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苍俏】吃素的小狼和吃荤的小羊

好穷心里苦,好穷心里苦出了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木有药丸:

我39死于守望屁股,我死于cm。基本是两条废鱼了。


但介于这货说你放心吧,在你肝完第三夜之前我死都不会先动笔的,我还是决定先肝完一篇,以鞭策这鸟快点从守望屁股中找回肝文的动力,哆啦A梦微笑脸。


 @山鸟  接好咯~到你啦!⁄(⁄ ⁄•⁄ω⁄•⁄ ⁄)⁄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三夜.  吃素的小狼和吃荤的小羊




1.


在一片宁静祥和的森林里,住着一只充满了智慧的大山羊,名叫史艳文,他不仅才貌双全,心地良善,就连犄角也是所有山羊里最威武的,还免费接受小动物们的心理咨询和案件投诉,颇有一林之主的风范,故而森林里的小动物都尊称他一声“史贤羊”。


史贤羊家有四个风格迥异的羊宝宝,老大史精忠,人畜无害小白羊,软萌羞涩有礼貌,森林里的其他食草动物都非常喜欢和他一起玩,丢手绢也是他被丢得最多,一场玩下来简直要累得吐白沫。小朋友也常常把最鲜嫩的青草都让给精忠小羊,精忠则会回以一声软糯悠长的“咩~~~”以表感谢,啊,真是心都要化了。老二史仗义,离家出走是常态,森林里的各个角落都留下过他出走后的羊蹄子印,走着走着,大家也就习惯了,偶尔被吃草的小牛小鹿看到还会友好地跟他打个招呼:


“呀,仗义,又离家出走啦?”


史仗义傲慢地哼一声,蹄下生风,奔腾而去。老三史存孝,脾气比较倔,一言不合就拿犄角顶人,林中不少小动物的屁股被顶肿过,三天两头有家长找上门来告状,这让史艳文很头疼,他本是个极温和的好爸爸,常思索着如何用词才能不伤害小儿子的感情,可每当他才刚喊了个小名“银燕啊......”时,史存孝就开始施展绝技:狂哭,玩命儿的哭,咩声传出好几里。老四史菁菁虽然是个小姑娘,打起架来却一点不比三个哥哥差,为了挑战更多的小羊,实现自己成为一个巾帼英雄的梦想,她正奔赴在游走江湖,四处插旗的道路上。


而在森林的另一端,则是狼族的领地。此刻,现任狼王正火冒三丈地拎着自己崽子的后颈子毛:


“苍狼,你再说一遍?”


被拎着后颈子毛的小狼徒劳地蹬着腿,虽然小声却异常坚决:


“我不吃肉!”


狼王颢穹孤鸣觉得自己的心脏病都要气犯了,他一个手抖就将儿子丢了出去,抚着胸口大喘气。可怜的苍越孤鸣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并不优美的弧线,“嗖”一下跌落进一个舒适柔软的怀抱中。


“王叔,你可别惯着这个小崽子,他居然说不吃肉,身为一只狼,一只要继承王位的狼,他居然说不吃肉.......”


狼王愤怒地对竞日孤鸣控诉了一番孩子的大不孝,竞日孤鸣将侄孙放到地上,拍了拍他毛茸茸的头道:


“乖苍狼,出去找你千雪王叔玩会儿去。”


小狼如蒙大赦,哒哒哒地就跑远了。


“不吃肉就不吃嘛,多大点儿事还值得你这么大动肝火。难得我们狼族还出了只吃素的狼,特立独行,真是极好。”


颢穹孤鸣:嗷呜?????


族里出了只吃素的狼到底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啊喂!!


 


2.


史贤羊最近要出趟远门,他看着白白净净端坐在席子上吃草的大儿子,内心愁深似海。仗义留书后又离家出走了,存孝和发小剑无极一起参加了一个食草小动物的夏令营也不在家,自己此行诸多不便,孩子留在家中反而更安全一些,但是,交给哪家代为照看合适呢?


