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苍俏】咦?种出一只拇指俏

连文第一夜!药丸这个小妖精爆肝太厉害,我要缓缓😂

木有药丸:

和39连文的《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两个取名渣废想了一晚上于是就想出了这样的名字,真是羞愧。


第一夜的故事我先肝为敬, @山鸟   接好咯!⁄(⁄ ⁄•⁄ω⁄•⁄ ⁄)⁄


                     我们是正经的好童话


                    ——苍俏睡前故事系列 


                                    


               第一夜.  咦?种出一只拇指俏


 1.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苗疆的国家,那里水草丰美,人民安乐,家家户户会唱《套马杆》,一个个都舞技超群,是一方养人的好去处。苗疆有位小王子名叫苍越孤鸣,他是一个非常寂寞的小王子,在华丽冷清的宫殿里,常年只有书本笔墨为伴,同龄人少之又少,实在非常可怜。


  “神哪,请赐给我一个可爱的小伙伴吧。”


  小小的苍越孤鸣双手虔诚合十,对着漫天繁星默默祈祷。


  一道流星划过天际,苍越孤鸣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翡色衣衫的美男子,面容清俊,谪仙一般,窸窣的交谈过后,苍越孤鸣迈着一双小短腿一路飞跑向自家叔叔的房间,费力踮起脚推开门,里面正传出千雪孤鸣暴躁的指控声:


  “靠北!藏A我们是一组好不好!你炸我是要做啥!要斗的地主是心机温啊!”


  “藏镜人不习惯隐藏实力,手自己就动了。”


  “一对2,温皇还有最后一张牌。”


  “干!又输!”


  “和气生财呀,千雪罗碧,给钱给钱!”


  “洗牌!再来一局!”


  三人马不停蹄地又开始了新一轮牌局。没人注意到一个小胖子已经顺着千雪的大腿一路爬了上来,然后端正地坐到了千雪孤鸣的膝盖上,声音响亮:“千雪王叔!”


  “哎?小苍狼,你跑这来干什么!快回去睡觉,小心你父王发现了打你屁股~”


  千雪孤鸣忙着出牌,一叠声地恐吓小孩,真是十分无良的大人。


  “千雪王叔,我许了个愿望,希望能有一个小伙伴陪我玩,然后就出现了一个漂亮的神仙叔叔,给了我一粒种子,说种在花盆里就可以长出一个小伙伴。”


  “哇!这么神奇吗?!那你还不赶紧去种!”


  千雪一把将小苍狼拎起来夹到咯吱窝下,走了两步又回头对两个兄弟叮嘱:“是讲,你们俩不要偷看我的牌啊!”


    “藏镜人从不做如此厚颜无耻之事。”


  “温皇向来以诚待人。”


  然后史罗碧和神蛊温皇在千雪孤鸣转身之后就立刻面不改色地翻看了他的牌_(:з」∠)_。  


  千雪孤鸣驾轻熟路地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小破盆子塞到苍越孤鸣手里:“乖啦苍狼,快去种你的小伙伴吧!要勤浇水多施肥哦!”说罢在其脑瓜上一顿乱揉,揉乱了苍越孤鸣精心梳理的小辫。


  苍越孤鸣就这样懵懵懂懂地又被自己王叔给赶回了房间,他捧着这个小花盆,摊开肉呼呼的手心,一粒雪白的种子安然沉睡。仔细埋上土,苍越孤鸣又拿铁锹轻轻拍了拍,才放心地将花盆放到了自己的窗台上,对着那还未曾发芽的种子道了一声“晚安”后,便规规矩矩地爬上床,盖好被子入睡了。


有了这样一个念想,苍越孤鸣变得愈发勤奋和精神,每天的功课做完之后,便是定时定点地给种子浇水,抱着花盆去晒太阳,还要趴在花盆前讲话,仿佛那里面真的住着一个未曾谋面的小伙伴。


时光悄然而逝,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苍越孤鸣照例洗漱完毕后去跟窗台上的种子打招呼,却发现了花盆里已经冒出了一株嫩绿的小苗儿。看起来真是十分脆弱的小家伙!苍越孤鸣想着,便跑去取来防风的纱罩,小心翼翼地将苗儿笼起来,万一被吹折了就不好了。


如此,又过了一段时日。


 


  “开花了!开花了!千雪王叔!你看,我的种子开花了!”


