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如果我是神金兵你会爱我吗【苍俏童话】

和药丸的童话连文终于肝出来了,我拖稿我有罪(OTZ

第二夜原型为小锡兵,第一夜原型拇指姑娘请移驾 @木有药丸 的主页 http://illusionan.lofter.com/post/1cc8d300_b2c9b31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二夜.如果我是神金兵你会爱我吗


1.

很久很久以前,人类居住的大陆边缘,有一座奇幻森林。森林里住着一个高贵冷艳的男巫,名为锻神锋。奇幻森林被巫师的魔法青睐,四季如春般美丽又如风般捉摸不定,所以周围的居民都称它为风海森林,连带的也将那位巫师尊称为,春风巫师。

在一个清爽的夏夜,风海突然光芒大作,一道金光从春风巫师的小庭院升起,直冲云霄,映得森林上方的夜空亮如白昼。边缘被惊动的居民纷纷出门仰望,议论纷纷的猜测着这是开启了什么剧情。甚至有人摆出锅碗勺铲膜拜大呼:“小当家在上,请受厨界弟子一拜!”

那光芒整整亮了个三天三夜,消息飞遍大陆,引来无数人前往森林边缘一睹风采,武林中一时间也将其传为佳话。

奇幻森林的东边坐落着财大气粗的苗国。

在终于被这三天三夜没有熄过的光芒闪得睡不着觉后,苗国的贵族千雪老爷暴怒了。

“这是谁家的大灯这么鬼亮?来人,去把它给我关了!”

苗国士兵领命前去查探后回来复命,苗兵甲禀报:"报告大人,那是西边奇幻森林中的春风巫师在捣鬼。"

苗兵乙立刻反驳:"不是捣鬼,据说是春峰巫师在做菜。"

苗兵丁十分不服气:“什么鬼做菜,我明明打听到是春风巫师在试新衣服。”

千雪掏了掏耳朵,左右一瞄,奇怪了:"嗯?苗兵丙怎么不在?"

苗兵甲乙丁面面相觑,"报告大人,您先前下令调走了苗兵丙,因为您说他的名字读出来实在太可爱了!"

"......哇靠,我还下过这么鸡毛的命令?!"

“是的,是您没错。”

下属们坦荡的目光实在让狼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千雪老爷嫌弃的反省了自己,并不爽的啧了一声。

“既然是鸡毛巫师搞鬼,我就不好打上门去了...唔,这样,你们去把王子殿下叫过来,就说我快不行了。”说着千雪扯出一条奢华毛毯把自己一裹,有气无力的垂下头,“说得严重一些,重点突出我三天没睡过好觉这个中心思想。”

“好的大人!”

“欸等等,记得要避着点儿人,不能让他们把消息搞得被王叔知晓,懂吗?”

“遵命大人!”

苗国储君苍狼殿下,是一个谦逊有礼、温和善良的好男孩,不心高,不气傲,早睡早起不懒觉。即使穿着拉风皮草站在王室的狼圈中,他也仿佛自带一层纯真结界罩,浑然天成的纯。像这样一位好孩子,在听说了自己可怜的小叔竟有如此的悲惨遭遇后,一定会毅然决然的踏上征途。

所以剧情的齿轮痴痴地等了八百多字后,终于可以开始转动了。

“我一定不会让千雪王叔失望的,我们一起前进吧,小葱花!”

对于这个正拍着自己的优雅马鬃对自己说话的热情少年,小葱花说不出话并友好的打了个响鼻。

苍狼王子骑着威风凛凛的小葱花,单枪匹马向着森林深处走去。

森林中很少有人闯入,放肆又热血的植物长势各种稀奇古怪,枝条曲折妖娆仿若跳舞。茂密的翠嶂中时不时响起难辨来源的叽喳鸟鸣,在林海之间空灵回响。松鼠抱着自己毛茸茸的大以巴,同云雀们一起站在高高的枝丫上,歪着小脑袋悄咪打量同样毛茸茸的苍狼。对于这些萌比的窥探,苍狼一无所觉。劈荆斩棘地走了许久,他终于找到了光柱的中心点。那里,就是春风巫师的住处!

“就是这里了。”苍狼翻身下马,左右查看一番,发现并没有可以用来敲门的东西,于是他礼貌地喊道:“巫师大人,苗国苍狼前来拜访!”

两位侍女从屋后绕出来,齐齐上前询问:“王子前来所为何事?”

