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所谓文化差异(17完结)【苍俏】

说话算话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地牢并不干净,细碎光线从夹缝中泄露进来,投下几枚光斑。漂浮的扬尘被锁在光弦中无奈轻舞,像是无声的叹息。微微潮湿的石板将凉意从脚底递进心里,洁白僧鞋甫一踏进,便被昏暗吞噬,难辨本色。

他走路向来很轻,即使肩上的担子再重,心思再沉,哪怕一路踩着剑刃,脚下也不会踯躅。

这一次也一样,他不会轻易乱了阵脚,因为慌乱与伤感毫无用处。担忧不会疗伤,泪水不会解毒,悲戚只会让自己枯竭。即使生命垂危的人是苍狼,他也不能让自己有丝毫软弱;就因为躺在那里的人是苍狼,他更要费尽心力运筹帷幄,握紧一切机会。

俏如来,只做有把握的决定。既然允他携手,必不会让他先走。

 

路过道道光棱,琉璃佛珠灵动的折出一点亮色,晃了牢中人的脸。他挣扎着抬起头,有些睁不开的眼辨认来人许久。

“盟主......”

 

“我来,只说一件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俏如来展开一折信纸,两列字,血千行——

 

南得守

遗族破

 

待看清那寥寥数字后,禹甲如被天雷击中一般,浑身战栗起来。一时间,寂静的空间中充斥着他难以置信的喃喃:“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是这样,不该是这样的......不该啊......”

 

“我虽不知道,你为什么对他们攻破苗疆拥有绝对信心。”俏如来不急不缓的声线响起,“但遗族军队已经全数覆灭,这是事实。至于剩下的人,苗军业已收押。”将剩下二字咬得几重,见他悲怆过后越发犹豫的模样,他知道自己这趟没有白来。

“我在等你表态,但现在,我并没有很多耐心。”

只简短的留下一句带有暗示的催促,俏如来不再多言。

空荡的牢狱中,又归于平静。然而两个人的心中,海浪滔天。

 

约莫两柱香的时辰之后,俏如来微俯身掸了掸衣摆上并不存在的尘埃,直起腰后,一言不发转身便走。

 

一步,两步,三步...步步稳妥,不见情绪外泄。离去的背影挺拔而锋利,犹如胸中成竹,又似开刃宝刀。

那态度,真的毫无留恋。

如来心无所住,便无以撼动。博弈,不可无情,不可多情。

到底还是情欲凡人先输。

 

“我和她,可以离开吗.....?.”

沙哑的声音从身后扬起。俏如来将最后一步走完,缓缓收脚并拢,头也不回的答道:“隐姓埋名,再不现世。”

 

“......好。你是盟主,我还...信你。她叫桠娑,你将她从苗疆接来吧。”

最后的衷肠还未绵延便湮没在石缝中,俏如来便同刚刚一样,稳稳当当的迈步而去。气流掀起他裳尾白纱,在光柱里挽了一条波浪,逶迤的残影虽转瞬即逝,却泛出一点生机的颜色。

暖而明亮。

 

前往苗疆寻找蛊妇的人,只带回来蛊无可解的消息。倒是诊断苍狼的人先有了答案:那毒乃是蛇毒,若进了身体便会顺着血液流遍全身,最后到达心脏,因其扩散速度极快,可算是见血封喉的猛毒。但苍狼体内却又还存在另一种隐毒,将那蛇毒堵在半路,不能侵入心脉。所以蛇毒被无情誓牵引着渡过去后,他只是陷入昏迷,却还不会立刻致死。

闻听隐毒,俏如来眉头紧皱,思绪转念间,想起苍狼自从来到正气山庄后时有头疼症状,不禁讶然:难道是夜袭苗王宫之时,所中的蝎毒?

道天先使他中了蝎毒,又要让自己中蛇毒,部署不可谓不谨慎。可惜,他们永远算不到,苗王竟然敢豁出命去爱一个人,更别说这个人...是中原武林的领导者啊...

因为这份莽撞而不理智的爱,他们两人才都有了可以扭转死局的筹码。——相通这一点,俏如来心头也不知该作何感想。

 

禹甲说的是接人过来,而不是送自己过去,说明那女子身上,定有他们可以交换的筹码。

现下来看,除了解药还能是什么呢?

一步险局,步步死棋;一子回天,龙身转圜。

苍狼与无情誓几乎解决了所有战争不能解决的隐患,在有心无意之间。

 

“真不知是该说你蠢,还是该夸你有长进了......”坐在床沿轻轻拨开他额前的发丝,目光在他昏睡的脸上流转留恋,熟悉的五官,陌生的表情。死气沉沉的样子虽然还是让他看得心里不舒服。

得到苗疆战胜消息的那一刻,俏如来便知道这一着尚有转圜余地。

果然天道至公。

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从地牢回来后他就一直坐在这里,守着他等解药来。没有察觉自己此时的表情,是多么温柔缱绻。握住他一只冰冷的手,他在心中轻轻地唤:“苍狼...苍狼...”

 

 

猛然袭来的巨大痛楚将他击倒。

意识溃散之前看到的最后光景,是近在咫尺的那双金眸,盛满了惊诧与担忧。

多想要安慰他,却连开口的力气都无。铺天盖地的黑暗来得太快,太沉重了

 

“别怕,俏如来...”

 

想要说出口,

想要让他依靠。

为什么总是这样,在最想要挺身而出的时刻,让我认识到自己其实很渺小。

好不甘心......

好不甘心......

 

仅存下来的零碎意识越来越暴躁,吃力而维艰的冲击着血气。突然之间,有第三种力量加入进来,锁住自己的蛇毒被直接攻击,正在消耗和死亡!

察觉到身体的变化,苍狼心神守一,把握时机忍着痛楚快速运转体内气劲,将被蛇毒和蝎毒桎梏的条条血脉一一冲开来。昏迷前的记忆让他心中着急,运起功来便十分粗暴。

 

“噗!”

见他喷出一大口污浊黑血,大夫喜道:“成了!这便是把那体内遗毒尽数排出了。之后好生歇息便可。”

俏如来谢过大夫,嘱了人去送客取药,才又坐回床沿,拉起那人一只手来正欲俯身看看,却被手中突袭的力道拉扯,直扑进了苍狼怀里。

抬眼一瞧,发现这人根本还没有完全清醒,脸上倒是渐渐恢复了些血气。见他嘴唇微微翕动,他便往前松了送耳朵,努力辨认他的梦讫。

 

“俏如来...别怕......”

 

甫一听请那断断续续重复的一句话,俏如来瞬间觉得心中像被什么击中了一样,情绪满涨得让他有种想哭的冲动。阖上眼帘遮盖住眼底的氤氲,他靠在苍狼的怀里,捕捉着他有力的心跳声,调整呼吸让自己的心跳渐渐与他同步。

 

那一刻,两人仿佛成为一个整体。彼此相互呼应的心跳,比琴瑟更加悦耳动听。

 

直到一条手臂搭上他的腰,头顶传来虚弱而欢喜的呼唤

“精忠。”


【完】


============================================

感谢一直在看的各位看官,这则短篇就这样完结啦。

第一篇苍俏文,原本只是想拿来练手,没想到会有小伙伴喜欢,真的很有些受宠若惊。

新的一年希望文笔有点长进,写东西不要再这么无聊啦(我自己都不想看Q-Q

之后我会把LOFTER上所有这个连载的文章都删掉,结局这篇会保留

开心的说声再见啦~

再次感谢所有看官大人鼓励之恩~

爱你们=33333=~


评论 ( 9 )
热度 ( 29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