  千雪孤鸣昨日和两个好友喝了半宿的酒,这会刚刚爬起来,依然是头重脚轻,被胖墩墩的小侄子一头撞进怀里,立刻跌了个结实。千雪孤鸣看着苍越孤鸣手里那个花盆,一枝雪白的花骨朵儿含苞欲放,似乎都能隐隐闻到丝丝淡雅的清香。


“小苍狼还蛮厉害的嘛!”


千雪孤鸣笑嘻嘻地拍拍苍狼的肩:


“再努把力,很快就要开花了,你的小伙伴应该马上就可以结果了。”千雪显然没把那个苍狼口中的神仙叔叔当回事,多半是哪里混进来的江湖骗子。


“可是......好几天了,它一直不开花。”


苍越孤鸣脸蛋苦哈哈。


千雪捏了捏苍越孤鸣的脸:“这有什么好愁的,施点肥就好啦,童子尿来一泡,什么花都开了。”


  千雪孤鸣就那么一说,但是天真耿直的小苍狼却是陷入了天人交战:真的要施肥吗真的要施肥吗!!可是小白花看起来这么纯洁我怎么能在他面前公然脱下我的裤子!


  苍越孤鸣年纪虽不大,礼义廉耻却学得极好,此时的他更加愁苦了。


由此可见,有一个靠谱的长辈还是很重要的,误导儿童真是大罪过。


 


深夜,借着明亮皎洁的月色,苍越孤鸣眼见四下静谧无人,终于鼓起勇气,将花盆从窗台上取下来放到了地上:


“王叔说施了肥你马上就可以开花结果了,这样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对不起呀!”苍越孤鸣小脸涨红,扭捏了半天终于亮出了自己的小鸟。


  然而,就在此刻,雪白的花苞突然无声绽放,花朵片片舒展,清香弥漫,美不胜收,花朵的正中间,一个拇指大的小人正襟危坐,眉间一点血色印记,十指上缠绕着一串佛珠,小家伙拉下自己的白色兜帽,一抬头,正好与正敞着小鸟面色尴尬的苍越孤鸣四目相对,一声细小却清晰的声音在沉寂的夜色里显得尤为响亮:


“银燕!这里有流氓啊!”


 


2.


苍越孤鸣一直知道自己的屋檐下住着一窝燕子,他原本以为这是再柔顺不过的小动物了,没想到眼前的这只燕子却颇为彪悍,一听到朋友的召唤,当即一个俯冲直奔苍狼的小鸟而去,大有不啄碎不罢手的磅礴气势。苍越孤鸣虽然是苗疆正统小王子,胆量实非同龄人可比,但也从未遇到过被燕子狠啄小jj的窘况,提着裤子满屋跑,场面十分尴尬。


经过一番艰难交涉,苍越孤鸣总算勉强让对方相信自己并不是一个小流氓,说到底这还得归功于苍越孤鸣房中无时不在的新鲜水果,拇指小伙伴对葡萄这种水果表现出了非一般的兴趣,连着吃了好几颗。


“我叫俏如来。”拇指小孩脆生生地自我介绍,原来有名字的呀!苍越孤鸣一边感叹,一边又给他剥了一个葡萄,然后拿刀切成碎碎的小块。拇指俏扑在一块葡萄果肉上“啊呜”啃了一大口,白皙的小脸上顿时沾满了紫色的葡萄汁,苍越孤鸣小心地伸出指头帮他揩干净,沉浸在葡萄美味中的俏如来大概是嫌弃苍狼还漏掉了嘴角一丢丢没有擦干净,于是主动伸手把苍越孤鸣的小指头抱过来,当成手帕又在自己嘴上揩了揩。


苍越孤鸣感受着指尖传来的细腻触感,突然有点脸红。


“我......我叫......”


“我知道,你叫苍越孤鸣,小名苍狼。苗疆小王子,每天上午学文下午习武,晚上十点睡觉,早上六点起床。”俏如来的语气里带着自豪:


“我还是一颗种子的时候就知道你了,你是不是天天对我说话?”


苍越孤鸣不好意思地扯了扯自己的衣角,他想起了自己当初每天对着花盆说话的场景,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羞耻。


俏如来吃完最后一个葡萄,心满意足地摸了摸自己白色僧衣下微微凸起的小肚子。语重心长地教育苍越孤鸣:


“虽然你是苗疆的小王子,裤子也是不能随便脱的,你先生没有教过你的吗?”


听闻此言,苍越孤鸣越发羞愧起来,小脸通红:


“说起来你也许不信,但我以前不这样的......”