“是为这一道莫名的光柱而来。”

两女对望一眼,正欲开口拒绝,身后木屋中传来一个飘渺男声;“苍狼王子,回答我一个问题。答对,见你;答错,不送。”

苍狼感激地笑道:“感谢你给我一个机会,请问吧。"

"如果说有一天,你发现自己拥有了一件宝物,人人趋之若鹜,但它在你的手中并不能发挥它的最大价值,你会怎么做?"

苍狼心思百转,想法脱口而出:"你得到了这样的宝物吗?"

见巫师陷入沉默,他便再接再厉道:"如果是我得到了这样的宝物,我会将它交给更能发挥出它价值的人。"

"哼!"巫师重重冷哼一声,不屑又嘲讽:"愚蠢!你又怎么知道这件宝物的价值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

闻言苍狼不禁愣住,犹豫着反问:"可是你说过那是宝物啊?"

"宝物就一定是好东西?一柄好剑是绝世珍宝,但拿着它的人才会决定它到底是英雄还是邪物。"

“......”对于这样似曾相识的训斥,苍狼并不陌生,身为王储的他已经无数次的被苗王不满一身软糯性格。而今在这样的地方再听到,一如往昔般,他说不出反驳的话语。

正当气氛陷入僵持,一阵无名清风从庭院中吹出,沉浸在低落情绪中的苍狼浴风一醒,余光扫到半片银丝暗纹衣角正迎着风,飘出木门来。

巫师清晰的不满便也迎风临面:"愚善即是作恶,我便以此为罪就地罚你一遭!"

话音将歇,只见那亮了三天三夜的巨大光柱突然急速向心状聚拢,光柱越来越亮,越来越细,最后生生压成一个童头大小的光团,缓缓从庭院上方落下。一只劲瘦大手悠然探出,稳稳托住光球,苍狼心中警铃大作,欲退却发现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

"去!"爆喝过后,一指金光从光团中激射迸发,直冲苍狼面门而来!

意识的最后,是那个朗朗声音在漫不经心地说:"放心,你不会是一个寂寞的犯人。"

 

 

2.

“铛!铛!”捶打金属的声音将混沌意识聚集,唤醒。感觉身体被掏空的同时,四肢传来的奇异触觉让苍狼有种重组再生的诡异感。

还记得昏迷前已经被那金光击中了,也不知道巫师会怎么对待自己。怀着忐忑的心情,苍狼尝试睁眼,然后发现...完全睁不开。

紧接着他又后知后觉的察觉到,身体似乎也不受自己控制了。

什么情况,鬼压床?

正头脑风暴着,突如其来的悬空感让他差点惊呼出口。要不是嘴巴打不开的话。紧接着春风巫师的声音在他头顶上方响起——

“你们都想知道我这里发生了什么是吧?呵呵。”不知道为什么,苍狼觉得他的声音似乎特别大特别洪亮。

一个尖锐的硬物戳到了他的身体,苍狼有些不安,只能专心去听巫师的话来缓解情绪。

“我的确是得到了一件稀世珍宝,它叫神金。”

哦哦,神金,一听就是很了不起的东西。不过到底为什么,巫师的声音这么宏伟呢?

“哐!”一声巨响和随之而来的剧烈震动让苍狼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神金并不多,熔化后只有半拳大小。我知道我不是能将它的作用发挥到极致的人,但是,东西是我得到的,所以,我就要决定它的作用。”自负与自嘲交相辉映,衬得他的语调有些激昂,“现在它是我的所有物,而它在我手上的用途...呵呵。”

又来了又来了!听着这声冷笑,苍狼只觉得危机感直逼面门。上一次听到巫师用这样不怀好意的调调时,他就被二话不说的强行躺尸,不知道这次又会被搞成什么幺蛾子!

那些尖锐的物体戳戳划划许久才离开身体,苍狼只觉得自己仿佛在被雕刻敲打。这么一想,他整个人都不太好了。而春风巫师锻神锋终于第一次显露出算得上满意的情绪,再开口时语气变得春风不少:“最后一道工序,开,五感。”

宛如咒语般,尾音落下的那一刻,苍狼觉得身体终于活了过来。他将信将疑地睁开双眼,耀目的火星飞过又匿迹,在视网膜上留下一缕流痕。呆滞地看着一片红宝石在眼前下降,下降,最后,巫师的大脸出现了。

真的,好大一张脸。

虽然离得近占一个原因,道理他都懂但是...

巫师的鼻孔都有他头那么大了好吗?

所以这是什么诡异的情况!

