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我的媳妇儿来自星辰大海【苍俏】

孤鸣集团大公子苍越孤鸣,英俊正气,单身多金,待人和煦,是众多少女心目中最佳伴侣的不二人选。一双蓝眼比得上二十年前没有雾霾的天,“跟他对视一会儿就能享受吸粉一般要上天的幻觉”,总经理狼主曾经如是说,语气肯定的仿佛真正吸过粉一样。

 

最近,人形自走致幻剂遇到了一些麻烦。

 

毕业季时公司面试招聘,身为主考官的史罗碧因为家庭纠纷而怒休假,其他同级有分量的人又早已各自安排好了工作,实在抓不到替补来顶缸。正巧,调遣到内蒙厂区负责的苍越孤鸣在这个夏天,回来了。

刚一回到总公司,苍越孤鸣就被狼主连拖带拉带到会议室门口,推开门把人往里一塞,“好侄儿,集团的接班人,为孤鸣家尽力的时刻到了!相信自己,你是最帅的!”

苍越孤鸣发笑的想“好像我是考别人的那个吧~”

 

抬头一看,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两个熟人,苍越孤鸣礼貌的边打招呼边走到桌后坐下。

“风逍遥,冽风涛,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这是很严肃很端正的冽风涛。

“好久不见~哎呀,故人重逢,正是应该喝一杯的时候啊!”这是很得瑟很欠药的风逍遥。

瞄了一眼苍越孤鸣随手放在椅子边的东西,风逍遥格外惊喜的high了,“哎~哎~哎!”冽风涛被他哎的低头一看——

只见一大包真空透明包装的腌制牛肉干静静躺在地上,极具诱惑的样子。

还未等苍越孤鸣说点什么,风逍遥已经撸起了西服袖子,像个准备拔萝卜的老汉一样将裤子一提,对着牛肉蹲了下来。

“好肉当前,没有好酒着实不该啊!正巧我早饭午饭都没吃,不如就地解决了吧?”

冽风涛抬头看钟,“现在才九点,你吃什么午饭。”

“你懂什么,我只是为喝酒找个借口而已,谁认真谁秃头。”

“那什么...”在场面越发失控之前,苍越孤鸣无奈的开口,“面试的人就快来了,风逍遥,你还是先坐回去吧。”得心应手的平复一场小风波,苍越孤鸣表示我这么正经的人果断不能在总公司待。

 

面试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此时进来一个小姑娘,看着约摸刚二十来岁的模样,怯生生的坐到椅子上。

苍越孤鸣奇道:“同学你好,你这是...抱了个鱼缸?”

女孩双腿并拢踮起脚尖,把鱼缸放到腿上,很腼腆的笑了笑说:“不是,我抱的是金鱼~”

“噗!”风逍遥率先反应过来,扭过头去喷笑了一声,又立马扭回来正色道:“同学你好,请问你是出于什么考量带着你的金鱼朋友来面试呢?”

“它不是我朋友呀,我来的时候就见它摆在门口的。我以为是面试的环节之一啊...难道不是吗?”

 

三人面面相觑,冽风涛起身说:“稍等一下。”说着开门出去了。

没过一会儿,他进来给两人使了个眼色。

风逍遥点头表示懂了,偏脸看苍越孤鸣,苍越孤鸣对他一笑,表示也懂了。

然后苍越孤鸣微笑的看着女生说:“同学你好,这的确是我们公司临时出的一个小考验。”

 

风逍遥目瞪口呆:?合着你没懂?

 

并不理会身边不停想要与自己接上信号眨眼眨到快抽筋的风逍遥,苍越孤鸣一脸正直的与女生一问一答的互动着,很快结束了这场小乌龙面试。

临走时,女孩羞答答的抱着鱼缸走到苍越孤鸣面前,把鱼缸往桌子上一放,说:“还你,你的金鱼很漂亮呢~”说完脸红红的小跑了出去。

 

苍越孤鸣:“?等等,这不是...”一句解释说不出口,人已经跑没影儿了。

一脸戏谑的风逍遥拿手肘撞撞冽风涛,“哎哟你别说,这金鱼是挺好看的嗨~白白净净的,看着就不俗啊!不愧是咱小王子的东西,是不?”说完嘿嘿嘿嘿的贼笑起来。

冽风涛瞟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说:“挺好,肤白貌美眼睛大。”

风逍遥笑得差点儿溜下椅子。

 

于是面试结束后,孤鸣集团大公子,英俊正气,单身多金,待人和煦,众多少女心目中最佳伴侣的不二人选苍越孤鸣先生,抱着一个鱼缸回家了。

 

毫无压力地单手托着鱼缸开门进门,苍越孤鸣站在客厅左看右看,最终决定把新朋友放到电视柜上。

高度仅有他小腿高的电视柜。

站直了身体,他俯视着鱼缸,发现小金鱼悬在水中央头朝上瞪着一双大金眼瞪他。

“嗯?你在瞪我?”傻傻的问出口,才觉得一丝尴尬。苍越孤鸣扯着嘴角自嘲的笑了笑,突然发现金鱼对着他吐出一串泡泡。

“真的在瞪我啊?”

“噗噜噗噜!”

“真的啊?”

“噗噜噗噜噗噜!”

“为什么啊?”

