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不让搞对象(5)

谁家有女初长成,就会死诶(三)

 

娟娟临江月,犹照草玄处。

精怪喜无人,睢盱藏老树。

是什么,鬼祟的躲在暗处,用一双填满仇恨与怨怒的眼睛,在人世间梭巡。

 

既已知此番怪事与魔物有关,史精忠和苍越孤鸣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只是这天下已经太平甚久,除了老一辈的人和一些知晓世间大事的人还相信神佛鬼魔的存在,大多数人是早已经将那些事迹当作传说与民间故事看待。

即使有心插手解忧,可如果贸然前去官府,开口便是“你这案子非人所为,乃有魔物作梗”不被人用棍子打出来才怪。

无法,两人只得先做一回梁上君子,去停尸房探一番究竟再做打算。

 

正是月下中天荒鸡时,这个时辰是睡眠最沉最深的时候,方便夜里行事。

苍越孤鸣本想怂恿史仙人施力使一个障眼法,直接偷偷潜进去就好。奈何史仙人成仙也并不自由,一身仙法皆受框框款款制约,不能随意显神通以免乱了人间。天道在上,一切皆有定判,若果真要斩妖除魔那就适当出手,若是因一己私利而作法,那就要受一遭天道的雷惩。

史精忠自觉自己肯定是个非常规矩的“长驻人间小仙鹤”,即便揣着一身闪闪仙气,也努力装作是个人的样子,该当凡人时就用凡人的方法,该为仙人时就用仙人的方法。

 

所以史精忠换下了一身洁白无暇的纱衣外套,穿上了苍越孤鸣放在行李中的黑衣。但一头白发实在掩盖不住,苍叶孤鸣玩心瞬起,撤下靛青的粗布桌布,往他头上一裹,生生将人打扮成了乡间村姑的模样。

 

心有不甘却也想不出其他办法,史村姑抬手屈指——“啪”,苍越孤鸣嫩生的额头上便多出一个红印子来。这人也只是傻乐,看得史精忠一点办法也无。

 

“走吧,凭我们自身的轻功,总还是能潜进去的,机灵点知道吗。”史精忠摆出一张严肃脸教训道。

“是,绝不拖精忠哥哥的后腿!”眼带笑意的看着他故作老成的表情,苍越孤鸣忍不住低着声音调侃。

斜睨他一眼,话不多说,两人一前一后翻身从二楼的窗户出去落抵房檐,悄无声息的沿着房檐一路向官衙疾去。

 

夜路上行走的更夫仰起头来打个呵欠,泪眼朦胧中好像看见两条黑影在房顶上疾行穿梭,

“?!”

手上一顿,心中暗惊莫不是有贼人行腌臜事,连忙揉揉双眼凝神去看。哪还有什么黑影,只有深秋的落寞树枝静静的摆着张牙舞爪的姿势。

不知哪里来的一阵阴风裹着身体旋了一圈,更夫霎时寒毛倒竖冷汗乍冒,一边小心的四顾着打量周遭,一边将身体微微佝偻起来,双手合十不住念叨“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穿行跳跃间,已渐渐行至衙门前的空地,两人停下身形,双双自檐上跃下地来,对视一眼。

 

“我又闻到了,那种臭味。”

“我也感觉到了魔气......”

 

抬头看去,官府大门紧闭,门上一双狮头铺首口衔黑油铁环,石阶旁两尊石狮怒目鼓瞪大如铜铃,正死死盯着夜色中的两位不速之客。

 

“不知停尸房究竟在何处。”

“兴许我能找到,”苍越孤鸣皱眉抽了抽鼻子道,“往味道浓的地方走试试。”

稍一思索,史精忠点头。两人便顺着官府围墙绕行,走了有三四个弹指的时间,苍越孤鸣便停下脚步,示意史精忠从这里翻墙进去。

 

史精忠屏气运功,脚尖发力提身一跃,衣袖翻飞间已经越过了一人高的墙壁。

正欲一同起跳的苍越孤鸣看见他月光下摇曳的一头桌布,好险差点破功笑出声来,歪歪扭扭的跳到围墙上站定,调整了一下表情才跳下去。

“怎么了?”见他使用轻功时身形不稳,史精忠以为他身体不适,忙压着声音凑近了来问。

苍越孤鸣只说:“太臭了,熏得我有些站不稳。”

事实倒也如此,两人进来后,明显感到气氛有些不同,苍越孤鸣更是直观的发觉那怪异的臭味显得浓重了不少。

顺着气味传来的方向走去,苍越孤鸣心中渐渐有些不安的感觉。

这味道,他一定在什么地方闻到过。在精忠能够感觉到魔气的地方他就能闻到,也就代表这种味道是与魔物有关。但是精忠之前问他是不是在镜湖附近遇到......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那他敢肯定,这种味道,自己之前只闻过一次,且绝不是在镜湖。

那与魔物有关就说不通了。

但这种味道,到底代表什么?会和自己的身体有关吗?

如果有,那是好是...坏......?

 

“......苍狼,苍狼?苍狼!”耳边的低呼一声急过一声,苍越孤鸣混沌的思绪突然被拨开了一般,灵台清明起来,清晰的感觉到史精忠正紧紧抓着自己的肩膀,眨眨眼,对上一双焦急忧心的金瞳。

“苍狼?清醒了?”眼见得之前木然无焦的蓝眼渐渐恢复光彩,史精忠这才舒了一口气,紧接着将人拉着向后退去。定睛看来,苍越孤鸣心头一凛——不知不觉间,自己竟然已经走进了停尸房,正站在一口狗头铡刀边。那铡刀刀身泛着森然的冷光,狗头槽台血迹斑斑,甚是骇人。

握住他不知何时变的满是冷汗的手,史精忠幽幽的开口:“你刚刚,被迷了心窍。”

倏忽间,苍越孤鸣心中腾起一丝没由来的怒意,空着的左手便去摸后腰别着的柴刀,指尖甫一触及刀柄,竟被烫得一痛。

“!”

正欲解下刀挂来看个究竟,屋外突然传来走动的声音,两人一惊,连忙矮身贴到门上借阴影掩住身形。


评论
热度 ( 11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