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雪娃娃【苍俏】


花败枯枝愁,愀然夜白头。


不过短短一夜,小花圃里已经被堆起厚厚的积雪,前两天堆的小雪人也被掩盖住了踪影。


苍狼费了好大力气才推开被雪堵住的木窗,刚把头伸出去,就被屋顶滑落的一团散雪砸个正着。


“哎唷!”不痛不痒的轻呼一声,他倒退着爬下板凳,顶着一头白雪迈着一双小短腿儿跑到厨房。

“看我!老爷爷苍狼!”清脆的童音透着一股傻气和炫耀,惹得小叔叔不禁大笑。千雪两手抄在他腋窝下,很轻松的把人举了起来,前后晃动着他的小身子笑道:“哗哗哗~大变活人!老爷爷变水女娃啦!”


苍狼一边笑得打嗝儿,一边很不满的反驳道:“才不是女娃呢!嗝儿~是、是男子汉啊!哈哈哈哈哈哈千雪阿叔快放我下来啦,嗝儿~!”


叔侄俩正玩得乐呵,那边灏穹已经装好了干粮,便过来招呼千雪。

“千雪,别玩了。时间有限,我们即刻启程。”

“知道了大哥。”将小苍狼放下地来,千雪蹲下身子,搓着他湿漉漉的小脑袋,柔声道:“苍狼,阿叔和父亲要出山去换粮食,你要乖乖待在家里,等着我们回来。不可以跑太远,也不可以大声喊,不要害怕,我们会赶在暴风雪前回来的。我们苍狼最勇敢,对吗?”


“嗯!苍狼才不怕!”盯着千雪湛蓝的眼睛重重点了下头,苍狼很小大人的拍拍阿叔的肩膀:“阿叔也不要怕,有父亲在,他会保护你的。”


“嗯好,那我们走啦~”


“父亲再见,千雪阿叔再见。一路小心昂~”


“乖苍狼再见,看好家啊!”




吃完预留的早餐,亢奋的小当家开始活力满满的动起来。


“既然父亲和阿叔都不在,那我现在就是当家啦!”


抱起扫帚想要扫扫地,可是扫帚好大好高,刚刚好抱到了绑枯枝的地方,扎的手真疼。

“看来这个不适合我,换一个吧。”


提起木桶想要跑出去打水,刚一开门,呼啸的寒风就将他衣领上的大毛毛吹糊了脸。一不小心又迷了眼睛,他一边呸呸的往外吐毛毛,一边两眼一抹黑的到处摸门。终于将门关上,劫后重生一般睁开了眼,感叹一句:“风伯伯呀,今天好像父亲一样难以抗衡哦。”


无奈的将木桶放回原位,他站在厨房想了许久:还有什么是苍狼可以做的呢?

砍柴?斧子太重。

浇花?风太大。

洗衣服?没有水呀。

唔...对了,做饭!

自己还从来没有亲手做过饭,想想就觉得激动!


打定主意,苍狼立刻雷厉风行的一头扎进储物间,撅起屁股专心的扒拉起食材来。

肉干、肉干、肉干、还是肉干、肉...咦?萝卜!红的!


难得找到了非肉干以外的东西,苍狼欣喜的决定,第一道菜就靠你了!


一手攥着一根胡萝卜,一手拖来木凳踩上去,也才将将能够让案板与胸膛比齐而已。将胡萝卜端端正正的放上案板,苍狼做了一个挽袖子的假动作,搓了搓手,仿佛一个老练的大厨一般打量着眼前的食物。


切块?切段?切丝儿?萝卜片好像也不错,唔......


想了半天,苍小当家在很可爱的萝卜丝和好口感的萝卜块之间,实在无法抉择,最后决定一刀两“段”,一段切块一段切丝。


正当他自信满满的伸手去抽刀时,灏穹严厉的面孔蓦然浮现——苍狼,在你有足够的力量之前,绝对不能碰斧头和刀一类的器械,要记住。


不能碰,刀哦。


短短的小手僵在半空。

手的主人开始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


半晌,苍狼选择屈服于父亲大人的淫威之下,忧郁的收回了手。

一颗厨艺界的新星,或许就此陨落。


连做饭也不可以,苍狼开始无聊到悲伤了。

要是风停了,就可以出去玩了吧。可是一个人,要玩什么呢?

我好可怜哦。


背靠着窗边坐下,撑起小脸儿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小苍狼似乎感受到了成长的艰难。


“噗!”


有什么敲击窗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苍狼一个激灵,立马跳起来爬到凳子上去开窗。


“咦!”