欣赏够了苍狼抓狂的情绪,锻神锋笑得勘称慈祥:“既然你觉得神金在我手里不适用,那我就把它用在你身上吧。来,看看你~”

锃光瓦亮的巨大铜镜落在身前,苍狼颤巍巍伸头去看——

然后他想就地晕厥。

泛黄的镜面中,倒映出一个浑身散发微弱金光的金属小人。从头发尖尖到脚趾颠颠,都与苍狼本来的形貌一模一样。只是这个苍狼高不过一掌,连衣物也都成了金属质地。

突如其来的打击如此酸爽,苍狼只来得及呆愣当场魂游千里。旁边巫师的耐心终于告罄,刷的一声抽走镜子,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地睨着他,“我将你熔进神金中,你现在就是我的所有物,姑且大发慈悲赐你一个名号吧,神金兵。”

见苍狼傻傻地仰头看他,巫师讥讽一笑,伸手到他面前轻飘飘一划,“为了防止你乱跑,弄丢珍贵的神兵,还是去掉你的行动能力好了。”

“对了,差点忘了给你介绍。”大手一把抓起小神金兵,几步来到案几前。苍狼被转了个身放到案几靠窗边的位置,视线正对上一个白得发亮的纸片人。

“这是你的...狱友,俏纸片。”

“......”

...这不是我男神俏如来吗?

我一定是在做梦。

 

3.

 

俏纸片...哦不,俏如来整个人以一种看着就很累的姿势站在一个纸糊的亭子前:左脚着地,右脚屈膝抬起,一手端在胸前一手执掌向身侧打出。苍狼端详半晌,一锤定音——这是一个标准的金鸡独立起手式!

再往上看,是那张永远淡然柔和的脸。此刻这张脸亦如他整个人一样白得毫无生机,虽然俏如来在他心里的印象倒也是一直从头白到脚,但这样刻意生硬的白,让苍狼心里突然生出一丝不忍。

还记得,记忆中这个人是那么优秀,那么让他向往。可如今,却变成了一个闭着双眼脆弱易碎的纸人......

用唯一还能为自己所用的嘴叹了一口伤感的气后,他马上就看到不远处的俏如来睁开眼,呆滞一瞬,随即有些惊喜的往前跳了一步。

“咦?你是...苍狼王子吗?”看起来的确十分惊喜的俏如来跳起来踢开身前的纸栅栏,一路哗啦哗啦地蹦到了苍狼面前。

“额,啊啊我...我是...”第三次目瞪口呆的苍狼内心化狼一阵呼啸:原来人家还没死的啊!我是在伤感个什么鬼!吼尴尬啊讨厌!

随即他又觉得一阵绝望。

问:时隔多年再遇暗恋对象,我却变成了一个神金兵,怎么破?在线等吼急。

这边苍狼还暗自纠结着,俏如来已经靠近他身边。染上他散发的金光后,顿时整个纸都变得十分仙气飘飘。

“你这是...被熔进神金了?”

“是的..你也是为这件事来的吗?”

俏如来看出他掩饰不住的紧张,又朝他挪近了些,惨白着一张纸脸温柔笑道:“那你比我可幸运多了。看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纸片,巫师对着我说话的时候,我都担心他的口水会溅到我让我身体融穿洞啊。”

“咦?那么危险...”易碎品!小心!

“哈,不过春风巫师哦,似乎有点可爱的小爱好啊,你过来一点我要悄悄...”被俏如来越压越低的声音和谈话内容吸引,苍狼梗着脖子想往那边凑,却发现巫师禁止了他的行动能力,情急之下,他只好焦急地撅起嘴巴。

“噗!”俏如来被他逗得喷笑,差点搓破了嘴巴那一块儿的纸面,连忙抿嘴粘一粘自己嘴唇。

“让你耳朵过来,撅嘴干嘛,要亲亲?”被俏如来善意的一波调笑,本就心有所虑的小神金兵浑身金光渐渐变红,看得俏如来啧啧称奇。“可以啊苍狼,你这还能调光变色哒?”苍狼恨不能转身逃跑,生硬的转移话题:“我被巫师禁止行动了...”