“爹亲,你放心出门吧,我一个人在家没关系的。”


史精忠伸出小羊蹄拨拉了一下盘子里的嫩草尖:


“屋门口的小菜圃里的青草足够我吃了,我保证很乖,也不会乱跑。”史艳文对于大儿子向来很放心,听了他一席井井有条的安排后更是彻底放下心来,临行前再三告诫史精忠:


“精忠,一定要提防住在森林那边的狼,他们最是狡猾,会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


“我知道了爹亲,你放心吧。”


史艳文抱了抱小白羊史精忠,这才出了门。


史艳文前蹄刚走,狼族那边后蹄就得了消息。颢穹孤鸣正犹豫着派谁去把这个老对头的孩子给拎巴过来烤掉,给史艳文一点颜色瞧瞧,竞日孤鸣已经云淡风轻地提出了建议:


“不如就叫小苍狼去,你不是老嫌他吃素看着烦,正好给他安排个任务,去捉只羊回来烤嫩羊排。”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狼,颢穹孤鸣一拍大腿:


“还是王叔想得周到。”


当下便派了侍卫去把正在林子里捣鼓野果子吃的苍越孤鸣拎了回来,给了张地图之后又丢到了林子的那一端,效率高得出奇。


苍越孤鸣被毫不留情地丢到林子另一边的一片灌木丛旁,四脚趴地,惊飞了一群麻雀,吓跑了三只兔子,他按着地图一路走向目的地,疑惑地注目着路边的食草动物见着他都撒蹄子飞跑的壮观场景,整个狼都懵懵的。


哎,等等,你们别跑,我只是只未成年的吃素的狼啊!


然而并没有谁会听苍狼的解释,大家四下逃窜,奔走相告:


“夭寿啦!狼来啦!”


林中一时间宛如末日降临。


苍狼终于来到了史艳文那朴实无华的石头房子前,礼貌地上前伸出蹄子敲了敲门:


“打扰了,请问,有羊在吗?”


“没有。”


屋内立马传出了一个脆亮的声音。


苍狼尴尬地呆立了五秒,小心翼翼地凑上前,耳朵贴近门偷听房内的动静,隐约听到一个熟悉的bgm。


哎呀,是连续剧《四个diao炸天的巫师》!


苍狼抓耳捞腮,好想进去看啊!他终于鼓起勇气,再次敲门:


“你好!请问你是史贤羊的孩子史精忠吗?我是一只来自森林那头的狼,我叫苍越孤鸣,你也可以叫我苍狼。”


狼?


史精忠很敏锐地捕捉到了其中的关键词,真的有狼来了啊!精忠小羊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活的狼,这种动物自从他出生以来一直只活在各种各样的恐怖故事里。此时的精忠小白羊,有点恐惧,也有一点,兴奋!!!他放下手里的苜蓿冰淇淋,跑到门旁,隔门喊话:


“我是史精忠,你也可以叫我俏如来。你你你,真的是狼吗?”


“嗯!”


苍越孤鸣急匆匆地回答,此时的他只想快点进到房子里去看《四个diao炸天的巫师》。


“你趴到窗子上给我看看。”


聪明的精忠小羊决心要验明正身。苍越孤鸣来到窗子边,却悲哀地发现自己的身高不够,这特么就很尴尬了,苍越孤鸣赶紧搜罗了几块砖头摞起来,爬上去贴着窗子,耳朵因为紧张一直在扇啊扇,窗子对面是一张小白羊的脸,软咩咩特别温顺的模样,让人很想捏一捏。苍越孤鸣从未见过这么可爱的小动物,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吃素之外的又一件令人欢喜之事。


“你的眼睛真好看,像蓝色的晴天。”


史精忠友好地称赞了一下苍狼。苍狼有点结巴地呐呐地说了句:


“谢......谢谢。”


“噗,你怎么这么呆,你真的是正宗狼吗,不会是哪家的哈士奇冒充的吧?”