只见一个白白的小男孩站在花圃里,手中捏着雪球,似乎正要投向窗户。

见窗户打开,小男孩放下了举起的手,歪着头打量苍狼,大大的金色眼睛好像在雪地里闪光。


眼见多了个小伙伴,苍狼心里有些雀跃,见对方只是盯着自己看,也不说话,他便腼腆的先开口道:“你、你好?”

小男孩眨眼,绯红的睫毛扑闪扑闪,看得苍狼心里大呼:这个小孩子好可爱啊!


突然反应过来屋外号风已经停了,苍狼扔下一句“等我一下噢”,手脚并用飞快地爬下凳子,哒哒哒的跑到门边开门冲了出去。


正惊讶于窗户边的人突然消失,转眼便看到那人正向自己跑来,小男孩开心得咧开了嘴。

苍狼小脸儿红扑扑的跑到他身边,也学着他咧嘴笑,傻乎乎的说:“我是苍狼。你也是附近猎户家的孩子吗?我以前都没有见过你呢”

听了他的话,小男孩抿着嘴微笑,拉过他的手将雪球塞进去,亮晶晶的双眼带着笑意看他。

差点被近距离的明媚笑容恍晕掉,苍狼讷讷地问他:“这个...你是想要玩打雪仗吗?”

小男孩歪着头看他。

“额...看来是不想。那你想去我家玩吗?”

小男孩茫然的眨了下眼。

“咦?那是想去还是不想去呢?”苍狼也茫然了。

想起千雪叔叔临走前的嘱咐,苍狼觉得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好,于是牵起新朋友的手说:“去我家玩好不好?我们可以一起画图册哦~”

小男孩静静的看着他,嘴边扬起的笑意似乎从来没有消失过,眼里有柔柔的光。

见他不反对,苍狼便默认为是同意,牵着人就进屋了。


叮叮当当一通响,苍狼从自己的小箱子里扒拉出一本图册,拿过两只炭条笔,教小男孩握住。

“你看,这样轻轻一划——当当,一条黑线!”


学着苍狼的样子,他笨拙的握着笔,在图册上画出一条歪歪扭扭的线。画完后,自己看了看,很不满意似的抿了抿嘴。

见小伙伴不开心,苍狼立刻学着阿叔安慰自己一样揉了揉他的头,“我教你画兔子好不好?你喜欢兔子吗?”

小男孩眼里再次浮出茫然。

“呃,你没见过兔子吗?红红眼睛,长长耳朵。”

一边举起小手在头顶做兔耳朵的形状,一边蹲着跳了几跳,苍狼使出浑身解数想让小伙伴知道兔子的模样,然而小男孩仍然疑惑的歪了歪头,倒是被他的动作逗笑了,眉眼弯弯起来。


“算了,我给你画一只兔子吧。”眼见模仿没有成果,苍狼决定还是画出来让他认好了。

于是苍狼爬在图册上认真的画起来,小男孩也凑过去好奇的看着。一黑一白两个毛茸茸的小脑袋靠在一起,安安静静的过了许久。


“大——功告成!”终于把左右不太对称的眼睛涂涂抹抹的改到差不多样子了,苍狼兴奋的举着纸凑到小男孩面前。

“这就是兔子哦,长长耳朵吧~”

对方小心翼翼的接过画纸,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欢。苍狼立刻羞涩了,开心的说:“要是你喜欢,就送给你吧!”


“我还会画好多东西,你想看吗?”


“这个是松鼠哦,大大尾巴的。”


“这是狼,很凶的。”


“这是......”


专心而投入的边画边介绍着,时间过得飞快。

等到发现快要看不清图册了,苍狼才反应过来天色已暗。


心头咯噔一下,他突然担心起来,放下笔跑到门边,刚一打开门,又被大风吹得差点仰摔,多亏小男孩跟着跑过来扶了他一把。

匆匆把门关上,苍狼喘了一口气道:“呼~谢谢你。”见他又开始茫然,便顺口解释说:“因为你帮助了我,所以我要对你说谢谢。”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千雪阿叔说,你帮助了别人,别人就不会不开心,就会快乐。所以我们要多帮助别人哦。”小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外面风好大,你也暂时不能回去了,就先待在我家吧。”苍狼忧心忡忡的望了望门的方向,“不知道爸爸和阿叔他们怎么样了......”


记挂着亲人的安危,苍狼也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兴致勃勃了,弄了一些吃的来填了填肚子,结果小男孩居然都不饿的。他诧异了一瞬,很快又陷进担心的低潮中,留着门扉处的一盏风灯,拉着小男孩躲进被窝里准备睡觉。


自己睡的那一块儿已经被体温带的暖烘烘了,可是小男孩那边的被子还是冷冷的。苍狼摸着他凉凉的手,担心的问:“你这样会不会生病呀?”