看着眼前小人不好意思的左瞟右瞟,俏如来十分满意:嗯,好玩儿。

为了照顾除了五官哪里都不能动作的小神金兵,俏如来又向前跳了半步。窗外突然一阵风过,丝丝风隙飘到这边,推得俏如来摇摇晃晃离了地,要不是有苍狼刚好挡在前方,还不知道要被吹出多远去。

如此一来,薄薄的俏纸片就紧密的贴上了小神金兵。如果身体里有心的话,苍狼不敢保证此刻自己的心脏还能不能乖乖呆在原位。

俏如来倒是毫不在意,将头往他耳边靠了靠,直接就着这个状况低声说了起来。

“你看到我身后那个小院子了吗?全是纸做的。”

苍狼强迫自己收回如脱缰野马一般正撒欢狂奔的思维,依言往对面看去,果然看见一座精致小巧的纸院子。左边那个凉亭就是刚刚俏如来站的地方,凉亭旁有一架五孔拱桥,桥下零落的放着纸花纸鱼。除了围着院子的纸栅栏刚刚被俏如来踢开了一个豁口外,其他都算得上是精巧。

“这些都是巫师做的?”实在不敢想象锻神锋面带微笑翘着手指做手工的美妙场景,苍狼小心翼翼地问。

“嗯,每一样都是我看着他亲手做的,你说巫师是不是好少女心的。”耳畔轻松带笑的语气中没有一丝对现状的担忧,苍狼终于也慢慢变得不再那么慌张。

风停了,俏如来轻飘飘的从他身上滑落下地,对他安抚的笑笑,又换上正经脸严肃道:“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被他情绪感染,苍狼皱眉,有些紧张的问道:“什么?”

俏如来继续严肃:“这说明,不光是人不可貌相,变态也同样!”

苍狼惯性呆滞:“......”算了,男神说什么都对。

被他表情愉悦的俏如来眨了眨眼,纸睫毛就这么扇掉了两根,正好目睹这一幕的苍狼呆若木狼,眼珠随着睫毛一路下飘,仿若游魂。

俏如来怜惜的贴过来,用纸脸蹭了蹭他的脸颊。

“你一定吓坏了吧?别怕别怕,睡一觉吧,明天就会好了。”

苍狼充满希望地望着他:“明天我就会变回去了吗?”

俏如来温柔的摇头:“不,明天你就习惯了。”

 

4.

昨晚他决定听从俏如来的建议,先睡一觉。可悲的是当天色黑下来以后,他整个人还亮如明灯。俏如来欣赏了一会儿,并指导他学会了切换红金两色,然后找了个挡光的地方睡去了。

只留他一人,凄凄惨惨戚戚,努力的适应被自己照亮着睡觉的艰苦环境。当意识到自己即将醒来的时候,他由衷的祈祷着昨天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个无伤大雅的梦。默默地做了半天心里建设后,苍狼猛地睁眼。

男神笑得十分明亮。

“早呀,睡得好吗?”

讲真,他都不知道看见这张惨白的笑脸是该郁闷还是该欣慰了。

“早安,俏如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今天俏如来的笑容似乎特别大呢。看,脸颊边的纸都皱成一团了。

“苍狼,看看窗外。”摇晃着自己菲薄的身形挪到一旁,俏如来示意苍狼往身后看。

瓢泼大雨。

窗柩已经被打湿成深泥土色,接合的窗框沟里积了浅浅一层水。

苍狼立刻紧张地扫视了俏如来几眼。

俏如来十分配合的原地蹦着转了个圈,“不用担心,我一点水都没有沾到。倒是我的小院子呀,”惋惜的看着窗边已经塌陷大半的纸院子,他大幅度的晃了晃头,“现在我和你一样,都是穷光蛋啦。”

对着俏如来如此真情实意的伤感气氛,苍狼无言以对,只能默默发光。

默哀三秒后,俏如来从角落踢出一张纸荷叶,笑得一脸骄傲。

“这个是我昨晚偷偷藏起来的,这种用来做荷叶的纸不会被水泡透,而且大小也比较合适。”

“大小...合适?”目测了一下这个荷叶和自己的比例,苍狼突然福至心灵,“我啊?”

“答对。”俏如来将荷叶踢到窗框边,沟里的水位已经变高了些,荷叶稳稳地浮在上面,“对亏苍狼你来了。像我现在这样,如果跑出去的话,妥妥活不过两百字。”

“可是我动不了。”

“还有我啊。”

安定的语气让苍狼发慌的心情平复些许。俏如来蹦到他身前,眉眼温柔地注视他。

“苍狼啊,还记得小时候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在...我家。”

“对啊,那个时候你比我矮多了,也就到我这儿吧。”俏如来晃了晃腰。

“我那时还不成熟,管不住弟弟。小空惹恼了你们的大将军罗碧,你记得吧?”