俏如来抬起脸很是正直地盯着苍越孤鸣,半晌才哼了哼:“好吧,勉强相信你。我还是种子的时候好像听师尊说到,你许愿想有一个小伙伴恰巧被他听见,也算有缘,所以师尊就把我送给你种了是吗?”


苍越孤鸣让俏如来顺着自己的指头一路爬到掌心坐好,双手捧着他狂点头。


俏如来两手撑着苍狼的掌心坐下,神色有点为难:“虽然我答应要做你的小伙伴,但是十年之后,我还是要回我自己家的。”


苍越孤鸣愣了愣:“你以后要走吗?”


俏如来偏头看着他,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没智商:


“当然呀,我有自己的家和家人的,我的大名叫史精忠。”


十年。苍越孤鸣扳起手指头算了算,管他呢,先留在身边陪着自己,大不了十年之后,自己再跟着他回他家就好了。


  “那好吧,拉个勾。”俏如来的手掌和苍越孤鸣的小指头碰了碰,就算完成了这次庄重的仪式。


  从此之后,苍越孤鸣除了念书习武之外,每日里又多了一项固定的功课:喂养自己的小伙伴,拇指俏如来。


“俏俏,你吃这个!”


苍越孤鸣用力掰开一个坚果,把果仁碾成碎渣渣拨到俏如来面前。虽然都还是不谙世事的孩童,苍越孤鸣却已经自觉承担起了监护人和保护者的身份,每日里好吃好喝地投喂自己的小伙伴,俏如来被养得白白胖胖,脸蛋嫩得可以掐出水来。


“不要叫我俏俏,听起来好像女孩子。”


俏如来吃得开心,但还是不忘严肃地表达了自己对这一称呼的不满。苍越孤鸣托着下巴盯着俏如来捧着果仁末末吃得满脸渣渣:“哪里像女孩子,明明非常可爱。”苍越孤鸣嘀咕了一句,起身去倒茶喝。俏如来的杯子是苍越孤鸣特意找工匠做的袖珍版的小玉盏,玲珑剔透,小巧精致。


黄昏的日光透过床上的纱幕渗进来,照着书桌上的小摇篮,沉睡的拇指俏睡梦中无意识地蹬开了苍狼为他量身定制的小白花铺盖,藕节似的胖腿弹了弹,玩具熊也被踹到了摇篮外。苍越孤鸣习武完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四肢大敞睡相奇特的俏如来,与平日里端庄小僧人的模样完全不同,倒是显出了几分小孩子的天真。


苍越孤鸣叹了口气,轻手轻脚走过去伸出手指拈起小白花铺盖给俏如来盖上,手指还没来得及抽走,就被那人一把抱住了小指头,大约是梦到了什么美食,俏如来埋在苍越孤鸣的小指头上“啊呜”啃了一口,并没有什么杀伤力,简直跟挠痒痒一样,小家伙皱着眉撇撇嘴就嫌弃地放开了指头,转身扭到了一边,惹得苍越孤鸣忍不住笑了出来。


  俏如来终于老实地继续睡了。苍越孤鸣捧了一本书在一旁坐下,一边看书一边时不时拿两个指头夹起俏如来的小蒲扇,给他缓缓地扇着风。有了这个小伙伴的陪伴,小王子苍越孤鸣乏味的生活中多了不少乐趣,虽然这个小家伙总喜欢揪住自己的两个辫子荡秋千却也丝毫没妨碍自己对他的喜爱,每每此时苍越孤鸣总是心惊胆战地伸着手护驾,却说不出半句指责的话来。


 3. 


日子一天天过去,春去冬来,花谢复开。


小苍越孤鸣转眼已及束发之年,褪去了儿时的青涩,少年身姿挺拔清越,眉眼渐渐舒展长开,然而俏如来却依旧是一只小小的拇指俏。


  “俏俏,金池阿姨今天做了八宝饭!”


苍越孤鸣大步走到书桌前,俏如来此刻正踮起脚给一只蜜蜂的脚上绑家书,虽然形貌依旧是拇指大小,但开口已经是少年的嗓音了:


“这次又要麻烦你了!”


蜜蜂“嗡嗡”了两声似在回应俏如来的答谢,扑扇着翅膀就飞走了。


“苍狼,今天的功课做完了吗?”


