹瞬间黑了脸,不乐意的怒哼一声,“那就各凭实力吧!”

“在下正有此意。”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那背影似乎正散发着蓬勃的战意,史精忠和苍狼也是无言以对了。

转过身,苍狼突然一声惨叫,也是颇有他爸的风范。

“这个醋!”

只见那碗中,因苍狼手抖倒进的醋几乎淹没了大半碗面,势单力薄的黄瓜丝浮在上面一荡一荡,荡得人心碎。

苍狼惨兮兮的看着史精忠:“怎么办精忠,我今天是不是没得吃了?”

幽幽叹出一口气,史精忠认命的将面捞起来。

“看好了啊,我再教一次......”


评论 ( 25 )
热度 ( 62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