苍狼抽了抽鼻子,语调欢快的的回道:“我记得他。他想揭将军的面具,将军不让。然后他说...”

“装逼也要遵守基本法,不露脸不符合英雄设定。”俏如来无奈的笑。

“所以到底是什么基本法?我想了好久。”

“你别理他,他中二病。”俏如来感慨,“那次,你十分认真的带着我藏在后花园,还说‘我可以保护你,放心吧。’”

苍狼想挠头,悲哀的发现动不了手,于是他羞赧地抿着嘴笑。

“那个时候,为什么呢?”俏如来问出了几年都想不通的问题,“为什么你第一时间是要带着我藏起来呢?我甚至都不是会被直接责罚的那个。”

回忆起这个问题的答案,苍狼开始庆幸现在体内没有血液,不用让自己变成一只熟透的大虾。

然而俏如来铁了心般紧盯着他。

“只是...我想保护你...”比蚊呐声音大不了多少的回答让俏如来不禁愣住。通透如他,只从这样含蓄的一句话里就该读懂许多情意了。

心乱如麻的踌躇之下,苍狼隐约又生出了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决心。

于是他狠狠的抬起眼来瞪向俏如来,正要张嘴,便看见那张白到透明的脸上似乎挂着...不好意思的表情?

咦咦咦...?

空气突然沉淀,纸片人与小神金兵各自沉默,眼神乱飘。苍狼的羞赧倒是变得带了些雀跃。

然而他又很快的发起愁来。

“俏如来,我没想到这么多年再一次见面会是这种场景。我本来会比现在帅气好多的...”语气满是惆怅。

一言惊醒,俏如来快速平复心情,镇定道:“别在意,神金兵也挺帅气的。”

“真的?”苍狼双眼亮度大增,宛如一对真·探射灯,“那哪种更帅气?”

“有完没完?”

苍狼眨眼,回了他一串傻笑。

俏如来蹦到他身后,用力将人往荷叶处踢过去。角度力度算得很好,抛物线落点正中靶心。荷叶顺势就着冲击向边沿流走。

仰面躺倒的苍狼还十分不放心的大吼:“俏如来,你离窗户远一点啊,不要等我回来救你你都变成一摊废纸了!”

俏如来不甘示弱地笑话他:“等你学会关灯了再来教训我吧,一路小心!”

“好的啊啊啊啊啊啊!” 

纸荷叶托着神金兵哗啦一声砸进地上雨水汇聚的小溪流,很快便被带着流远了。

俏如来小心地站在雨丝打不到的位置眺望,喃喃低语:“银燕呐,大哥我都整整消失三天了,你要是还没来找我......”

 

银燕被剑无极塞进树下躲雨,正要反抗,一个大喷嚏十分不羁地打了出来。

剑无极得意嗤笑:“哦?身体这么反抗,嘴巴倒是很诚实嘛~”

“哼!我才没有风寒!这是大哥在想我。”

“哇塞不是吧大哥,一想二骂三唠叨这种数喷嚏的方法你还严格遵守着呢?”

银燕一脸庄严:“你不懂,这是科学。”

剑无极:“......你总是有办法让我产生怼死你的冲动。”

两人暗搓搓的挤着蹲在树丛下,双眼发空一个望天一个看地。

“不知道大哥现在怎么样了......”

剑无极耳朵一动,突然站起身侧头倾听状:“笨牛,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无人应答。

剑无极又偏头歪脑听了一会儿,拿脚踢踢旁边那坨,“诶我认真的,你听听?”

银燕扯了扯他的裤子,指着不远处一个小水洼中的神金兵。

“我听到了,这儿呢。”

见两人终于注意到这边,向他走来,苍狼扯着嘶哑的嗓子大喊:

 

“走!跟我回去救俏如来!”

 

被史家人找上门来,赔礼道歉许久,巫师终于网开一面将两人咒法解除。临走前,俏如来将那张不再会动的纸片俏塞给苍狼,眨眨眼轻声说:“虽然神金兵比较帅,但是不能关灯的话还是算了。”

苍狼还没来得及有所表示,就被银燕的宽膀子挤到一边,于是宝贝的握着纸片人转身回家。

无事,来日方长!



评论 ( 12 )
热度 ( 37 )
  1. 木有药丸山鸟 转载了此文字
    www我39的第二夜也肝出来啦!,给你发糖! 小金兵和俏纸片真是萌哭我_(:з」∠)_ 开始准备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