俏如来趴到摇篮边仰起头问,眉眼间颜色柔和,与小时候相比倒是沉静了不少。“嗯。今天伯父和舅舅还夸我武艺有长进。”苍越孤鸣边说着边打开了拎着的食盒,热气腾腾的两碗八宝饭,一只大碗,一只超小碗。俏如来安静地小口吃着饭,内敛又庄重,苍越孤鸣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多年前那个趴在葡萄上吃得满脸葡萄汁的小孩,发出了一声自己都未曾察觉的遗憾的叹息。


“你叹什么气呢,快吃呀,都凉掉了。”


俏如来拍了拍苍越孤鸣的手,虽然没什么力度,但苍越孤鸣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笑了笑马上端起了碗。


  “要不要出去走走?后花园池塘里的荷花开得正好。”


俏如来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自己又吃撑了的小肚子,是该出去散散步了,便点了点头。然后熟门熟路地抱住苍越孤鸣的一根辫子,哧溜哧溜地就顺着辫子爬上了头顶,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好之后,才满意地道:


“走吧。”


“坐稳了?”


“嗯。”


俏如来两手扶着苍越孤鸣的发饰,坐得稳稳当当。他觉得自己这个小伙伴真是太牛逼了,人长得好看脾气又好,以后哪个姑娘嫁给他一定跟每天泡在糖罐子里打滚一样幸福。咦?但是为什么自己并不是很想有姑娘嫁给他?俏如来顿时陷入了沉思。


此刻已是薄暮时分,晚风轻柔,满塘荷花微微摇曳,煞是动人。两人静静地欣赏着如此美景,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直到一个声音破坏了这赏景的好气氛:


“王子殿下,苗王让您马上去一趟他的书房,说有要事。”


苍越孤鸣应了一声后说:“那我先送你回房间去。”头顶的俏如来笑道:“不用麻烦了,你把我放到那片荷花上,我再待会儿,你事情处理完了再来把我带回去。”苍越孤鸣有些犹豫,毕竟俏如来只是个拇指俏,随便来个飞虫对他来说都算巨禽,自己实在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呆在这里,似乎是看出了苍越孤鸣的忧虑,俏如来顺着他的辫子滑下来,跳到苍越孤鸣早已摊开的掌心:


“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你不是就去一小会儿?”


苍越孤鸣深深看了他一眼,俯身温柔地将俏如来放到一片盛开的荷花花瓣上叮嘱道:


“你不要乱跑,我很快就回来。”


俏如来不好意思地挥挥手:“快去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如果苍越孤鸣能预见到之后发生的事情,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任俏如来一个人呆在危险重重的后花园,这一次离开,造成了两人相识以来最长久的分离。


 


  4.


  多年之后,俏如来也常常感叹,如果他能预见到那日之后发生的事情,他无论如何也会抱紧了苍越孤鸣的辫子不撒手,之后也不会白白错过了能与他共处的好时光。


  那日傍晚,俏如来目送着苍狼匆匆离开的背影,便爬到花心处捧了一捧花蜜尝了尝,清甜可口,倒是十分适合拿来做夏日甜品。正想着,却被一阵剧烈的晃动吓了一跳。俯身看去,一只眼睛圆鼓鼓的青蛙正趴在一片荷叶旁很有兴趣地盯着他。


“呱!”嘹亮的一声鸣叫。


“呱呱呱!”荷塘里顿时此起彼伏一片蛙鸣。


危机四伏!这是俏如来被高分贝的蛙鸣震到昏迷前想说的最后一句话。


再次醒来时,俏如来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一个黑暗潮湿的洞穴里,旁边那只大眼青蛙正在用爪子扒拉他的佛珠。俏如来神色一凛,甩手就砸了那蛙一珠子。青蛙似是被砸痛了,立刻跳到一边,他万万没料到这个拇指大的家伙居然还有这样的杀伤力。


“你们掳走我做什么?”俏如来冷冷道。


“你长得真好看,我们决定把你送给来我们湖泊度假的英俊大雁当媳妇儿。他现在什么都有啦就缺个对象。”


又有好几只青蛙不知何时都齐齐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十分聒噪:


“大雁非常英俊!你一定会喜欢他的,他喜欢长得好看的!”


“大雁有很多钱,而且他还有种叫断云石的宝贝,你跟他成亲了肯定有花不完的银子!”


“大雁很博学,你以后可以听到许多好玩的故事,比如孙悟空三打西门庆,贾宝玉大战马超啥的。”


“......”


