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为生

不让搞对象(2)

2.去大世界秀恩爱

 

将杏儿救回来后,史精忠总担心求如山的变化,第二天一大早便跑去探测敌情。结果没一会儿就黑着脸回来。

 

苍越孤鸣正在拆信,见状就放下信走过去问他:“怎么了?”

揉着额头叹了一口气,他沉声道:“求如山...滑水干涸了。河床上全是水马和滑鱼的尸体,求如山成了一座死山。”

见他面带忧虑,苍越孤鸣心疼的抹了抹他紧蹙的眉头,安慰他:“那...起码我们不用担心再来个水马吃人了吧?别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听着他毫无说服力的安慰,史精忠奇异的放松了紧绷的神经,缓了一口气,笑着问他:“你在看信?谁来的?”说着两人并肩朝着桌边走去。

“我也不知道,你走没一会儿,一只喜鹊飞过来,叼着信往我脸上一砸,就飞走了。”

“噗!”听着他带点委屈的语气,史精忠实在忍不住笑。

见他笑了,苍越孤鸣也微微放心,旋即捏了捏他的脸颊淡淡道:“你去打听打听,到底是谁的信使。再这般无礼,小心我烤了它。”

 

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史精忠抬手拿起那封来历不明的信,感觉到信上传来的熟悉气息波动,他眼神不禁柔和了许多。双指并拢在信封口一划,火光一闪,信封陡然烧成灰烬,一根白色羽毛从火花尽头飘将出来。

临空捏住那白羽,苍越孤鸣奇道:“这是什么意思?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哈~头脑不赖,这是父亲送来的请柬。”

“父、呃...岳父?”一直没听说过自己媳妇儿还有娘家,苍越孤鸣也是有些不知所措。“岳父大人那个...是人吗?不是、我是说,额...是白鹤?”

 

眼见他慢慢涨红了脸,史精忠简直在心里笑翻了天,未免这人恼羞成怒,他努力的压下嘴角上扬的弧度,尽量以平和的声音说:“父亲的确是人,以人身修道飞升成仙。”

“那更不对啊...你是白鹤哦?”

“哎呀,这可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啊.....据说千年以前,天下正逢群魔乱世,史家人以我父亲史艳文为首,以保护天下黎民为己任,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后来在歼灭妖魔之首时,史家四父子为了帮主封魔佛祖封印魔首,皆以身投阵,聚集自身浩气以气阵锁魔,封魔佛祖才得以成功将妖魔之首封印起来,打入无边深渊。虽然史家四人就此身死,但念及其为天下苍生积得福报,命中有贵,所以天道将我们父子四人的魂魄分别投入六道,各自经历八十一劫难后,便可得仙道入仙门。”

 

听闻以身殉阵这一段,苍越孤鸣已是十分不满的蹙起了眉,再听说还要历经八十一劫难,他话中带怒,“这天道也太过小气了,且不说你们救了那么多人,过程有多辛苦多危险。就说最后全家人都为封魔而死,这也足够给你们一个仙位做为福报了吧?八十一难这么多,搞不好就在哪个凶险的难关里殒命了呢!”

心知他这是心疼自己,史精忠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道:“说起来,第八十一难,我的确差点死掉。所以说,你可真是我命里的福星啊~”

“难道你是说那头狼?”想起来两人相识的契机,苍越孤鸣非常欣喜自己作为史仙人的“福星”,语调轻快的说:“那狼我已经将他剥皮吃肉了,也算是为你报仇了吧~”

“如果我的陷阱没有弄死那头狼,那你就会止步八十一难;如果不是你将那头狼引到我的陷阱里去,我也没有可以熬过大雪的存粮。这么说,我们是注定相互依存的并蒂莲啊~”

 

见他得意过头,史精忠笑着泼冷水道:“少来,并蒂莲可不是你这么用的啊。”

 

既然接到了请柬,史精忠自然要拖家带口的前去见父亲大人,苍越孤鸣很是忐忑的表示,想要去林子里多打些野味带给岳父,史精忠劝他半天他才打消了念头。

两人一直过的清闲,几乎没有什么行李,只打包了一些衣物和干粮,俏如来捏着那根白羽一扫,东西便都进了白羽内。见状,苍越孤鸣问他:“能把我装进去吗?”

史精忠似笑非笑的瞥他一眼:“死了就能。”

于是苍越孤鸣乖乖闭嘴了。

 

收拾妥当后,两人便要动身前往史艳文的山头——据说修道成仙者,都会有一处自己的仙山宝地作为居所。仙道之间相互问候邀请,出口便是“道友不如来某的山头坐坐?”“吾最近得了些新茶,仙友可随吾回山小尝。”之类,知道的这是各路仙人,不知道的满以为是占山为王的山贼精怪来了呢。

 

即将要离开单狐山,苍越孤鸣和史精忠十分不舍。尤其是苍越孤鸣,从下几乎没有出过远门,家里也只去了一封信告知,他心中难免有些不安。

感受到这人情绪有些低落,史精忠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将手掌送进他的大手里握着,肩抵肩靠在一起,无声的安抚。感受到手中的温暖,苍越孤鸣偏过头吻了吻他的发顶,轻声说:“走吧。只要有你在身边,到哪里都一样了。”

“只是不知道我走了之后,镜湖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不是说当守护兽只是临时的吗,都成仙了你还管这点小事,很闲吗?陪我的时间都不够用的好吧?”

“别撒泼,丢不丢人?”

“少来,你不是人,你倒是给我撒一个...”

“你是吃了毒蘑菇吗今天?”

“...你说,岳父大人会喜欢我吗?”

“会的。他谁都喜欢。”

“那如果不喜欢我呢?”

“我喜欢就够了,你难道跟他过一辈子?”

“嗯也是...”

 

一白一黑两个身影慢慢向山外走去,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山间的静谧衬的两人也很是热闹温馨。

他们离去的身后,单狐山的雾气,似乎越发的浓稠不清......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山鸟 | Powered by LOFTER