史精忠打趣道。苍越孤鸣小脸涨红,自己是纯血统的狼族呀,怎么会是远房亲戚二哈呢,他有点伤心,急忙辩解:


“我真的是狼,纯纯的,不信你看我的爪子。”


言罢亮出锋利的狼爪,看着对面小羊眼中瞬间升起的悚然,苍越孤鸣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吓到了他,又急忙把利爪收了进去,只留下软啪啪的肉垫贴着窗子:


“俏如来, 你不要害怕,我是只吃素的狼,我不会伤害你的。”


“好巧!”精忠小羊嘿嘿一笑:“我是只吃荤的羊,”顿了一顿又道:“我还没吃过狼肉,听说特别美味。”


“扑通”一声,被惊到了的苍越孤鸣脚下一滑,便从垫着的转头上摔了下去,四脚朝天,姿势相当难看。


 


3.


苍越孤鸣迷糊中看到门开了,一只白色小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水灵的眼睛里带着好奇,促狭,还有一丢丢的嘲笑。被可爱的小羊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pose,太丢人了,苍狼心如死灰,决心装昏到底。


精忠小羊蹲坐到苍狼身边,伸出羊蹄戳了戳苍狼的肚皮,苍狼绷紧肚皮,坚强地继续装昏,精忠又拿蹄子挠了挠,苍狼终于没绷住,捂住肚皮哈哈哈笑着打了个滚:“好痒!”翻了个身后的苍狼迎上小白羊的目光,立刻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动作有多蠢。


“你真的不是哈士奇吗?”


史精忠好奇地再次问道。


“不......是......”


苍狼头都不想抬了,冷冷回答道。他蜷起来,用毛挡住自己羞愧的表情,现在装高冷还来得及吗?


 


片刻后。


苍狼如愿坐到了柔软的干草上,和小白羊史精忠一起看《四个diao炸天的巫师》。


“黑麦草饼干,吃吗?”


小羊大方地和新朋友分享着自己的零食。苍狼看着他踮起后蹄在高脚橱柜里翻找饼干的背影,毛绒绒的短尾巴晃来晃去,像把小刷子一样,挠得苍狼的心痒痒的。他控制不住对毛球的喜爱,于是伸出手捏住了史精忠的尾巴:


哇靠,手感超棒!


小羊惊叫一声,护住尾巴愤怒地转过身来瞪苍狼:


“你这狼怎么这么没礼貌!羊的尾巴是不能随便摸的!我要是乱摸你的耳朵,你肯定也会生气的吧?”


“不会呀。”


苍狼老实巴交地把耳朵凑过去:


“虽然狼的耳朵也是不能随便给别人摸的,但如果是你的话没关系。”


史精忠难抑内心激动,伸出蹄子小心翼翼地捏了捏苍狼的耳朵,停了几秒后又捏了捏,精忠小羊的眼睛闪闪发光,他将是第一只捏了狼耳朵的勇敢与智慧并存的羊!!这绝对是值得载入史书的一刻!精忠瞅了一眼这会儿被自己捏着耳朵,舒服地眯着眼睛,一脸享受求抚摸的苍狼,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你真的......不是哈士奇吗?”


“......”


苍越孤鸣好生气哦,但是面对心仪的小羊,还是要保持绅士的微笑。


 


苍狼就这样在精忠小羊的家里住了下来。吃素的日子平静而圆满,苍狼几乎快要忘记自己是只狼了,也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终极任务——掳回精忠小羊做烤羊排。


一狼一羊每天清晨一起去给花园里的花花草草浇水,然后去菜圃里采摘新鲜的青草回去做饭,傍晚再去林间溪边散步,尽管这样的组合看起来十分诡异。草丛里不少偷偷窥探的小动物都忍不住哭了出来:他们水嫩嫩软萌萌的林宠——精忠小羊啊,大概马上就要被做成撒满孜然的羊肉串了,想想都教人难过。


不过两名当事人对此浑然不知,精忠小羊更是完全不晓得群众脑补了自己被支在烤架上的惨状后流了多少吨眼泪,此时的他们正在一处斜坡上比赛打滚,看谁能第一个滚到坡下的松树旁边。正滚得欢腾之时,史精忠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的主人此刻正在放肆地展现自己远超常人的肺活量,一声“大哥啊”吼得荡气回肠,树上的松果噼里啪啦砸了一地,还没缓过神来的苍狼当场被砸得眼冒金星。


史存孝拖着行李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大大大大哥啊,你咋跟一头狼搞到一块儿了?!!”