金鱼摆动着尾巴翻了个身,游到鱼缸底气势汹汹的张了张鱼鳃,又升高到水面下吐了一串泡泡。继续仰起头来瞪他。

“唔,让我想想......”看完这一连串的动作,苍越孤鸣一手抱胸一手摸着下巴思考状,“是水少了?”

金鱼一扭头。

“那是水脏了?”

金鱼剧烈的挥了挥双鳍。

“饿了?”

“噗噜!”

“唔...热?”

呆了半晌,金鱼安静的沉到缸底,一副不想理这个白痴的绝望模样。

 

看它好像生气了一样,苍越孤鸣终于玩够了,笑呵呵的把鱼缸抱起来,放到电脑桌上。

“这样够高了没有~?”

金鱼游到玻璃壁边朝外四处看了看,斜过大眼珠子来瞥了他一眼,高傲的抬了抬鱼脸。整个鱼散发出一种“我很满意”的气场,悠闲的游开了。

 

苍越孤鸣就坐在电脑桌前看它。

 

果然是条挺美的鱼。

他以前也见过白色金鱼,但那些鱼大多鱼身都会有一些杂色的鳞片。以前在网上看到过白化的金鱼,倒是全身雪白,但眼睛是红色的,也不像眼前这个一样金眼通透的模样。

见它舒展了大尾巴在水中轻轻摇曳,如柔美轻纱一样,苍越孤鸣脑中灵光一闪,“你还没有名字呢,给你取一个哦?”

“小仙女怎么样?看你这么仙气腾腾的,应该是个爱美的小姑娘吧~”

苍越孤鸣似乎极其满意这个爱称,起身一脸喜气的跑去厨房整晚饭吃去了,没看见缸中金鱼整个雷劈了一般的定格水中。

 

晚上躺在床上,他朝桌子那边吼了一句“晚安!”换来一个泡泡,“噗噜!”

苍越孤鸣满意的笑了,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两秒后,他猛地睁开眼坐起身来,

 

“卧槽!我家金鱼听得懂人话!”

 

大晚上的收到苍越孤鸣的微信语音,令狐千里睡眼惺忪的对着手机说:“哇,老板好屌哦,我好羡慕哦。”

“我说真的,我跟它对话了,它回我了。”

“是吗,他怎么回你的?”

“......噗噜噗噜?”

“嗯,嘴挺甜。老板晚安。”

 

然后苍越孤鸣再发消息过去,就没有回音了。

 

夜深人静,单身公寓,苍越孤鸣心里有点发毛。小心翼翼的伸着脖子朝鱼缸那儿一看,小仙女悬在水中一动不动,金色大眼仿佛在闪光。

 

他用气声轻轻唤道:“小~仙~女~”

一动不动。

 

“小仙女?”

一动不动。

 

“......晚安......”

 

苍越孤鸣很快的接受了自己的小金鱼约摸是要成精的事实,闲暇时候还悄摸的百度过“鱼 成精 妖”等话题,见过了鲤鱼成精的,甲鱼成精的,就是没有金鱼成精的。苍越孤鸣表示这我无从下手啊,求鱼妖饲养手册!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小仙女来家两个月,苍越孤鸣已经换了五个缸了。原因无他,小仙女可能真是诚诚恳恳奔着成精去的,那个头长的,简直是放肆。

与小仙女住久了,一人一鱼早已培养出了深厚的革命友谊,苍越孤鸣从居住环境到食物玩具全都给准备了最好的,怎么宠怎么来,给小仙女换的鱼缸是一个比一个豪华。从最初的光溜溜小鱼缸,到带水草小鱼缸,到带假山雕塑小鱼缸,到循环活水铺满鹅卵石水草小水车小屋子小桥皆具大鱼缸!

见证了孤鸣集团大公子,英俊正气,单身多金,待人和煦,是众多少女心目中最佳伴侣的不二人选的苍越孤鸣活生生变成了一个鱼奴,狼主偷偷给灏穹总裁打电话:“我的哥呀,我看小苍狼这是要给你娶了鱼媳妇儿啊~”灏穹总裁很总裁的二话不说挂电话。

 

终于,连豪华大鱼缸都放不下“小”仙女了,苍越孤鸣趁着周末,拿大盆把它拖进浴缸里。

“委屈一下,我前几天定做的鱼缸就快到了。”

正说着电话就响了,苍越孤鸣怕被人举报建国后有鱼成精,一直没让别人知道小仙女已经大到非凡了,把浴室门关上后,出去接待了来安装鱼缸的人,准备安好后再把小仙女弄出来。

捣鼓了半天,鱼缸终于装好了,想象着小仙女在这个堪比落地窗大的鱼缸里游来游去的惬意样儿,苍越孤鸣脸上的笑完全压不住。

摆着一张灿烂的笑脸将工人送走后,苍越孤鸣脚步轻快的走向浴室,边开门边说:“小仙女,咱们换新房子啦~”

门一开,一片水气被风搅出了小漩涡,一个白发少年赤身泡在鱼缸里,皮肤被烫的粉红,见他进来,连忙开口道:“好烫啊!这个水为什么是烫的啊!快帮我弄一下快点~”

 

透过雾气蒸腾凝望着对面美丽的金瞳,苍越孤鸣脑中划过三句话:

我家小仙女果然成精了。

冽风涛说的真对。

咦怎么是个男的。


评论 ( 24 )
热度 ( 85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