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不让搞对象(4)

4.谁家有女初长成,就会死诶(二)

 

两人兜兜转转找了好一会儿,最终进了一处临近河道、较为清静的小客栈。

掌柜的见生意上门,忙招呼道:“客官,您二位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史精忠微笑道:“麻烦掌柜,一间上房。”

掌柜笑意未减,暗中悄悄拿眼睛一扫,只见说话那人一身素纱裹白衣,衣服料子上有丝线暗纹,银白头发不显老态倒是带着几分不染尘埃的仙气,赤睫金瞳并不煞人,反而眼中含笑使人心生亲近;那落后半步的,是个英气的黑发少年,一双蓝色眼眸光彩熠熠,着的是玄中带靛的绑袖劲装,身背一把裹着兽皮的约半掌宽、两尺多长的长刀,英姿焕发朝气蓬勃。见这二人都是一副磊落轶荡的样子,掌柜便转头喊来跑堂的:“四儿!带这两位贵客上二楼开间上房!”

“好嘞!两位客官楼上请着~!”

 

上楼开了一间靠里边儿的房,史精忠落后苍越孤鸣半步进门,边走边询问跟在一旁的跑堂阿四:“我们是外地来的,听说这封涯城明天乞巧节十分热闹,想领略一番。不知小哥可否推荐几个观赏游玩、喝茶吃饭的地方?”

那四儿看摸样是个小少年,正是活泼唠嘴的年纪,一听这话,拉着史精忠就往窗边走,兴致勃勃地说:“哎哟客官,您问我呀可算是问对人了。我阿四别的不懂,但这封涯城哪处好玩乐、哪处有酒喝、哪处菜好味、哪处美人多,我可是样样通透啊!来来来我给您指指啊,您看好了,那河岸边的一溜草棚,就是专门为了明儿个那些公子少爷们写诗作词的地方,旁人都可以去欣赏;那草棚对街的小楼,就是封涯城最有名的韵庭诗楼,是饮茶论道的地方,许多小姐都爱到哪里去‘下请帖’;要说吃的呢,你要是喜欢山珍海味,就往集市中心走,有红灯笼的酒楼就是了。您要是想吃点平常小菜嘛...嘿嘿,那您大可以在本店一楼来吃,咱家厨师也是挥勺荡天下,掂锅动乾坤的好手,味道真是没得说,分量也足的很,包您满意!”

苍越孤鸣简直快被他逗笑了,打趣他道:“你这口头功夫不错,要是跑堂的干不下去了,还可以去茶楼打板说书。”史精忠一听这话觉得十分有理,也不由发笑。

阿四被两人笑得微微发窘,挠了挠头说:“嗨,让两位见笑了,我这人吧就是话有点儿多......”

突然,一阵凄厉的惨叫自窗外响起,街上瞬间喧闹起来。

“死、死人啦!死人啦!”

阿四吓了一大跳,连忙跑下楼去看。史精忠临窗近,眼见着一个身穿青白长衫的人正从不远处的韵庭诗楼跑出来,脸色惨白,冲着围过来的人群大叫着:“就在诗楼茅房里边儿!血流了一地!”

很快越来越多的人从诗楼里跑了出来,街上顿时变得拥堵。

 

苍越孤鸣不知何时也走到窗边,与史精忠比肩而立看着街道,蹙起眉毛问他:“精忠,你有没有,嗯...闻到一种味道?”

“你指什么?”

“就是...呃,很臭,很怪的味道。我好像在哪儿闻过的...但是记不清了,不好形容。”

史精忠偏过脸来看他,见他眉毛皱的老高嘴也紧紧抿着,便举起手在他鼻子下扇扇风,“有那么臭吗?我什么都没闻到,只是感觉有一点点魔气波动。”

“魔气?就是说有魔物吗?像水马和滑鱼那样的?”抓着史精忠扇风的手盖在鼻子上,闻着这人手心带着温度的味道,苍越孤鸣这才觉得好多了。

顺势捏了捏手中挺拔的鼻子,史精忠解释说:“水马和滑鱼不是魔物,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让它们产生了一点变化而已,但它们本身是没有魔气的。只有魔,才会有魔气。就像镜湖那样。”

“镜湖是个魔啊?”

“镜湖是封魔阵。”

“封魔阵?”苍越孤鸣不友好的挑了挑眉,“就是用你们生命炼化的那个?”

史精忠一愣,不确定的开口道:“这...我不知道啊。有关于封魔的那部分记忆,我好像...嗯...”说着,他也慢慢皱起眉来,“说来奇怪,我们父子四人是被允许留有前世的记忆来投胎的,可是我却从来都记不得我们封印的是什么魔,封印在什么地方,甚至...那位封魔佛祖,我都不记得我是否见过他...”

见不得他愁苦的样子,苍越孤鸣暗骂自己说话没脑子,拉着他的手往门外走,“既然你都觉得有魔物了,那我们还是去看看吧。我看这封涯城里不像是有会对付妖魔鬼怪的人。”

正巧路过桌子,史精忠便一把抄起他的长刀说:“若是想要斩妖除魔,没你这把祖传柴刀可不行啊~”

 

等两人下楼上了街道,官府的人也到了。衙役们拨开人群进了诗楼,没一会儿,就抬着一具盖了白布的尸体出来。

史精忠和苍越孤鸣仗着身高,站在围观的人群后面也看得十分清楚。当衙役们抬着尸体经过时,史精忠鼻子一动,随即眼尖的发现那白布上隐隐有黑色液体从尸身上渗透过来。思绪一转,他眼中划过一丝不解。

 

尸体抬去了官府,韵庭诗楼也被暂时封了。围观者很快散去,不过都在讨论这件骇人的事情。

 

史、苍两人也回到客栈,客栈中有在吃饭的客人,都在讨论着那死人的事。其中一桌坐了三个年轻文人,一人不停的倒酒喝酒,另两人都是神色不安的模样。

史精忠一眼认出那个喝酒的正是之前在茶楼与文胜起冲突的男子,便示意苍越孤鸣一起坐到临近的位置上。

正好阿四也看完热闹来招待他们,点了几样小菜,史精忠微微扬声问他:“阿四,你刚刚看热闹可是跑得够快,有看到什么吗?”

阿四躬着腰回他:“哎哟,这楼我都没进去,被拦着只让出不让进呢,看什么呀!不过我倒是听到几个先从里边儿跑出来的书生,说什么,因果定数啊报应之类的。我就猜啊,肯定是那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缺德事儿,这是老天爷要收他呢!”说完便去厨房叫菜。

史精忠见邻桌那两人更加坐立不安的模样,知道这事他们必然是晓得一些内情。再想起之前自己闻到的味道和看到的白布污渍,不禁轻叹:“收他的,可不是老天爷...”


评论 ( 11 )
热度 ( 19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