照例是没有回答。

无法,苍狼只好一拱一拱的挪过去,将对方靠近自己这边的手臂抱在怀里,“阿叔说我像个小火炉一样,我挨着你睡,你就不会冷啦~”像说悄悄话一样对着小伙伴说完这句话。苍狼闭上眼,准备入睡。


伴着外面被撕扯变调的风声,苍狼渐渐入了梦乡。


梦中,似乎听到风灯当啷作响的声音。


吧唧吧唧嘴,苍狼不安稳的翻了个身,感觉到有只带着寒气的大手替自己掖了掖被角。

被激得一惊,苍狼立刻清醒过来,猛地坐起身。

“嚯!你小子做噩梦了吗?吓我一跳。”千雪疲惫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苍狼颤声问道:“千雪阿叔?父亲呢?”

“他去储物间放东西了。”

话音刚落,便被苍狼一个猛扑撞进怀里,随后带着点哭腔的声音闷闷的传出来:“骗子,说好风雪前回来的......”


“哎呀真是对不住,是我不小心滑到山沟里去了,没来得及出树林,被风雪困住了嘛,抱歉害你这么担心。一个人在家怕不怕?”


“我不是一个人,还有......诶?”正要介绍一下自己的新朋友,却发现床边什么都没有。苍狼皱起脸问:“那个...阿叔,你回来的时候有看到一个小男孩吗?白白的,很好看。”


“没有啊,回来就见你一个人团在被子里睡得直翻身,没有其他人啊。”

“可是,他今天陪我玩了一天啊,我给他画了好多好多画!”他开始着急起来,为了小男孩,也为了证明自己的话。


一边千雪却语气古怪起来:“苍狼啊,你说画了很多画...嗯,是都画了些什么啊?该不会是狼、松鼠、野猪之类的东西吧?”


苍狼立刻激动道:“对啊就是很多动物的这些,还是用阿叔你给我烧的木炭笔画的,你看到我的图册了吗?”


“......苍狼,我想说,额...你的那个朋友......”


“怎么了?”


“你知道吗,我和大哥在山林里遇到风雪,迷失了道路。积雪又太厚,完全找不到方向。直到半夜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树上垂挂的冰棱有些奇怪,走近了看,那居然是一块裹着图纸的冰。我和大哥当时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就照着挂冰的树枝指向走,接下来又陆陆续续看到了这样的图纸结冰。一路跟着这些指引,我们竟然真的从山林里走了出来。”


说完,他担心的抱着苍狼,“苍狼,你别害怕,他虽然不是人,但应该不坏......”话还没说完,却被苍狼兴奋的打断:“也就是说,他是山神吗?!我是山神的朋友哦?”


千雪有点呆愣,回神后立刻点头称是:“啊对,很有可能你和山神成为好朋友了,所以他会来帮我们呢。”


“哇~哇~~~”


“好了别哇了,你阿叔累的要死,让我先睡觉吧。”


“好的!”


“别那么兴奋啦,小崽子......”



一大早,苍狼就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踮着脚走到门边仔细听了听门外的动静,确定没有风声后,才放心大胆的将门拉开一条缝。


银装素裹的花圃里静悄悄的,十分安静。


雪会吞掉声音。


苍狼呼着白气,站在昨天小男孩站的地方,轻声说:“山神大人,山神大人,谢谢你救了我的父亲和阿叔~”


“今天你还会来陪我玩吗?”


“我还会花小花呢...”


满心期待着小男孩会来,苍狼第一次懂了‘祈祷’的意思。


一只凉凉软软的手,从背后握住了他的手。

苍狼高兴的心跳都快乐起来,转头一看,正是昨天的小男孩。

小男孩静静的看着他,嘴边扬起的笑意似乎从来没有消失过,眼里有柔柔的光。


“谢谢你帮我找回了父亲和阿叔~”苍狼张开短手拥抱了一下他,笑容满面的牵着人进屋。


“今天我给你画好多好多的花好不好?”


“我会画荷花噢。”


“还有丝瓜花,你知道丝瓜会结花吗?南瓜也会的”


“你喜欢什么花呀?”


“你喜欢什么我都送给你~”


“我今天啊......”


灏穹站在屋后,看着苍狼刚刚站过的地方。

那里,几天前堆放着一个小小的雪人。


这个冬天,小苍狼多了一个安静漂亮的新朋友。







直到春暖花开,冰雪消融。




虽然想说新年快乐,但不知为什么写了个既不喜庆又有点发毛的短篇...

但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嗷!


评论 ( 8 )
热度 ( 19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