史精忠不好意思地搓了搓蹄子:


“银燕,这个是我朋友,叫苍越孤鸣,你可以叫他苍狼。放心吧,苍狼虽然是狼但他不会伤害我们的。”


史存孝依然没有放下防备,上下打量着苍越孤鸣,满脸警惕。


“真的,”苍狼从史精忠背后探出头,眼睛眨啊眨,写满了真诚:


“我是只吃素的狼。”


你踏马在逗我?吃素的狼??!虽然我书读得少你也不能这样驴我。


史存孝很不满,他觉得大哥的这个朋友十分不靠谱,于是嘲讽道:


“你是只吃素的狼,我特么还是只吃荤的羊呢!”


“原来你也是吃荤的羊啊,俏如来也是呢,你们一家羊都好特别啊!”


啥?等等,发生了什么?大哥你跟这头呆狼到底说了些什么?!


史存孝震惊地站在原地,看着自己大哥和这只叫苍越孤鸣的狼蹄子拉着蹄子亲亲热热地蹦走了,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赶紧给还在外办事的爹亲通了个信:


“爹亲,大哥要被隔壁狼犊子拐走了,怎么办啊?我好像打不过他啊!”


 


4.


回到家中,精忠小羊一脸凝重:


“苍狼,你还是赶紧回去吧,银燕肯定已经告诉了爹亲,我爹亲要是回来发现你就完蛋了。”


苍狼的耳朵都耷拉了下来:


“可是我不想走......”


我有点舍不得你,不过这一句小苍狼默默地埋在了心底。


“不如,我们一起私奔吧。去其他的森林里玩一段时间,等你爹亲和我父王都不生气之后,我们再回来。”


“......苍狼,私奔这个词不是这样用的......”


“哎?那我们应该叫什么?”


“潜逃!”


“......哦。”


匆匆收拾好行李,两个小伙伴连夜跑路了。


只可惜,还没奔出多远,可怜的精忠小羊就因为头一天晚上玩水玩过了头,生病了。苍狼急得团团转,小羊一会儿喊热一会儿嚷冷,喊热的时候苍狼便拿清凉的溪水给他擦拭,嚷冷的时候苍狼又用自己的大尾巴将小羊裹得严严实实,然而折腾了好久也不见好,这时,草丛里一只小兔子畏畏缩缩地伸出脑袋说:


“你得把精忠小羊带回他爹亲那里,史贤羊认识很厉害的医生。”


还没等苍狼继续问什么,小兔子便受惊了一样地转身跑了。苍狼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将精忠小羊放到自己背上,义无反顾地奔向了史艳文的石头小屋。


关于后来的事情,史精忠记得不太清晰,他昏昏沉沉地睡了好久才醒来,爹亲告诉自己,他被放在家门口,但送回他回来敲了门的人却没有露面。精忠小羊迷迷糊糊记得,苍狼和他告别时说过:


“俏如来,等我当上了狼王之后,我一定回来找你。”


 


狼族领地内。


“苍狼,让你去捉的史艳文的大儿子呢?”


狼王严厉地问道,苍越孤鸣两手空空,目光坦然地站在殿下:


“父王,孩儿虽然没有带回俏如来,却收获了一件意想不到的礼物。”


“哦?”狼王有点好奇,也许是带回了那边林子里的什么特产。到底是自己的好儿子,羊没抓到,孝心还是有的,知道带些别的礼物弥补。


苍狼有点羞赧地挠了挠头:


“不过,这个礼物孩儿大概要好几年后才能带回来和父王,王叔,祖王叔见面了。”


“到底是个啥?长到成熟居然要这么久吗?”


狼王暗自思忖,好奇心更重了。


“嗯......额......就是,那个,孩儿已经选好未来的王妃了,就是......史贤羊的大儿子俏如来。”


死一般的岑寂之后,狼族王宫里响起了侍卫此起彼伏的尖叫:


“来狼啊!快来狼啊!王上晕过去啦!”


                                                              THE  END


 



评论 ( 2 )
热度 ( 95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