俏如来被一片呱呱声吵得头痛欲裂,最后终于忍无可忍,一蛙给了一珠子,在砸晕这群话多的青蛙后,俏如来奋力爬出了阴冷潮湿的泥巴坑,看着自己脏兮兮的白色僧袍,俏如来觉得大概没什么比自己现在的处境更糟糕了。


天地浩大,四顾茫然,芦苇丛此刻如同高不可攀的岑天古木,俏如来蹲到溪水边,小心地掬起溪水清洗着自己满身的泥巴,必须得非常小心好不好,稍有大意就要被洪水卷走了。


一定要回到苗疆,回到苍狼身边。十年之期还没有到,自己和他拉过勾的,要一直做小伙伴。


俏如来一路走走停停,问过路过的小鱼,问过挖土的鼹鼠,确认了苗疆的方位后便闷头赶路,对一只拇指大小的生物来说,这段旅程实在是太过艰难漫长,还要时时防备着那些想把自己抓回去当储备粮的飞禽走兽。


又一天安全度过了,俏如来长舒一口气,蜷缩在一片四叶草下面,艰难地搬来一颗熟透了掉在地上的杏子,拿石头切碎成小块果腹,以前这些事都是由苍狼一手操办的,自己负责吃就好了。自己果然一路来都被照顾得太好,简直快要丧失生存能力了,俏如来苦笑了一下,继续努力地切着大杏子。


俏如来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原本想要求助一下路过的蜜蜂蝴蝶帮忙捎个信,不过一来自己一直在陆地上蹒跚而行,鲜少有机会和信使们搭上线,二来即使把信笺送到了,苍狼也不一定能发现辣么小的信笺呀,万一不小心把信使拍死了咋办?


俏如来愁眉紧锁,觉得自己遇到了此生为止最大的难题。


正在发愁时,俏如来突然感到头顶似乎被什么巨大的阴影挡住了,当下便觉不妙,起身欲逃,却还是慢了一步,被一只爪子按倒在地,那是一只神色颇为倨傲的大雁,他将俏如来用爪子翻了个身,斜着眼道:


“你就是俏如来?”


“哎?”


俏如来懵逼,这鸟居然认得自己吗?


  “师尊知道了你遇险的消息,特意让我来捎你一程。好好的度假就这么夭折了,真是够衰。”


“师尊......你莫非就是,师尊的大弟子吗?”


俏如来惊诧万分,自己一直知道有个素未谋面的大师兄,没想到居然是只鸟。


大雁傲慢地哼了一声算是默认,冷冷道:


“你还不到我背上来?是要我用爪子一路拎着你回苗疆?那滋味可不大好受。”


“师兄太客气了。”


俏如来一边说着一边手脚利落地拽住了大雁的毛,三下两下就爬上了鸟背。大雁被扯掉了几根毛,心里虽然十分不爽,但介于这是师尊再三叮嘱的任务,便也只是在飞行的时候故意调整了一下速度,意图教训下这个小师弟,让他吃点苦头。俏如来紧紧拽住身下的鸟毛,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晃得错位了:


  “师兄你......可否平稳一点飞?俏如来......要吐了......”


  大雁大惊失色,瞬间放缓了速度:“你晕鸟?”


“哇!”


 


5.


  直到俏如来被放到苗疆皇宫的大门口时,大雁的脸色依旧黑得像灶台,甚至不等俏如来道一声“多谢师兄”,就愤然地扑扇着翅膀飞走了。俏如来看着师兄决然离去的身影,内心充满了歉意。在第八次奋力地拉扯守卫的裤管后,俏如来终于成功地引起了守卫的注意。


  “我找苍越孤鸣。”


  俏如来声音疲惫却带着无法遮掩的喜悦。守卫认出了这便是自家王子心心念念的小伙伴,顿时一声欢叫,撒丫子就狂奔去报信。


  不一会儿,一个熟悉的身影便飞奔到了门口,苍越孤鸣还在喘气,他屏住呼吸,小心地蹲下身将俏如来捧起,嘴唇动了动居然一时无法出声。俏如来看着近在咫尺的苍狼,微微鼓起勇气,凑上前抱住那人的鼻尖结结实实地啃了一口。


  “苍狼,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家。”


  


十年。


“你从没有告诉过我,你们家族到了成亲之夜饮下合卺酒后,就会恢复成大人的样子。”


  “你也没问过我啊。”俏如来含笑的声音里夹着一丝狡黠。


月色一如当年般温柔可亲,烛火幽微,花好月圆。


                                                   THE END

评论 ( 7 )
热度 ( 65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